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神父

时间:2014-11-18 22:36 来源:《青春随风》第二期 作者:白夜流星 阅读:
    昏暗的灯影里,一个深沉的影子轻声的前行,只有不时露出下摆的鞋子证明他并不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幽灵。他非常小心的打开门,再轻声关上。正当他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你去哪啦?年轻人。"
  影子吓了一跳,立刻摘下头上的风帽,支支吾吾的说:"去。。。去喝酒了,我偷偷去了酒馆。"
  那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不要试图欺骗一个比你年长的人,年轻人。尤其是去欺骗比你老的多的人。"黑暗中浮现出一个闪耀着的十字架,和一双闪光的镜片,明亮的反光使得阴影中的人仿佛同黑暗一体,模糊无法分辨。
  "您还是那么的睿智,神父大人。"年轻人态度恭敬,语气平缓,丝毫不见刚才的怯状。
  "不要奉承我,那么你到底去哪了呢?"漆黑的长袍从阴影中脱离,一个瘦骨嶙峋的老神父拄着拐杖慢慢从黑暗走出。
  "我只不过去做了个神职人员该做的事情,为一个真正值得的死者祈祷。"
  "那个死了的骑士!年轻人,他是个叛徒,你这样是要惹祸上身的。"
  "但是我们都知道,他是个英雄。"年轻的声音沉稳,不卑不亢而且底气十足。
  "为什么我们每天都只能接受那些罪人的忏悔,听那些骨肉相残的丑事?用虚幻的谎言欺骗那些可怜的人,为那些快死的恶人祈祷,却不能为这样一个真正伟大的人去做一场祈祷?哪怕只是偷偷的!"
  "这就是宗教!年轻人,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维持这个国家的稳固,让他能够正常的运行,能够坚持下去。。。"
  "哪怕这种坚持是病态的?我们都知道这个国家现在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上帝要让我们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 愤怒的质问想起,在这个空旷的厅堂内却激不起丝毫回音。
  "这不是上帝的旨意,如果你想要做好一个真正的神父,你必须要学会听从人心底的需求而不是上帝的旨意,但不是听从每个人的,这是真理,也是我给你的忠告。"
  "我的真理是,我只听从我自己的内心!"年轻人的语气依旧坚定,固执而坚毅的眼神与老神父睿智而怜悯的眼神对峙着。
  沉默许久,老神父转身离开,干枯的手指深深陷入了油亮的手杖当中,颤巍巍的脚步声一下沉,一下轻,仿佛摇摆于两个不同的人生。"我会为你准备好棺材的,但是不会为你祈祷。"苍老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一直在厅堂里回响。

 
   两天后,修士的尸体被吊在了广场的中心,骑士遗骸上祈祷用的烛火让他陷入了叛国者的同伙这个可怕的罪名中,但是他激愤的演讲和充满良知的事迹却还是给很多人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为了消除这些可怕的影响,国王和腐朽的贵族们决定让修士的代领者,老神父为民众做一篇关于修士是叛教徒和叛国贼的演讲。就在修士的尸体下,国王下令建造一座高大的演讲台,老神父在攥着厚厚的演讲稿,蹒跚的走上了讲台。每个人都被迫参加这场对于修士的声讨大会。身穿主教礼服的老神父站在台上,看着下面寂静的人群,心理一阵翻腾,那篇国王派人送来的演讲稿此时已经布满了干涸的泪痕,漆黑的字迹和鲜红的衣袖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老神父犹豫了许久,缓缓拿起了演讲稿。很多年了,他看着自己的衣袖感慨着,这许多年他一直渴望的这身衣服如今终于成功的穿在了身上。没有人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坐上这个位置,从来没有。虽然他不懂得奉承,但是他总是很适宜的保留自己的意见,无论任何事情。从这个角度来看,得到这个位置对他来说是理所应当的。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无数双眼睛正强烈的凝望着他,每个人都全神贯注的等待着他的发言。很久没有再次体验这个感觉了,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是为那个因为霸占别人田地被杀死的贵族祈祷的那一次之前么?还是在眼看着自己正义的同事被送上火刑架之前呢?他整理着模糊的回忆,反正已经很多年了,习惯于忘记的他当然记不起这一切了。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这种感觉又回来了,而且他也如愿的成为了主教。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衣袖上有一块特别鲜红的痕迹,明显比其他地方颜色要深。他也注意到人们的眼神和过去不同,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呢?似乎包含着冷漠,怀疑,还有蔑视。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那是一种哀伤的眼神,但并不是望向他的,他抬头,终于发现自己衣袖上那块深色的来源了。修士愤怒的眼神正瞪着自己,尽管那眼神依旧空洞暗淡,但是那坚定的威严还是深深的感染着每一个人,包括衣着鲜艳的老神父。老神父又一次攥紧了手稿,他不安的避开修士的目光,不断抚摸着十字架。是该开始了,人群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为了集中注意力,老神父用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念起了演讲稿。
  "我们都知道这个国家是属于君王的,我们的君王是神圣而不可动摇的。任何胆敢藐视君王的人,都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人群安静了下来,老神父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尽量不去理会人们愤怒的目光。"我们都知道,君王的权利是上帝给予的。我在这里代表上帝的旨意宣布,并告诫你们一个真。。。。"念道这里,老神父突然停了下来、。一滴鲜血模糊了后面的字迹,老神父费力的辨认出了那个单词--真理,并告诫你们一个真理,每个人必须从内心服从君王的任何旨意,因为君王就代表了上帝。但是老神父并没有念出这句手稿的原话,虽然他看上去依旧平静,但是他的内心却和他颤抖的手一样正激烈的翻涌着。"我的真理是,我只听从我的内心!"修士的话突然响起在老神父的心中,这句掷地有声的言词虽不能引起厅堂的回声,但却在老神父的心中激起了阵阵回响。很久以前,老神父还只是神父的时候,他也曾经为了追求真理而奋斗过,只是面对着日益黑暗的国家以及不断腐朽的社会,他只能忘掉一切,甚至忘掉自己。然而,当他念起这两个字的时候,那些被他紧紧锁在心底的东西突然冲破桎梏,又一次在心中翻涌。老神父抬头看了看修士,忽然放下了手中的演讲稿,颤抖的手紧紧的抓住身上的衣衫,猛的一下,鲜红新亮的主教服被扯开,露出里面破旧的黑色礼袍。老神父又从主教变回了神父,他的眼中爆射出睿智而坚定的光芒,雄厚的声音又一次响彻广场。"这个真理是,上帝是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的。我们要相信的不是腐朽的书本,不是荒唐的神话,更不是毫无希望的保证。"老神父声音洪亮,真挚的言辞感染着每个人。"我们要的是一个人人平等的保证,一个保护所有人的社会制度。"这又一次充满了那神奇的力量的话语,透过耳朵直接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内心,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引起阵阵回响。"自由不是靠施舍来的,也不是等来的。上帝赐予我们每个人平等的权利!而现在,我们要自己去争取他!"广场外围的守卫被这大胆的言辞静的呆住,一时忘了自己的职责。直到人群的欢呼声响起,守卫才如梦初醒,立刻跑去阻止这位伟大的神父。
  面对守卫的利刃,老神父神色冷静,抬头对着修士低声颂念道:"愿你的灵魂于天堂得到安息,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阿门。"念完后转身面对守卫,在胸前静静的画了个十字。
   突然,祈祷结束的老神父飞快的撞向颈边的利刃。人群肃穆,守卫哗然,神父直挺挺的倒下,喷涌的热血为神父换上了一身真正属于他的主教服,灿烂而真实,这是整个日耳曼帝国最鲜艳的颜色。
  每个人都神情肃穆的注视着这位新的英雄,这不是神父最好的一篇布道,也不是最意味深长的,但是自这一天开始,每个人心中又多了一些新的东西,一场思想的革命。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诺德
下一篇:走过不属于自己的风景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