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将军爷爷

时间:2014-11-20 23:22 来源:未知 作者:查干路思 阅读:
在我懂事的时候将军爷爷是我们屯的兽医。有一次我们家老黄牛吃芥菜疙瘩卡住,胃胀让我们十分着急,必须请将军爷爷过来帮忙了。他拿细管往牛的咽喉里捅,把芥菜疙瘩捅进去,然后捅破气球一样膨胀的胃,将细管“扑哧”插进去,整个场院都布满了腐烂芥菜疙瘩臭味,不能呼吸。全程主角是将军爷爷一个人。压住老黄牛的两个牛角使劲一掰,那牛扑通倒地。牛是很抗造的动物。出完气,如释重负,跑掉了。将军爷爷洗完手就回家了。“多少年家里琐事总麻烦你将军爷爷,却没能请好好吃一顿饭”妈妈经常遗憾的说。那时候做一顿好饭招待客人属于是大开支了。所谓力不从心就是说的这事吧。那时候谁家盖房、上包,钩泥、扔泥等最重的活自然就落到将军爷爷头上。一个人能干三四个人的活。将军爷爷的铁锹是专门找铁匠定做的,有粗铁柄,翅膀大的锹板。我们相信用它挖一锹泥能够把我们这样小孩埋掉。灰暗的油灯下,火盆里的火星一闪一闪的。晚茶时间,全家人围坐着,嗑着瓜子,听爸爸讲述将军爷爷年轻时的故事也是一件兴事。将军爷爷年轻时候跟着盐商队做买卖,拿兴安岭的桦树杆、汉族人的葱蒜等跟乌珠穆沁牧人换黄油、羊等。有一次路过东乌珠穆沁,盘腿坐在勒勒车旁边,跟一个放羊的高大妇人商谈买卖时,同行的老谢看着妇人丰满的胸部情不自已,悄悄从妇人后面从她腋下伸手抓住了乳房。妇人若无其事的夹住手臂坐着。像被狼夹子夹住了大腿一般,老谢一直蹲着没能抽出手。老谢既害羞又被用力夹住,血管膨胀,脸色通红,坐着实在没办法了向将军爷爷求助。将军爷爷觉得活该,就装作没看见继续聊着。突然一想,这事对商队的脸面无光,就说“老妹子,我这兄弟虽然是好色,但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只是玩笑开大了,放过他这一回吧”。妇人说“如果给我两根桦树套马杆,我就保你人的爪子无碍”。将军爷爷看妇人有点过激,就坐着右手轻轻拎起一捆华树杆,举在妇人前面说“请自己拔”。妇人拽几次没能拽出一根桦树杆,说“你们就这么欺负妇人吗,等着…”妇人满眼泪水,骑上马就去叫人。
还有一次,大队让将军爷爷为首的几个人卖粮食,派去了吐列毛杜镇。从老远看见有一辆车刚好称完又有一辆车接近那大秤。想赶在前面的人们,频频加鞭,马车小跑从秤旁边路过时,将军爷爷两只手一手夹着一麻袋黄豆,在那秤的旁边跳下,像整理枕头一样,轻轻放在那秤上。一麻袋黄豆按二百斤算,起码手臂夹着400斤跳也不是开玩笑的事。看见的人全部傻眼了。没有一个人敢抱怨说抢在我们前面了。当时就卖完粮食早早的回去了。
我怀念将军爷爷跟爸爸闲聊时爸说“你将军爷爷一辈子给村民做好事了,年轻的时候干重活,身体受伤,很早就去世了。好人短命是不是说的这个啊。没有好处不给办事的今天,像他一样善良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上个月我回家,嘎查达为了欢迎我到来,想宰一口猪庆贺。嘎查达家肥猪政治觉悟很高,看见聚集了很多人,早有防备,把小伙子们的套杆弄折了,套绳弄断了,往东跑掉了。小伙子们紧忙拿起钩、挂、套索等,骑摩托驾车追过去。我多年没见的围猎今天是见到了。“蒙古汉子们”在树林里抓住肥猪时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我这人嘴臭,想着不说,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你们这不是杀猪,赶上杀虎了,如果把你们这壮举拍摄好了,当《家乡围猎》在电视台播放了”。嘎查达说:“嗨,就说嘛,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吹嘘,实际上都是草包子,要力气没力气,要技能没技能”。如果我们将军爷爷在,就会把这猪用一只手抓起来,摔死了” 。确实是啊!现在我们村没有一个像将军爷爷一样身材魁梧的人了,更没有像将军爷爷一样有着蒙古骨气、人气、热血的人了。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