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凋零的血玫瑰

时间:2015-01-20 21:33 来源:《九渡文学》 作者:九渡疯子 阅读:
    残月,周围残绕着比夜的颜色还要深的几许云迹。星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三三两两,散落在这夜空中的犄角,那么的不受关注,渺小到连自己都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一般。
    月,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猩红...

    瞳,穿着一身黑皮衣裤,配着那筒黑靴,英姿的身形与那清秀的面容中显现出的愁苦、挣扎格外的不协调。
    空,立在这散着猩红光泽的月下,一言不发,手中原本紧握的剑,握的更加紧了。
    “你,真的决定了吗?”瞳问,原本的愁苦与挣扎变得更加挣扎,娟秀的手指紧紧的埋进手掌,刺进肉里。她的脸色,愈发的苍白。
    “我和他,终究是要死一个的。”空闭上了眼睛,淡漠的说。风淡淡的,夹杂着一丝凄寒,鼓起了他的风衣。
    瞳的双手垂在腰下,一滴滴的鲜血从手指间的缝隙中滑落,伴随着的,是空拔剑远去的背影,和她眼角滴落的泪。那泪泛起的晶莹,在这月的映射下,如血般刺眼、冰寒。

    猩红的残月愈发的红了,红的那般明亮、那般艳丽。
    漠,依坐在树腰的树枝上,怀里抱着那把多年未曾出鞘的利刃,披肩的头发迎风肆意的摇曳,似乎有些潇洒,也有些无奈。
    空拖着剑,一步、一步的朝着漠的位置接近着。
    “你,终究还是来了。”漠低下头,看了一眼空,淡淡的说道,语气中,有那么一丝难以发觉的惆怅。
    “从出师门开始,你我之间就应该有个了断。”空挥剑,剑指漠,周围的空气渐渐开始凝结。
    “你不该来,不该,跟我这个被逐出师门的人一决高下。”漠坚决的盯着空,翻身而下,落在了空的面前。
    “也许,没有她,我或许真的不会来了。”空将剑锋落在地上,落叶四起,似乎是在畏惧。
    “又是女人...看来,十几年的师门情也不过如此吧。”漠略有些感叹。
    “要怪,只能怪你,不该被她喜欢。”空再次举剑,这一次,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漠,听到这句话后,瞳孔猛的扩张,然后归于平静。
    “是么...那今晚,便是生死斗了吧。”漠自嘲的笑道,而回答他的,是空转瞬及至的剑芒...

    “我们,谁赢了?”空用剑撑着身体,身上无数处伤口溢出的鲜血早已将他的身体染透,他颤抖着的声音说道。
    “呵呵...你赢了...”漠自嘲的笑道,脖子上刺眼的剑痕带起四溅的鲜血,这,是最致命的一处伤。渐渐的,漠的瞳孔开始消散,身体,渐渐的倒了下去。
    “可是,我也输了...”空看着漠倒在自己面前,眼角滑落一滴滚烫的泪水,映着的,是瞳飞奔过来的身影,和她洒了一路的泪...空倒下去了,在瞳赶来之前,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瞬间,仿佛,瞳喊出了他的名字,还有漠的...

    结果,同归于尽...
    结果,两座坟墓同时立在了这猩红的月光下...
    结果,坟墓前,永远跪伏着一个身影...
    结果,那鲜红的玫瑰,永远的摆在两座坟前...
    结果...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