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剑心·云游 > 正文

《剑心·云游》章一·风起涟水

时间:2015-01-20 00:32 来源:《青春随风》 作者:卫子鸢的壹心 阅读:
 涟水村,一个位于南冥山脚的小村庄,这里的村民世代定居于此,依山伴水,靠着肥沃的农田自给自足,安居乐业。
此时正是日上中天的正午,村中的主街上 ,人们里里外外将主街中心围了个水泄不通,什么七大姑八大姨,都跑出家门来看热闹了。
  而人堆之中,四个身影傲然而立,双双对峙,一方站着两名弱冠之龄的少年,一名少年身长七尺,一身青衫,眉清目秀,脸上微微浮现着一股玩世不恭的神色,而在他身边的黄衣少年个子稍矮,五官带着一点秀气与稚气,全身上下却透露着出一种懒散的感觉,另一方则是两名侠客打扮的中年男子手持长剑,一脸肃杀之色。
  “易游云、叶小凡,你们两个小王八蛋今日不把你们那个浪得虚名的师傅——‘藏水剑’宁望天叫出来,就别想走!”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张口问道。周围的村民一听便知,这两个外乡人是来者不善。
  “哎哟喂,青天白日之下居然有疯狗乱吠,真是世风日下啊,你说是吧,师弟?”易游云拍了拍一身青衫,掏了掏耳朵,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哎,三师兄说的是极,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疯狗在乱吠,也不管管,吓得我的糖葫芦都调到地上了。”一旁的叶小凡说着就将手里的糖葫芦丢到地方。
  师兄弟二人相互对视,哈哈大笑。
   两名中年男子脸色微微变动:“果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看你们两个小畜生的样子就知道宁望天是个什么鸟东西!”
  “得了吧,就你们两个张口小王八蛋、闭口畜生的,一看就知道是上辈子什么猪牛羊马错投了人胎,不然怎么嘴巴会这么臭呢?师弟,你怎么看?”青衫少年一脸笑意的说道。
  “我觉得吧……三师兄说得不对!”
  “嗯?为嘛?”
  “这里明明只有两条乱咬人的疯狗嘛,哪有人啊?”叶小凡笑嘻嘻的说道。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微微皱眉,冷哼一声: “易游云、叶小凡,看在你们两个是晚辈,不懂礼数,老子不与你们计较,快把宁望天给我们叫出来,什么狗屁丽江郡第一剑客,老子倒要看看是他的藏水剑厉害还是我们李牧刑、李天二兄弟的苍银剑厉害!”
  “哈哈……”青衫少年突然发出扑哧一笑,弄得众人一阵莫名其妙,“师弟,你听到没,这两个家伙说要和咱们师父一决高下啊!”
  一旁的叶小凡也是一脸嘻嘻哈哈的神色:“听到了啊……我快笑尿了,师兄,你说是不是咱师父太出名了,怎么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叫嚣?”
  听到“阿猫阿狗”一词,李牧刑和李天二脸色巨变,几乎就要拔剑砍人。
  “咳……咳嗯。”易游云脸色一正,一本正经的说道:“两位,我易游云在这奉劝一句,你们还是别练‘剑’了……”
  此言一出,李牧刑二人又是一阵莫名其妙。
  “我九州大地,有十八般兵器,你们练什么不好偏练‘贱’,练‘贱’就算了,放着好好的上剑不练,你们非要练‘下贱’,练‘下贱’就算了,你们还非得用‘淫贱’ ,用‘淫贱’就算了,你们居然还练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人贱合一’!真是……真是那个什么来着?”
  “真是‘***’!”叶小凡立马接了一句。
  “师弟真是聪明过人!”易游云夸了一句。
  “师兄过奖,过奖!” 叶小凡也很有模样的回了一句,两人一搭一唱,惹得围观的村民捧腹大笑。
  李牧刑二人面色有红得发紫变成青得发黑,浑身颤抖:“黄口小儿!气煞我也!动手!”二人纷纷抽出佩剑,猛然斩向易游云二人。
  虽然李牧刑二人落了人家笑话,但手上功夫却是有点真材实料,两把银剑迅猛异常,无论是从速度还是力道上看,二人都算的上是一把好手。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仅仅一招一式, 易游云与叶小凡就收起了轻视之心,开始认真对待李牧刑二人。
  “斩!”李天二一剑劈向叶小凡,银光一闪,角度刁钻,简直让人无法回避。
  “各位乡亲都让开!误伤了,我叶小凡可赔不起医药费的哟!”叶小凡嬉皮笑脸地对着周边的村民招呼一声,拔剑一挑,架住了李天二的银剑,但很明显,叶小凡在力气上远不如体形彪悍的李天二,比拼力道,实为不智之举,无奈只能来个鲤鱼打挺,像条小泥鳅一样溜开。
  “哪里跑!”李天二哪肯罢休,径直追了上去
  “师弟,要我帮你么?”易游云一剑架开李牧刑凌冽的攻势,笑着对着叶小凡,吹了声口哨。
  “娘咧,师兄,这家伙好腻害,速来助我!”一边的叶小凡被李天二追得如同猴子一般,上蹿下跳,
  易游云哈哈一笑:“ 那好,你先再溜达溜达那条疯狗,我这边马上解决。”说罢,手中长剑寒芒一闪,挑开了李牧刑的银剑。
  李牧刑只觉得眼前一亮,一阵恍惚,当他回过神来,却发现,易游云的长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怎……怎么回事……”汗水从他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额头上一滴汗水滑落下来。
  “你输了,滚蛋。”易游云笑眯眯地一脚将对方踹飞。
  这时,叶小凡也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灰头土脸的,却昂首挺胸,一副骄傲的模样。
  易游云好奇地问道:“我才刚好,怎么?那只疯狗呢?”
  叶小凡拍了拍衣衫,答道:“被我解决了呗!”
  “切,少吹牛了,不知道刚才是谁被追得满街乱跑呢!”
  “我没吹牛啊!我发誓。”
  “那你说你是怎么解决他的?”
  “独门绝技!”
  “什么独门绝技?”
  “断子绝孙脚!”
  “……”在场的男子皆是觉得下体一阵抽搐……
 
  “大哥!”李天二夹着双腿,双手捂在裆前,一瘸一拐的从一旁的巷子里走了出来。
  李牧刑看见自己兄弟别着内八腿,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扭捏姿态,顿时汗颜:“老二,还好吧?”
  “好……”李天二应了一句,转而想想,也不知道自己大哥是问哪个“老二”,于是又黑着脸道:“也不好……”
  李牧刑闻言,勃然大怒:“竟然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招数偷袭他人,宁望天就是这么教自己的徒弟的么!”
  “呸!”叶小凡不屑地笑道:“你怎么不说你俩以大欺小呢?你弟弟招招致命,下手狠毒,要不是我机灵,早给他削人棍了!”
  “我不管!反正今天不给我给交代,你们哪都去不了!老二,用那招!”李牧刑和李天二突然泛起一股杀气,手中银剑,锋芒毕露。
  “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
  一股气浪喷涌而出,李牧刑二人一左一右,两柄银剑如银蛇出洞,杀气四射地向易游云、叶小凡袭来。
  “呦呵,有点意思,师弟你让开!”易游云面不改色,一把推开了叶小凡。
  “死!!”李牧刑眼中大放凶光。
  就在两柄银剑即将刺到易游云眉心时,所有人都在掌心捏了把冷汗,然而就那一刹,李牧刑、李天二只觉得阳光突然变得无比刺眼,眼前一片亮白。当他们恢复视力后,发现易游云早已消失在原地。
  “人呢?!”
  “二位可是在找我?”不知何时起易游云出现在一旁的阁楼之上,拿着一酒葫芦,一阵豪饮,“你们就这两下子?完了吧,该轮到我了。”
  “嗖”地一声,李牧刑二人只觉得一阵清风从脸庞拂过,而易游云神出鬼没,已经到了他们身旁。  
  “龙凤翔云中,”
  一剑。
  “群鱼跃江头。”
  二剑。
  “醉翁卧坛里,”
  三剑。
  “侠客游九州!”
  四剑! 
  四剑已毕, 易游云一脸淡然的转过身子,持剑归壳。
  哗啦一身,仅仅四剑,李牧刑二人身上的衣物都成了一片片碎布,仅在裆部留有两片遮羞物…… 
  “吖,流氓!”
  “登徒子!”
  “不要脸!”
  “可恶,你小子给我记住!”在村民的嘲弄声中,李牧刑二人涨红着脸,像受惊的狗崽子一样,飞快的逃离了人群。
  易游云恶趣味的笑了笑:“哎,客官,欢迎下次再来啊!”
  “噗,哈哈哈哈……师兄威武!”叶小凡干净跑上来拍马屁。
  “师弟过奖!”
  “哪有哪有,我打包票,这一战,师兄你的名声又更上一层楼了!”
  “是吗……”易游云突然摆英俊潇洒的姿势,“我是不是又变帅了?!”
  叶小凡使劲地点了点头:“三师兄英勇神武,全涟水村,不全丽江郡最帅的男子非你莫属,小弟我恨不得生为女儿身,好与师兄你策马奔腾,共享人间繁华!”
   “死开,我不好这一口!”易游云瞬间一身鸡皮疙瘩,一把推开叶小凡。
   突然间,人群中传来一声女声如燕语莺声:“三师兄,四师兄,原来你们在这儿!”
   村民中,缓缓走出一道倩影……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17)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