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出版动态 > 星文学 > 正文

我的梦想,我的你

时间:2015-03-30 00:09 来源:星文学 作者:兜贝儿 阅读:
序言:
写这篇文的时候,可以说我的生活差不多已经濒临绝境。丈夫近在咫尺却时常不归,家人天天见面却冷脸相对。孩子还小,有时整夜哭闹不止。我本一自傲的文艺女青年,如今彻彻底底地被生活的琐碎打磨成一位不谙世事的家庭妇女。日日夜夜守着满屋的凄凉与孤寂,和锅碗瓢盆斗争,和时间对抗。
我以为,我的人生也就只能这样了。
直到那一天,打开钱包看到一张皱巴巴的黄色作业纸,那是高中好友C姑娘写给我的诀别信。
其中写道“sorry,原谅我的放弃,我真的无力将《麦兜》再继续下去。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可以成功,可以更加有实力和资历的话,我会让一切回到最初的单纯。可是现在。抱歉。好好过下去。希望可以让你在没有我的地方好好过。”
我缄默。却并不像以前那么难过。
这封信我保存了七年之久。七年,足以让我淡忘许多人和事。可唯独它和她,原封不动地深埋在我的心底里,成为我珍藏七年的秘密。
至于信中的《麦兜》呢,那是我和她独有的梦想。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就以兜贝儿为笔名混迹于网络。也曾零零散散写过一些文章。只不过现实残酷,躲过黑夜,放下手机,我也需要吃喝拉撒睡,辛苦劳作讨生活。于是不知不觉间,我几乎忘记了自己在年少时代还有过“梦想”这样炫目的东西。做饭洗衣,相夫教子,和寻常妇人没有任何区别。
可是现在,就算我放下傲娇的姿态,委身守护一段平凡的人生,也终究活得不容易。
想着想着,一边哭一边写下这篇《我的梦想我的你》。
其中有一半是真实的,有一半是我的臆想。
出乎意料的是,这篇文治愈了我的哀伤。
我决定重拾信心,继续写下去,决不能让婚姻埋葬我,毁灭我。
后来,我就在某个文学群里认识了张星,王淇,还有萧煜。
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人。也让我羡慕不已,赞叹不已。
我突然心生一念,不如我邀请他们一起创办个文学社团吧。就用微信公众平台来传播我们的文字,坚守我们的梦想。
“思想的火花一经碰撞,定会开出明艳璀璨的花朵”。这是张星说的话。
而我们四个人,的的确确一经碰撞便瞬间产生共鸣。三天后,《星文学》这个微信公众平台也就真的横空出世了。
刚开始,有个朋友看到我的宣传对我说到“你做这些能干什么呢”,我说“不干什么,也赚不到一分钱。”他很惊讶地回复“不赚钱那你做了有什么意义”。我平淡地回答“为了梦想吖”。
到了第一天发行的晚上,有问声而来的女孩问到“你们《星文学》的宗旨是什么?又会如何发展?”我看着手机屏幕传来的一字一句,竟然无言以对。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星文学》的未来会成什么样子。大放异彩傲视群雄还是默默无闻无人问津。
我所能确信的是,只要我活着一瞬,便不会再压抑心底的呐喊,放弃那万分之一可能成功的契机。
我要勇敢地陪同我的伙伴们,坚持下去,努力下去。

《我的梦想,我的你》
文/兜贝儿
A.
当你打开书柜准备把我珍藏多年的书籍称斤论两卖给楼下的收废品的大叔时,我就知道,你还是不懂我。
      一向与世无争逆来顺受的我此刻紧紧抓住书柜的手把,誓死也要与你抗战到底。
    “松手,留下这堆烂书有什么用。还不及一碗面来得实在。”
    “不行。卖掉我的书就等于卖掉了我的梦想。”
   “媳妇儿,我求求你了。清醒一点吧,不要再说梦想不梦想的话了好吗?梦想能值多少钱呢?买得到文凭吗?买得到稳定工作吗?买得到高楼大厦吗?你有梦想也不过只是个一无所知的家庭主妇而已。”
    仿佛有千言万语憋在喉管里,想出口反驳却还是吞咽下去。
    算了,算了。我无力与你辩解。我也不想再辩解。
   我以为你会一直像最初那样对待我。在我迷茫和彷徨的时候告诉我不要怕,可是我错了,真的错了。在你的骨子里,金钱比什么都重要。
    哦,对。你是变了,变得尖酸刻薄。事事都要钝伤我,恨不得将我踩扁,捏碎,挫骨扬灰!
    无奈我却注定一生碌碌无为,拿不出丝毫成就让你刮目相看,也无法为自己挣得尊严。
    但也许换作是他人的羞辱和看不起,我也能坦然自若一笑置之,可偏偏是你。偏偏是我深爱着的你。
    你一点都不懂。
    这世上谁的嘲笑我都可以原谅,唯独你不行。
    所以我强装镇定咽下委屈。
   “怎么,嫌弃我赚不到钱了是吗?”
   “这不是嫌弃,我只是让你看清自己的能力。你就这么点水平,就别妄想着能成为明日巨星。就像母鸡永远也飞不上天空,麻雀永远都变不了凤凰。县城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你还想走到哪去?”
  “是吗?我妄想,你又怎么知道我妄想什么?企图什么。我和你不一样,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写作而已,并不指望它能让我丰衣锦食。出人头地。”
  “那你写的那些所谓的文章呢?出书了吗?获奖了吗?拍电视剧了吗?赚到钱了吗?”
你瞧,你就是用这样平淡的语气嘲讽我摧毁我击垮我的。
    我曾以为你会支持我的梦想,我曾以为只要我学会与你磨合,试着去改变你的固守尘封就可以与你恩爱一生。可是现在看来,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会鄙夷我,唾弃我,揶揄我。
   我有梦想怎么了?即使我奋斗一生终无所获,至少我努力过。
   我生活窘迫怎么了?即使我喝白米粥,吃着窝窝头,穿着地摊货,我也求得温饱了。
    我身份卑微怎么了?我不偷不抢不坑不骗,我生活自由,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况且你也不见得有多富饶吧?你爱钱胜过爱自己,也不过就是满足了自己的那点虚荣心。你每天活得忧心忡忡疲惫不堪,也不过是足够你存活下来。
    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冷嘲热讽呢。
B.
    已经记不清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写东西。之所以称作写东西而不是写作,是因为我从未写出过任何让自己满意的文章,也从未被大众认可。
    只是简单记录一些稀松零碎的心情。
    小学的语文老师夸奖我。
    初中的语文老师夸奖我。
    高中的语文老师也夸奖我。
    我就是在这样的夸奖中一路喜欢了下来。坚持了下来。写了下来。
    我不知道这种喜欢与坚持会换来怎样的意义。我也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能够写出成就。
    但我却因为太执著于这件事情,而拖垮了自己的学习。
    父母很失望。老师很失望。
    他们失望于我的虚无缥缈的梦想。甚至说是白日做梦,自甘堕落。
    如今想来,或许他们是对的。
    我不该大言不惭地宣誓一定要成为作家。荣耀归来光芒万丈。
    我不该盲目乐观,以为有理想就会披上华丽的盛装。
    我不该荒废一节一节的课堂,绞尽脑汁地写故事导致高考落榜。
    我不该倔强地辜负所有人的期望,赌上一切仍然晦涩无光。
    我真的不该。
我真不该放弃原本宽敞明亮的未来。只可惜,这些都是我在后来才明白。
在高考落榜后的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在浑浑噩噩中度日,无所事事。
只有拿着笔坐在书桌前,想要提笔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那段时间我的脾气变得孤僻暴躁,常常一个人躲在黑暗的屋子里,看着书桌上堆成小山的书,一气之下把它们全都推到地上,恨不得把它们全部烧掉。可是我舍不得,又蹲下身来把它们一本一本地捡起来,轻轻擦拭上面的尘土,工整地放回到书桌上。
后来的一年里我试着找过好几份工作,我发过传单,卖过手机,当过洗碗工,也曾拿着我写过的稿子去大公司求职。
那里的主管看了看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我说非常抱歉。我曾天真地认为有才能就可以被认可,可以不用在乎学历的高低,可是我又错了,兜兜转转一圈终无所获却弄得自己精疲力竭。
     有一天在街上碰到我高中时的同桌。
   “你最近还好吗?在做什么工作?”
我尽量装作镇定,然后为自己编造了一个还算体面的工作。
“还可以,在商场做市场销售,你的大学生活一定很美好吧?”
   “还好,听说在商场工作也挺辛苦的,对自己好点,别像以前那么任性了,等我以后考上了研究生我来养你,让你过上好日子。”
  “好啊,那我等你啊。”
  “说实话,我感觉你真的挺可惜的,如果那时候你不那么任性,或许现在的生活会稳定的多。社会远比我们想象得要残酷,你不能总是活在自己的理想世界里。听我一句劝,别把写作看的太重要,追不到的梦想换个不就得了。也许你本来就不适合写作。难道你自己不觉得吗?”
    我本来就不适合写作。
    为什么我自己就不觉得呢?
    从这一刻起,我对多年以来苦苦追寻的梦想产生了怀疑。也许连梦想都算不上,是我妄想呢。
    也许本来就是一堆黄土,还想点石成金呢。
    呵呵。我真傻。
有时看着现在落魄的样子,真想找个人嫁出去。然后相夫教子。浑浑噩噩过完一生。
C.
    遇见你是在同一年的冬天。
    我为了结束一段青涩无果的恋爱辞掉了商场的工作,到家乡的工地上做现场记录。
而你则是那里的货车司机。
    因为远离城市的喧嚣,日子过得倒也怡然自得。只是听闻那些在工地上谋生的司机都不是好人,既粗鲁又暴躁,还不正经。于是有好一段时间我都在故意疏远你们一群人。
    直到那一天,你载着几个想路过泥泞地的村民将他们一路送到干燥的路面上。我顿时被你这一举动所融化。
    也是从那时起便对你产生了仰慕之情。
    慢慢地,我开始接近你,了解你,然后喜欢上了你。
    你总是那么健谈,好像对所有人都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是那么乐观,每天嘻嘻哈哈笑得前仰后翻。
    我以为你就是这样简单明了的粗心汉子,你却告诉我,其实你心里很苦。
    你的母亲辛苦半辈子将你抚育成人,却因一场大病离开人世。你说你以前特别调皮总是让她伤心,但现在无论你变得多温顺多懂事。她都无法再看到了。她也就不会再原谅你了。
我说不会的。每一个母亲都会原谅自己的儿子。她一定希望你更好地活下去,而不是无休止地悲伤。
    你点点头说好。你会过更好的。
    再后来的某一天。我假装很随意地问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呢。
    你说因为贫穷。你不想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拖累对方。
    你不知道当你说出这句话后我的内心是多么地澎湃不息。我就是在那一瞬间妄自做了一个改变一生的决定。
    我想。我一定要嫁给你。
    哪怕背井离乡抛弃梦想。哪怕贫困潦倒粗茶淡饭。
    我也一定要嫁给你。
    没想到,半年后我就真的如愿以偿了。
    你骑着借来的摩托车把我和我的一大摞书一起接到新租的房子里,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新的生活。
    没有彩礼,没有钻戒,没有婚纱,一切从简。
   那时候的你很穷也很美好。愿意包容我所有的懒惰和笨拙,愿意支持我的梦想。甚至为我洗衣做饭,端茶倒水。
    可是渐渐地你开始不甘于这样的苦日子。
    你会在我看小说的时候突然暴怒,让我扔掉那些书。
    你会在家里没有米或面的时候唉声叹气,一脚踢坏十块钱的塑料凳子。
    这样的你最初让我感到恐惧。但后来,我更多的是厌烦。
    没错。就是厌烦。我无比厌烦被世俗生活压垮的你。
    以至于我无时无刻不在盼望我能写出好的文章成为作家成为有钱人。令你刮目相看。
D.
  “恭喜您获得本届文学大赛的一等奖。奖品和证书会在一个星期后寄出,请注意查收。”
    当我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你正一脸疲惫地从工地上回来。
  “饭好了吗?”
  “好了,你自己盛一下。”
    我是迫不及待想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分享给你的。但我更怕你随口一句“奖了多少钱”坏掉我的好心情。所以我打算先不告诉你。
    接着我拨出了爸爸的电话,可我很快又后悔了。匆忙按下了挂机键。
    我想起高考落榜那年,爸爸时常骂我是个没出息的狗东西。
    然后我又拨出了姐姐的号码,无奈她却一直占线。
    算了,算了。
    我说与你们又怎样。证明我不是个没用的人又怎样。
    在我孤军奋战的这么多年,你们对我的谩骂对我的嘲讽对我的不理解,就像源远流长的溪水终于汇成江河,早已冲淡我对你们的爱和亏欠。
    这个世间除却我自己之外,便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为了今天的到来究竟熬过了多少个孤灯影只的夜晚,承受了多少份不为人知的辛酸。
    那时候,在上高二之前我还没有手机。为了参加某个文学大赛,拿着三篇五千字的手稿在昏暗而又密不透风的网吧里敲了一夜键盘。清晨又迎着刺骨寒风战战兢兢地溜回宿舍。
    后来终于有了手机,但是那种编辑模式一次只能发表一百二十字。而且不能更改。
    于是我便是这样一百二十字,一百二十字的不断续写,有时也会因为突然按错键或者自动关机全部消失不见,很懊恼很烦躁但还是重塑信心继续写了下去。
    可即便这样,我仍然一无所获。所有寄出的稿件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我曾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时刻劝慰自己,不如放弃吧,还是放弃吧,我也许真的写不出任何成就来的。
    再后来就是高中毕业,因为没有考上大学,父母用特别难听的话整日训斥我,排挤我。我干脆躲在房间里看自己的书。恰好看到某个作家论及他的成名历程,差不多也是受尽坎坷一路艰难,我就想我还是写下去吧。我不能半途而废让周遭的人把我当成笑柄,当成神经病。万一成为幸运儿飞黄腾达了呢。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一定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与所有刁难过我辱骂过我的人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呀,但是。这一次我依旧失败了。
    我不得不出去找工作,自力更生。
    不过在小小的城市里,求得一份生存也是特别辛苦。我辗转几番又回到了家乡,经过亲戚的介绍去了工地做现场记录。
    然后我认识了你,匆忙地与你结婚。
    我以为就这是我幸福的开始。我以为我终于可以重获自由了,不再被人嘲笑了。
然而我却不知,我只是从一个囚笼逃离到了一座监狱。
    你自幼生活艰苦,对金钱的渴望更是超乎常人。于是日子没有你想象得那样轰轰烈烈你便开始喜怒无常。你开始蔑视梦想,憎恨书籍。嘲笑我不能给家庭带来财富。
    我讨厌这样的你,也想着总有一天你会像从前那样不再这样乱发脾气。不过我还是把一切的委屈都咽下去,我还是挺了过来。
    我终于还是盼来了今天的好消息。
    我终于还是写出了一点点成绩。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眼眶。这是喜极而泣,更是悲愤不已。
    我哭泣我用十几年的青春换来这一天,我更悲愤这一天晚来了这么多年。
  “你怎么了?哭什么呢?”
  “哦。没什么,看电视久了眼睛酸。我再给你盛点饭吧,多吃一点。”
  “好。今天心情不错,再吃一碗。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托人申请到了移民搬迁的资格。下个月我再弄点钱就把款付了,以后我们就是有家可归的人了,再也不用租房子了。”
“是吗,那好啊。”
看着你兴奋不已的表情,我突然感觉生活美好了起来。
真好,我有家,我有了梦想,还有你。
 
后序:
我从第一天认识主编时就很喜欢这篇文,我们都拥有梦想,都在为之奋斗。这样的坚持不是一句两句就能够说得清楚,也不是一篇文章就可以表达现实与梦想煎熬中的那种痛苦。
在于后序,我不想多说什么,我只想告诉看到这篇文章的追梦人。你们和我们一样很幸运,因为对于梦想都是让我们幸福的事情
谢谢关注《星文学》如果你有兴趣,请加入我们。
在这里,是所有文学追梦者的家。
我们的联系QQ群:135328690
微信公众号   xingwenxue2015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梁生,别来无恙。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