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剑心·云游 > 正文

《剑心·云游》章二·游云惜月

时间:2015-01-20 00:52 来源:《青春随风》 作者:卫子鸢的壹心 阅读:
  “三师兄,四师兄!”一名少女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她头戴一根玉钗,三千青丝,垂致腰间。她的五官精致,眉清目秀,一双眸子尤为灵动,再看她身材玲珑,一身青色纱衣搭配上那纤纤细腰上缠绕着的纯白的束带,显得简洁而又清秀,宛如一朵青莲,一尘不染,“你们又在欺负人了?!”少女看着场中一片狼藉的摊子,秀眉微皱着说道。
  “小师妹,这,这是误会!误会啊!是刚才那两个混蛋出言不逊,侮辱我们师门在先啊!”见着少女,易游云立马惊得像猴子一样蹦起来,哪有刚才那般意气风发的姿态。
  “师父再三叮嘱过我们,这次下山采购万万不能在村子里惹是生非的。”
  “可师父也说过大丈夫立于天地,不可向宵小之辈低头,那两个鼠辈分明是故意找茬,简直不能忍啊!”易游云反驳道。
  “我不管,反正我只知道,你们两个不但丢下我自己偷跑,还在村子里动手打人!我要回去告诉师父!”少女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一脸坚决的神色说道。
  “不要啊!惜月师妹口下留情呀,口下留情啊!”一旁的叶小凡也急得跳脚了,如果真被惜月这么一说,他俩难兄难弟回去绝对得脱层皮!师父那和善却又散发着寒意的笑容……想想就让人忍不住打颤。
  “哼哼……”惜月脸上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想我不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她瞥了易游云和叶小凡一眼。
  易游云两人一下子蹦了起来:“小师妹,你渴不渴,来,我刚买的冰镇酸梅汤!”“还有你最爱吃的糖葫芦!”
  “嘻嘻……嗯?!”笑着笑着,惜月突然变了神色:“三师兄,你受伤了!”
  易游云这才注意到,自己左臂有一道伤痕,缓缓流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大半个袖口。
  奶奶个熊,看来刚才那个什么“苍蝇剑”的两个混账东西还是有点本事的,小瞧他们了。
  他倒吸一口冷气,强作镇定地笑了笑:“嘶……没事,皮外伤,不碍事,哈哈……”
  “怎么可能没事呢,你整个袖口都红了!我这刚从莲香铺买了些药膏,我帮你敷上!”惜月连忙从采购的行囊中掏出一瓶药膏。
  易游云摇头道:“不用了,不用了,这些药膏名贵,我这点小伤用了太浪费,师妹你还是收着吧!”
  “一点小伤,”惜月清秀的脸上浮现出倔强的神色,“每次你都说是一点小伤!你到底是敷还是不敷,不敷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说罢
  “别别别!我敷,我敷还不成么,师妹你千万别不理我。” 易游云一下乱了阵脚,自己伤口疼,不算事,作为一个习武之人,身强体健,一点伤,几天就好了,可要是惜月要和他闹气,十天半个月不理他都算轻的。
  “这才对嘛……哼,”惜月深吸一口气,说道:“把手伸出来!”
  “哦。”
  “左手!”惜月气呼呼地扭了一下易游云的伸出来的右手,痛的易游云直咬牙。
  惜月掀开易游云左臂的袖口,一道细长血红的伤口立马暴露在她眼前,殷红的鲜血一点一点的渗出来,看得她忍不住眼眶发红。她先用清水将伤口处理干净,再小心翼翼的将药膏敷在伤口上。
  “嘶嘶……师妹,轻点儿,轻点儿!”易游云牙关紧咬,忍不住直抽气。
  “还说不要紧,还说不碍事……疼死你,疼死你!”嘴上虽是这样说着,可她的动作却是愈发的轻柔,生怕触痛了他的伤口。最后她用纱带将伤口包住,还打了个俏皮的花结。
  看着惜月温柔的模样,易游云没心没肺的笑了笑:“小师妹,你这替人包扎的技术可是越来越好了!”
  “还不是被你们练出来的!”惜月撇过头去,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这时,叶小凡也捂着肚子,神色痛苦地说道:“惜月师妹,我也受伤了,好疼好疼的,你也帮我看一下吧!” 
  “一边去!”
  叶小凡一下叫起来:“不公平啊,凭什么你对易师兄那么好,对我就不闻不问啊!这是区别待遇,是不公正待遇!我要回去告诉其他人,小师妹只对易师兄好,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你别胡说!”惜月红着脸尖声娇喝道。
  “哪有胡说,这明摆着你对易师兄好多了,不信你让大伙说说,乡亲们,你们说,是吧?”
  看了看周围村民意味深长的眼神,惜月原本就微微泛红的脸现在更是红得厉害,仿佛一颗红苹果,娇艳欲滴。
  “你,你……我不和你们玩了!”惜月羞愤的拿起采购的行囊,捂着脸,飞奔着离开了人群。
  “哎,哎,小师妹你等等我!”易游云也飞快地追了上去。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叶小凡笑了笑,又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也迈起步子跟了上去。
  
  “嘿嘿,找到了……”一道身影闪现在暗巷中,发出一阵阴森的怪笑,接着,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小师妹,小师妹!”易游云一直追在惜月身后,可是那道倩影就如同绚丽的蝴蝶一样,穿梭在山林之间,时而东时而西,让他连衣角都沾不到。
  我了个乖乖,难怪师父一直对师妹的轻功赞誉有加,这一飘一飘的,不要太潇洒啊……易游云在心中暗叹一声,加快了脚步,结果差点没撞到前面拐角的树上。
  突然,惜月停下了脚步。
  “师妹,你终于停下了,呼……呵,差点……差点没累死我。”易游云靠在一旁的树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差点连佩剑都握不稳了。
  片刻后,易游云勉强调整了气息:“师妹?”
  惜月像是愣住了一样,没有回应他。
  “小师妹?”他拍了拍她的香肩,可惜,她还是没有反应。
  “小师妹……”易游云突然,贴在惜月耳边幽幽地来了一句。
  “你干嘛!”惜月小脸一红,躲到一旁。
  易游云无奈地拱了拱肩,一脸无奈地说道:“我刚才都喊你半天了,你都没理我啊……”
  “嘘!”惜月竖起食指贴在唇前,示意易游云安静。
  “……”易游云神色一下变得有些严肃,一双耳朵微微颤动,似要将林中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的滴点动静都收入耳中。平日,山中即使静僻,也不可能像这般全然无声,多多少少都会有野兽走动的声迹,然而现在这连一丝虫鸣鸟叫都没有,显然……有不速之客!
  “几位,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现身吧。”易游云下意识的握住了剑柄,一阵风吹草动,却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还不出来?非要我一个一个地把你们揪出来么?”
  话音刚落,几道黑影“唰唰唰”地出现在四周,莫约十来人,为首的一名黑衣男子冷哼一声:“不愧是‘那个人’的徒弟,果然有两下子,居然能发现我们!”
   “我了个乖乖……我就随便说说,还真有傻子蹦出来啊?”易游云愣了下。
  “……”
  “……”双方无言以对。 
 突然其中一名黑衣人恶狠狠地说道:“妈蛋,这小崽子敢耍我们,大人,让我弄死他!”
  “慢着。”为首的黑衣男子冷笑着对易游云道:“你小子,有点小聪明,比你那个师父的木鱼脑袋要机灵的多,不过嘛……”他缓缓抽出佩刀,“老夫倒是要看看你的身手也是不是够灵活。”
  “哦,大人要亲自动手?”
  “大人,杀鸡何必用牛刀,让在下取了这小崽子的狗命……”
  “都别吵了,给老夫到一边去!”黑衣男子一声暴喝,顿时鸦雀无声,一众黑衣人展开一个圈,将易游云与惜月团团围住。
  “小子,你动手吧,老夫就先让你十招!”
  “哎哟呵?前辈难得有兴致,那么晚辈就舍命与前辈过几招!师妹,你先到一边去。”易游云无奈地笑了笑,同时又暗中对惜月使了一个眼神:见机行事!
  惜月犹豫半会儿,紧握细剑,退到了一旁。
  易游云缓缓抽出佩剑,场中二人相互对持,一阵风吹动,卷起萧萧落叶,呼呼作响,山林之间,满是肃杀之气。
  “晚辈易游云,敢问前辈大名?”
  黑衣男子又是一声冷哼:“无名小辈,别得寸进尺,你还不配知道老夫的名字!”
  “是吗,那么……这位不敢一真名示人的老前辈,请多指教喽!”易游云迅疾如风,手中长剑直刺黑衣男子的要害……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剑心·云游》章一·风起涟水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