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出版动态 > 星文学 > 正文

冷暖

时间:2015-04-15 23:02 来源:星文学 作者:阿九 阅读:

冷暖

 

作者/阿九

温冷言原本不叫温冷言,为什么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我没有问过,她也从来不提,不知是因为情伤,还是因为内伤。

我一直觉得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北漂,在我的认知里,一个合格的北漂就该努力地工作,穿梭于地铁和公交之间,早上吃油条晚上去菜市场。而她,却经常在酒吧里趴着,暗夜的角落里,她时常斜着眼睛看来来往往的人,偶尔甩甩那头如同波浪的酒红色头发。

各种形状的高脚杯和不同颜色的酒水,把人也映成了五花八门的形状,这时候我总会想起西游里面的各色妖怪,而她,也许是其中一只。

元旦的下午,我正在抓耳挠腮地想我到底是该去颐和园冒着凛冽的寒风倒计时,还是去蓝色港湾傲娇的小资一把。而这时却接到了她的电话,大意是她在一酒吧喝断片了,让我赶紧去背她。

你妹啊,老娘是你这么呼来喝去的吗!

即使这样,我也把自己裹的像一只粽子一样出门了。自从认识了她,我没少往后海的小巷子里面钻。每当晚上过来,我的脑子里就会立刻冒出一句:火树银花不夜天。但是也经常在心里吐槽,有些人唱的真对不起听众的耳朵。那些年轻的侍应生们在店门口热情的招揽客人,路过他们身边时,我的脑子里总会浮现出一摇曳生姿的美人手帕一挥,高喊大爷里面坐的情景。

找到温冷言的时候,她正喝的开心,怎么也看不出断片儿的迹象。你妹啊,你骗我出来干嘛,没正当理由老娘剁了你!

她看到我来了,结账拿包扯着我走了出来。我正想发作,她把头一抬,几乎是用下巴跟我说,走,跟姐吃大餐去。大餐耶,我两眼放光,尾巴一摇,就跟了上去。

一个小时后,当我们站在簋街一家麻辣小龙虾门前的时候,我彻底傻眼了,这就是大餐啊,你妹啊,我的倒计时。

她两腿一迈就走了进去,随便捡了一张桌子坐下,一口气点了几盆小龙虾。看我还站在原地,冲我大喊,赶紧的,过来!我看到其他客人桌上张牙舞爪的小龙虾,条件反射般觉得浑身辣的生疼,两腿发软,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

我拿起一只小龙虾,刚咬下去第一口,眼泪哗啦就流下来了。她拍拍我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谁没个伤心的时候啊,这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影响。

你妹啊,姐是被辣的好不好!

还没等我反驳,她接着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暗自说好,马上就可以听到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可是,我接下来听到的却是一部编年史自传。

2008年的时候,温冷言刚刚18岁,在J城读大学。那个时候,她还叫温暖,听起来就让人想到太阳。

经室友介绍,她认识了一个已经工作的男人。尽管她说着那个男人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睿智,如何如何的好过我心里的人,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承认过,首先是他从未在我的世界里露过面,最主要的我不想任何人和我心底的人比较。但温冷言掐住了这个梗儿,每次都说的津津有味。

从她的形容里,我知道了那个男人儒雅谦恭,聪明却不耍小聪明,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但她还算诚实,说那个男人长得并不帅。

然而,她们的幸福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那个男人到了要结婚的年龄,家人都忙着给他介绍对象,很快便有了一个小A的存在,而那个小A很快有了一个小小A。

尽管温冷言一再地跟我强调他们两个是如何如何的相爱,但我大条的神经实在是想不明白既然那么相爱,怎么就有了一个小小A呢?这说明那个男人也并没有多爱她呀。可是她说性和爱不同,性让人变的像动物,或者说那是人动物的一面,而爱却是一种感觉,彼此怨恨,却又欲罢不能。

温冷言听说有小小A的时候很是疯狂,质问那个男人到底是为什么,她也可以和他上床给他生孩子,怎么他就那么饥不择食的上了小A。可是那个男人没说什么,还问温冷言该拿她怎么办?我想这一定是个无能又自私的男人,除了说几句话之外给不了她任何东西。但在她的世界里,那个男人却是神一般的完美存在。

这种关系一直持续着,不久之后她又认识了另外一个男人,让我愤恨的一个男人。因为我总觉得他多温冷言的不是爱,连她自己都清楚的知道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合格的妻子,而她刚好合适。

那个男人还在服兵役,温冷言就坐一晚的火车去他所在的城市,等上几个小时,才能见他几个钟头。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真的如同温冷言说的做爱,即使是真的,我也不愿意接受这部分,因为这不符合问我的认知,我总是想选择性的去遗忘。

温冷言甩甩手上辣椒色的红油,摸着我的头说,女孩子的第一次,很疼,如果不是真正在一起一辈子,不要那么轻率。我把头往一边闪躲,你妹啊,老娘的心上人有自己的心上人。

饶是我看过了那么多半黄不黄的小说,听到她这么说还是红了脸。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让眼泪流的更加凶猛。

两年之后,第一个男人结婚了,对象却不是小A而是小B,但这有什么关系呢,管它小C还是小D。没多久,第二个男人去了云南,他们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温冷言想到了自杀,却未遂。到底是为了男人,还是为了那段青春已成了一个无法追溯的往昔。之后她瞒着家里,中止了学业,成为了北漂大军中的一个小蚂蚁。

于是她染了头发,开了眼角,美其名曰更好地适应北京城浮夸的生活。到后来,我在798一家雕塑展上认识她,我是看客,她是大师的助理。我用自己蹩脚的观赏眼光对着一件作品自言自语,误打误撞地说到了点子上。

后来,我们两个一拍即合,吃饭逛街装疯子,用彼此的没心没肺来掩盖一切的过往和不堪。

今天的小龙虾真辣啊,再吃下去脑子都该变成眼泪流出来了。说到最后,她变得很安静,完全不是我认识的样子。而这个样子的她,像极了我手中煮熟的龙虾,再张牙舞爪也是蔫掉的。

我抹了把眼泪,向老板要了一瓶烧酒两个小碗,给她倒了一整碗,给我自己倒了小半碗,用筷子敲敲桌子,端起酒碗对她说,不作死就不叫青春,过去的都是风,摸不到握不住,喝了这碗酒,明天还是一个女汉子。

估计那时候我一定严肃极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仰头把酒喝下去的时候,我在心里又骂了一次,你妹啊,烧酒这么辣,韩剧里面的女主角是怎么一口气喝下那么多的。

这个元旦,我们对着几盆小龙虾跨进了新的一年,祝福彼此红红火火,如小龙虾般继续在人间张牙舞爪,横行霸道。

后来我们各自忙年终总结的事情,也没有空闲再去吃小龙虾。再接着我回老家过年,家里上网不是很方便,也就失去了她的动态。

年三十儿那天晚上,我正对着一碗饺子碎碎念,手机铃声响起来,是她打来的。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吴哥窟,那里的天空很蓝,那里的人民很友好。我看着她发过来的照片,突然觉得这人其实也很仙儿。

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她在追求什么,痛苦,开心,流泪,欢笑。其实,我连自己在追求什么都不知道,就像是泰山上的云,不知道会飘到哪里去。

我时常在想,人一生中会遇到多少人。有些人会擦肩而过,有些人会相知相交,也有些人会水火不容。而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遇到的某个人,就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自己的轨迹。对于身边的人来说,自己像是一个看客,站在桥上看着别人装饰别人的梦,而自己呢,又将安放何处?

 

谢谢关注《星文学》如果你有兴趣,请加入我们。
在这里,是所有文学追梦者的家。
我们的联系QQ群:135328690
微信公众号   xingwenxue2015
 

(责任编辑:星文学)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空见一棵树
下一篇:开在天堂的花朵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