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出版动态 > 星文学 > 正文

空见一棵树

时间:2015-04-12 22:07 来源:星文学 作者:绛先生 阅读:
空见一棵树
                                                              绛先生\文
 
 
 
风又来,呼啸着走过大街,徘徊在巷子里不久,就又闯进窗户来。它像三月的婴儿,哭闹着,在这个季节的尾巴上,不,确切的说是怀抱里,三月是那么大。拥抱是温暖的,可以融化哀痛,带来如墙般坚毅的依靠感,如水般磬心,如被褥般惹人入睡。我便是在这股三月的风里熟睡的人,感受不到倦意,一睡便是傍晚,夕阳的余光也幽幽落下来,如梦初醒。
天色渐暗,街灯渐亮。昼夜交替时分,街上涌满了人群。有刚下班的白领,西装革领走得欢快,有刚从市场收市的回家的卖菜大婶,身上满是青绿色的味道,也有三五结伴的年轻人,手上拎着色彩鲜艳的购物袋。这个世界热闹的像是炮竹里的欣喜,雀跃而上。对面封顶的大厦也真的燃起了鞭炮,肯定是不甘落寞,一条封顶大吉的横幅从高出垂下。我加急了脚步,用刚抽过香烟的手捂住双耳,穿过鞭炮声鸣鸣的大厦,欢舞高歌的广场,到一条巷子里去。
我答应麦兜要在天黑之前赶到那里去,麦兜的语气急促的跟兔子一样,是那种即将宰割掉的兔子,隔着电话我甚至还能看到她赤红的双眼。她却不知道,就在早晨我才从附近的便利店下班回来,店主是个苛刻的胖子,打烂一盒雪糕便买忙活一天。中午面试时,撞洒了面试官桌子上的咖啡,面试官一脸肃然的像是对我死了心。下午母亲又打来电话告诉我她买了一条很贵的鱼,隔壁摊位上只要一半的价格。在走进巷子前,我又回头望了一眼大街上的人们,还是热闹。
我一头扎进了巷子。
麦兜给我来电话了,我已经在巷子里急的晕头转向,始终找不到出路。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接起电话,我到了你在哪里呢?
到哪里了?
巷子里啊,你在哪里呢?
你见到一棵树吗?
我有点不耐烦,因为我面对的这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巷,风呼啸过后只有昏黄尘埃,哪来什么奇怪的树。没看见啊。
那你再找找,我就在那棵树下面,这巷子里就只有一棵树。
然后我开始在巷子里寻找,一棵树。我见过很多树,桃树,梨树,槐树……我在的巷子里晃荡着,一路上寻思着这是一棵什么样树,它多高,它有没有花,说不定已经结了果子,有没有人去照料它,只有一棵树,它岂不是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它肯定是瘦瘦高高的,一个人站在风里,这三月的风里。天色已经很暗了,外面热闹的大街也平静了许多。大概母亲都已经入睡了吧,我又打了一通麦兜的电话,不料电话却不通,那头长时间的沉默后响起冷冰冰的嘟嘟声。我只能一边尝试着打电话,一边睁大眼睛,心里多想有一棵树出现在我眼前,连我的肚子也跟着叫唤着。心里其实说不上苦闷来,这中寻找感是熟悉的,在十几岁的年纪再到二十几岁的年纪,我们好像都是在不断的寻找。隔绝于繁闹的世界之外,头顶着繁星的夜晚,饿着肚子,谈理想,谈就孤独,想到什么就谈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我们这么一说,但我敢确定的是,这里面有我。
喂。
电话通了,麦兜又像一只焦急的兔子。你跑到哪里去了,担心死我了,找到树没有,没找到就打个车回去吧,明天我去接你……你站在原地别动,我去找你,别找什么树了……
她的声音差点就哭出声来了,还夹杂在风里,灌到我的耳里。我试着放下手机,还是能听到风里她的声音,徐徐而来,像是从未离开过。我猛然转身,便看到了热泪盈眶的她,她向我跑来,将我抱住。像是三月的拥抱,一样的力道,一样的让我卸下包袱,让我突然就想入眠。
通了信号后的手机收到了两条短信,一条是便利店的胖子老板发来的,告知我明天聚餐,从我昨天的工钱里扣,昨天摔坏一盒雪糕扣工钱是幌子。还有一条是面试官发来的,公司配的速溶咖啡确实难喝,不过你明天就要来跟我一起喝了。最后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做了一大锅鱼汤,回来吃吧。
巷子还是空的,我站在三月的尾巴上,摇曳着,麦兜一把将我拽住,抱得我想入睡。
我如,空见一棵树。
 
谢谢关注《星文学》如果你有兴趣,请加入我们。
在这里,是所有文学追梦者的家。
我们的联系QQ群:135328690
微信公众号   xingwenxue2015

(责任编辑:星文学)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我想有一百万
下一篇:冷暖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