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出版动态 > 星文学 > 正文

你好吗?

时间:2015-04-29 21:58 来源:星文学 作者:流萤 阅读:
你好吗?
     /流萤
 
 
天空有一些暗淡,积雨云沉沉的压着天空。
 
你想起上次他离开的时候也是积雨云的天。
 
 
北方的春天来得有些晚。立春一个月了,整个城市里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枯掉的树叶垂着脑袋干巴巴的挂在枝头。偶尔被风吹落一两片掉在马路上,立马被行人的脚步印染上一层土地的灰霾。
 
最近在想着,要不要给你写一封信。信的内容随心情的变化而决定吧。
 
 
我记得你的幽默度一直在不断的提升,以前上班闲暇的空隙,你一张口就能轻而易举的把同事逗得笑不拢嘴。
 
过完年后,你说的话越来越少了。
 
吃饭不规律,睡觉也不规律,睡眠时好时坏,书读的极慢,最新上映的电视一周更新两集也没有来得及看。
 
眼瞅着,你就被时间落下了很多。那个距离,不只是让你追赶不上他的脚步,还有你与这个城市本就保持的疏离,你似乎被落下了好远好远。
这距离到底有多远呢?
远到你无法再乘坐记忆的旧班车回去见他一面,远到你来不及和过去的自己说一声再见。
 
出门逛街的时候碰到初中的同学,你瞅着她如今的模样都不敢与之相认。她的个子本来就不太高,结了婚后身材日益变得臃肿,头发短短的但却很凌乱,出门的时候一定没有认真的打理过自己。
 
想起当时初中的时候你们还躺在一张床上聊未来的梦想。你那会和她说,长大后要做一个幼儿老师,甚至当时初中只上到一半就想要快点毕业去幼儿园当老师。
当时隔六七年后走在街上与她碰面, 对于你们之间的差距感到惊讶,这惊讶中又带了几分庆幸。你庆幸自己没有过早的谈恋爱,没有过早的步入婚姻殿堂,没有过早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当然如今的你也并不愿意成为一个只以丈夫和孩子为中心的家庭主妇)。
 
上周被朋友以各种理由哄骗出门,她带你去了附近最新开张的西餐厅吃饭,价格贵得令你咂舌,才一个月没有出门,这周遭怎么变化的这么快。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透明的太阳将光线均匀投射在她的头发上,一个月没见面而已,她居然又换了新发型,那是前不久你在杂志上无意中瞥见的今年春天最流行的卷发。
 
近来失眠的你一脸的慵懒和倦怠,面对好朋友苦口婆心的教育,你终于决定换个新发型。
 
长发已经从你的腰际垂流而下。你捧起自己及腰的长发看看,再瞅瞅桌子对面的好友,三年了,似乎再没有必要让它留下去了。 就像你最近的心情,想要和过去做个了断,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城市。
 
 
你突然想起书柜最下层的角落还放着一盒未拆封的明信片。那是两年前的冬天去大理游玩时购买的,原本打算在旅途中寄给不同城市的朋友,可当时接到好友打来的电话说“他”新交了女朋友。分手一年之后,所有关于他的记忆就在那一瞬间铺天盖涌现在你的脑海中。你原本想要抛在脑后置之不理的他似乎在那一刻又重新回来了,占据着你心房最重要的位置,久久的迟疑着不肯离开。
 
原来你把过去记得一清二楚啊,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
 
过了多久,似乎也是很久很久之后,你终于能够在他之间画上一个句号了,尽管这句号不算漂亮。
这长发,已经没有必要再日益打理了。
 
可我知道你,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把那些过去斩断的同时你要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
 
你决定离开了,去往另一个陌生的城市。
你在旅游节目中看过一个城市,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街上的商店依然开着门,甚至还有24小时便利店和书店。那个城市虽然热闹,但不会像你家乡的街道一样整天播放着一些吵闹的音乐。
每天晚上,工作了一天的人们在夜市上吃着各钟花色的小吃,大人小孩子脸上都透露出一种幸福的表情。
你想,走在那样的街道上才不会显得孤独吧。
 你是那么的害怕孤独,害怕到有时候在深夜里想起远方的朋友,而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抽抽搭搭的小声啜泣;翻开电脑里的相册一张一张的看照片。
    可是,照片无法把他们送回你身边,你也不能乘坐记忆的飞船去往他们的城市。
 
或许只有离开了,你才会在深夜里,在遥远的他乡想起这片与你疏离的城市。或许那时你才会想起在失眠的夜里,马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窗户外面的那盏路灯和你一样孤独,好像在这不眠的夜里要陪着你,要和这个寂寥的城市化敌为友。
或许,它也曾给你一丝安慰,只是过去的你未曾察觉。
 
你在明信片上写道,好像去看一看厦门的海,在鼓浪屿听一听海鸟的鸣啼,在大理晒一晒太阳,会让你觉得活着是一件值得被祝福的事。
 
这几封明信片寄出去的时候,你已经坐在前往南方的列车上。
前不久,朋友的朋友因为抑郁症,再度试图自杀。
再往前翻一段,朋友喜欢的漫画家,因为身患糖尿病而未及时吃药治疗,在深夜画漫画的过程中死亡于自己的出租屋内。
 
突如其来的死亡令你有些措手不及。你不知道,生命中还有什么什么是可以凭着努力把握住的。
生命是脆弱的,是激情的,是沸腾的,是沉静的,是孤寂的,是膨胀的。
 
你想起去年夏天外公去世的时候,表哥表姐跪倒在外公的坟前哭得一塌糊涂。你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可以流出那么多的眼泪。你也哭了,但没有哭到跪在坟前。
有时候独自走在街上,你看到一些步履蹒跚的老头,你总无意识地想起自己的外公。出去旅游时,你带了当地的特产回来,却意外的发现无人分享,也再没有人可以紧紧握着你的手将你亲切的揽入怀中。
 
别人认为伤心的激动的事,你却很平常的对待。别人眼里觉得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你的表现却异常激动未泯。
 
记得那是前不久又把岩井俊二拍的电影翻出来看,当《情书》中的渡边博子跪在雪地里,面对着2年前她的未婚夫藤井树因山难而去世的大山泪流满面的问候:你好吗?我很好······
你憋着很大的一股情绪,不知是难过还是什么,那股情绪一直到深夜才爆发出来。你想起了你喜欢的男生,那些失眠的深夜里,你坐在窗台上喝着啤酒,喝完啤酒写很多关于他的日记,你每次都会在开头习惯性写上一句:你好吗?
你好吗?
你好吗?
你好吗?
我想知道,你好不好?
 
你好吗?不是习惯性的,不是问候用语。
 
   
看到书里某个感同身受的句子会戳中泪腺:我每天做着同样的梦,结局也都是一样的,我离你越来越远了。我知道自己正大步地走在离你愈加遥远的地方,直到总有一天,是怎样的方式也无法联系上的两端。车票无法把你送回我的身边,电话无法把你送回我的身边。这是你三四年前在《最小说》上看过的一篇散文,现在还能清楚的背下来。
 
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不会在人面前哭。是因为人多的时候你的恐惧使你根本无法释放自己的情绪?还是因为你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给自己裹上一层卑微的蓑衣?
 时间带走了你,你最熟悉的,都变成我最不熟悉的。
 
音乐盒里还保存着两年前你听过的歌,那些歌你也仅仅让它们停留在过去的播放列表里,贴上一个“不会再听”的标签。
究竟是时间抛弃了你,还是你被时间落下了······
你不知道,你也不想理会这一切,你知道,那些生锈的,不完美的,痛苦的过去衍生出一个连你都感觉有些陌生的自己。
但你能明确感受到,现在的这个自己是好的,健康的,乐观的,活泼的,依旧是善良的······
 
某个读者给你喜欢的作者曾经留言过:若这一生快乐很难,请记得平安则好。
 
你是快乐的吗?
我不知道,我知道很多的答案,唯独不知道这个答案。
我想你是快乐的,在某些时刻。
我想你是不快乐的,在某些时刻。
如果快乐很难,请记得平安则好。
 
 
 
谢谢关注《星文学》如果你有兴趣,欢迎你的加入。
 
在这里,是所有文学追梦者的家,小编在这里等着你哦~
 
我们的联系QQ群:135328690
 
微信公众号 xingwenxue2015​

(责任编辑:星文学)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二十几
下一篇:梵高先生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