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出版动态 > 星文学 > 正文

梁生,别来无恙。

时间:2015-03-30 21:17 来源:星文学 作者:何处听雨 阅读:
梁生,别来无恙
                                     文/何处听雨
 
上海的夜晚灯火通明,是那样的繁华。我独自走在喧闹的街上,耳边是呼啸的风。梁生,我想梁家坪了。想那里麦子,那棵老柿子树还有你。
路边的音响又在放王菲的那首《匆匆那年》,尽管已经快要听的耳朵生茧,可是我还是不懂匆匆那年我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梁生,以前你说过你厌倦了梁家坪单调的生活,你说你无梦的空虚。那么现在呢?兜兜转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你是否会怨我?现在的我一个人在上海,每晚都会想起你和我初遇时的情景,你一直很执拗,似乎什么也不在乎,就像当初不屑于介绍自己一样,可是你知道吗?就是你的擦肩而过让我幻想:会不会我们也像小说里那样,有那么一瞬间,我们在喧闹的街头巷尾遇见过,只是你已经忘记?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转眼已经过去了二十年,那么今天你愿不愿意再以你已经厌倦的方式陪我听一个意犹未尽的绵长。
今天我不想说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见,也不说什么来日方长,只想像小时候一样陪你躺在麦地里,看着天空,谈着理想。就想依着我们都已默认的方式,看一路走过的匆匆那些年。掐指算来,已经是二十几个春秋了吧?别来无恙么?别来,我们还是最初的模样。
那天你与我坐在麦地里,眼前是金黄的麦子,头顶是蔚蓝的天空。你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搓着手里的麦穗,一直盯着天上的那片云看啊看。我也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你。一会儿你把头转向我,指着天上的云说:
“英子,你喜欢云吗?”
“喜欢啊!你看云多好啊,自由自在。”
“英子,我不想读书了。我想出去闯闯,想去大城市,想去看看那里的繁华。”
“可是,你一个人怎么可以?”
“一个人怎么不行?我都这么大人了,还丢了不成?要不你和我一块儿去?”
“我不想,虽然我很想走出去。但是我想读大学。我...还是舍不得这里。”
“你总是这样,什么都舍不得!什么也放不下!”
那场谈话我们不欢而散。最终,你独自去了上海,把我一个人留在梁家坪。你说:“等我!”你离开的那天我去了火车站,但没有告诉你,因为就像你说的,我舍不得。我在你的行李口袋里偷偷放了三百块钱,那是你的义父塞给我的。他说:“英子啊!梁生一个人在外面会受苦啊!这是我这些年攒下的,你去给他吧。”
于是,我站在角落里目送你和火车远去。
于是,那一年你带着你的梦,与我渐行渐远。
这一路走来,就像放电影一样,散了好多场。你离开的那几年里,我如平日一样努力的读书,为的就是考上大学,去上海,去有你在的大城市。我经常去那片麦地,躺在那里看天上的云。天空那么大,哪一片漂泊的云会是你?
或许你的那些誓言都随风散落各地了吧?一样的城市,却依旧是陌生的面孔。你说要我等,我便等。等不到,就去找你。时间久了我也不记得你说过些什么,更不记得你究竟忘记了什么,或许你从未承诺过什么。
每次联系你,要么不理不睬,要么就是一口气说完一个月的话。——心情怎么样?身体怎么样?学习怎么样......像是一种会见客户一样客套又淡漠的过场,寒暄的问候,微笑的流程。可在电话这一头,我的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我的心怦怦地跳着,随着你的声音起伏不定。听着熟悉的声音,在我这里的安心,肆意的滋长。
还记得我到上海后的第一个元旦,我在街头看见了你。路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都纷纷涌向上海的外滩,和家人一起去看烟火。而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经意间看到你在一家小餐馆里做着搬运工,看着你扛起沉重的酒箱。心莫名的抽动了一下。梁生,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你抬头看到了我,却回避了我的目光,扛起那个酒箱离开。那时,我很想上前去和你说说话,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别来无恙。
可是我还是没有勇气,于是,一样的元旦,一样的街头,行走着一样孤独的我们。这样的日子晃晃悠悠又过去了好几年,一天晚上你突然打电话给我,也许是喝醉了。电话那头,你说:
“英子,我想回梁家坪。”
......
家乡的风暖了,麦子也变得金黄,天上的那朵云又漂回梁家坪。梁生,你是不是也该在漂泊里收场?回到梁家坪。再来看看那棵老柿子树,那个你住了十几年的老屋,还有山坡上的那一捧黄土。得空了再去坡上坐坐,在那里和你的义父聊聊天,添一捧黄土,暖一暖这凄清萧索的山坡。
   老屋落了灰尘,我偶尔去打扫。想起那年村口你的背影,我无力再到站台等你归乡,就像那年目送你远去一样。那些年,在老柿子树下,义父一直在等你,你终究还是不肯回。
在上海的那几年,你常对我说想吃家乡的卤水豆腐,哪里都不及梁家坪的好。还记得那天在外滩的露天快餐店,没有记性的老板在我的碗里放了香菜,你便用筷子一下一下的给我夹出来,放在了自己的碗里。原来,你一直记得我不吃香菜。我愣住了,而后迅速端起你的碗豆腐,就着眼泪大口大口的咽下,从此我和香菜有染。
如今你总算愿意回梁家坪,而换做我在上海漂着。那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都没有接,后来有老乡告诉我那天你在老柿子树下哭了一夜。只是,你的义父还是回不来了。
“梁生,如果有一天我从你的世界离开,你会不会忘记我?”
“会”
“梁生,如果有一天我不再联系你,你会不会想起我?”
“不会”
“梁生...”
“我会像你等我一样,等你回来。”
这些年每晚你都一个字一个字的,用贫瘠的词汇发送着想说却不知如何表达的语言,我呢也总是以一副轻蔑的腔调,嘲笑你:“没文化,真可怕!”庆幸的是你总算不再用淡漠的语言与我交谈。就这样花开花又谢,又过了几度春秋。
……
“英子,梁家坪的麦子又黄了”
“嗯。”
“英子,老柿子树结果子了。”
“哦。”
“英子,”
“嗯?”
“你喜欢云吗?”
“喜欢啊,你看云多好,自由自在!”
“不是的,云再漂泊,也该回到它的故乡。”
 梁生,等我回来。
再相见时我一定要对你说:别来无恙。


谢谢关注《星文学》,如果你有兴趣,请加入我们。
在这里,是所有文学追梦者的家。
我们的联系QQ群:135328690
微信公众号   xingwenxue2015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