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甘肃十二青年诗人诗集首发式在西北师范大学召开

时间:2016-03-22 00:19 来源:青春随风 作者:闫倩 阅读:
甘肃十二青年诗人诗集首发式暨研讨会在西北师范大学召开
3月20日,甘肃十二青年诗人诗集首发式暨研讨会在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举行。活动由甘肃省当代文学研究会、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苏木素书咖联合主办。甘肃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院长徐兆寿主持了会议。
甘肃省作协主席马步升、原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彭金山、省文联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张存学、小说家弋舟、尔雅、评论家杨光祖、唐翰存、刚杰·索木东等50多位学者、评论家、诗人、研究生参加了研讨会。这套兰州“青年患者”系列丛书诗集由苏木素独立出版、小说家弋舟作序,收录了12位甘肃青年诗人作品,分别是邯冰的《存在者说》、赵文敏的《世事遥远》、诺布朗杰的《藏地勒阿》、乌痖的《一些不成样子的记忆》、鬼鱼的《麋鹿》、庄苓的《出使敦煌记》、西克的《兽医系》、树贤的《白银之歌》、郭良忠的《流淌在高原》、拾谷雨的《午间蝴蝶》、阿海的《隐身术速写》、诺杨的《一切都在生长》。研讨会开始,彭金山、马步升为该系列丛书做了首发揭牌仪式。主持人徐兆寿说:“今天春分,农历二月十二日,为这十二位青年诗人举行诗歌研讨会是个美妙的偶然。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青年诗人在甘肃诗坛活跃,关注他们的创作也是文学界的心声。”
彭金山先生对十二位青年诗人的作品逐一进行了点评,在他看来,相比八、九十年代的校园诗歌创作,这些青年人的诗歌创作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他们身上少了人文主义、理想主义色彩,疏离于现实政治关系,注重个人、内心,具有非常强烈的存在感;虽然这几个人的创作手法、风格各有特点,但对出发地的依恋和怀念却是一种群体特征;对诗歌的感受良好是成为诗人的前提,他们对存在与时间问题有着敏锐的知觉,相比较而言整体质量是上升的;从整个诗歌的生态环境来看,传播方式的多样化使青年诗人被认可的方式也多种多样,随之个人自由度和选择性也增大。同时彭金山也对青年诗人的诗歌指出几点不足,以意象见长的诗歌在创作上有重复问题,诗歌语言有磨损性,所以他强调青年诗人要保持自己的创作个性,警惕不要陷入模式化和自我的模式化。此外,部分作品都存在词大而诗不大的问题,整体冲击力和震撼力不足,这都是他们在今后创作中要克服的问题。
马步升说,甘肃年轻诗人以群体方式呈现,是一件大好事。甘肃有着良好的诗歌土壤,作为过来人希望诗人们潜下心写作,对捧杀和棒杀都得警惕。从现有的文本而言,这几个年轻诗人的作品总体上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就算是有不足也是正常的不足,不仅仅是年轻的不足。文学本身是一种充满遗憾的艺术。希望青年诗人们继续往前走,青春作赋,不要问将来怎么样。
对青年诗人的这一次集体亮相,张存学先生表示这十二个诗人的出现给甘肃文学带来一种新的气象,一种新的文学的自由感。集体展示带有符号性质,可以很好扩大传播作用,成为气候。但同时写作者应该警惕集体性,要尽量把集体话语和归属感拔出去,找到诗人个人的存在感和各自的方式与和造型形态,而不是陷入与自己存在感毫无关系的假声写作中。希望青年诗人们在集体亮相后走上崇高伟大的小道,在各自的路上走得更远。
研讨会上,杨光祖、弋舟、尔雅、刚杰·索木东、唐翰存等评论家、诗人对十二位青年诗人的创作进行了精要、独到的点评,十二位青年诗人也各自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历程与创作观念。
研讨会在热烈的气氛中持续了三个半小时,最后,徐兆寿在总结发言时说:“生命浩浩荡荡,一往无前,年轻人推着我们不断向前,青年是我们的希望,青年诗人们要敞开胸怀,既听得了赞美又要承受得住批评,为家乡甘肃多做贡献。”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38)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