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栀夏

时间:2015-01-22 22:15 来源:《透明色》 作者:夏白洛 阅读:
在我们每个人都挥霍着青春时,是否留意背后那双流泪的眼睛,其实,妈妈这两个字,才是人生中,最早的情谊。
 
一、
坐在回家的18路汽车上,青柠将头垂下来,靠着前面的椅背。
前面的少年回过头,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
青柠也跟着笑了,却红了眼眶。
看了一眼周围熟睡的人群,干脆把自己缩进角落,扬起右手,遮住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
眯着眼,青柠想,院子里的栀子,应该开的很灿烂了。
隐隐约约,眼前出现了家的模样,那个女人,她应该还好吧。
二、
青柠从来不认为他的母亲脆弱,就像是相信栀子,永远不可能在冬天开放。
那么笃定。
父亲死的时候,母亲一滴眼泪也没流。
青柠还清楚的记得那个下午,一群人吵吵闹闹的抬着什么,放到了自家的院子里。
所有的人,面色沉重。
那东西上盖着一层白布,白的刺眼。
青柠莫名其妙的害怕,她跑向她,问她怎么回事。
而她,青柠称作母亲的那个人,既不说话,也不起身,面无表情的,就那样愣着。
后来,举行了葬礼。
青柠就那样看着,一群人把她的父亲抬来了,又抬走了。
转眼间,这个世界上最疼他的人就去了。
青柠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她的母亲,是没有眼泪的。
因为,母亲没有心。
三、青柠的改变,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暴躁,抑郁,张扬跋扈。
她开始逃课,跑网吧,早恋,甚至剪去了母亲认为女生应有的长发。
她顶着一头短发,带男生回家,如想象中,遭到痛骂。
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歇斯底里,不顾形象的在邻居面前大喊大叫。
青柠笑了,从心底里。
她叫她滚,于是她就滚了。
她搬到同学家,看着疯狂的全世界找她。
看她手足无措,青柠觉得,母亲好虚假,自己都不在了,她还装给谁看呢?
在此期间,青柠回过两次家。
偷偷的在门外,看着她,把自己所有的衣服一件一件,洗了又洗,晒干了,又叠的整整齐齐。
即使红了眼眶,青柠也觉得,母亲是自找的。
四、青柠到家的时候,是被售票员叫醒的。
整辆车,只剩下她一个,最后的乘客。
的确,她家在终点站。
原来,有些路,终究只能一个人走。
绕进胡同,左左右右拐了半天,终于找到自己的家。
两个周没回来,看着熟悉的院落,竟然有些陌生。
轻轻推开门,母亲不在。
于是,她自在多了。
现在父亲的遗像前,青柠想,父亲这一辈子最失败的事,大概就是找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吧。
低了头,却瞥见一个卡其色的笔记本。
青柠悄悄拿了本子,跑了出去。
潮湿的墙角下,青柠一页一页的翻看着那些凌乱的文字。
原来,那个女人还有写日记的习惯。
抬起头,看向天空,努力的不让眼泪流出来。
大朵大朵的栀子花盛开着,那么纯白。
五、
时间回到七岁那一年的夏天,母亲搬着小凳,坐在栀子花旁,给她讲故事。
有一只鹿,她的两个孩子都被坏人抓去了,只剩下最后一个,整天哭。
鹿说,你再哭,就会也被坏人抓走的。
于是小鹿就不敢在哭了。
那时候的青柠问过,为什么鹿妈妈就不哭呢?她不害怕吗?不想念自己的鹿宝宝么?
那时候的母亲,年轻漂亮,她当然也害怕,也想自己的孩子啊,可是她如果哭了,剩下的那个鹿宝宝怎么办呢?
青柠恍然大悟,母亲的泪水,大概早就为自己流干了吧。
自己一直不愿流泪,大概就是随她吧。
从父亲死后,青柠就觉得,像母亲那样的人是没有感情的,也是不需要感情的。
忽略了她越来越佝偻的身影和两鬓越来越花白的碎发。
这么多年,她究竟为自己付出了多少啊,怕是,数一辈子,也数不完的吧。
风吹过院子,大片的栀子花随着风晃动,夹着香味,拂过脸颊。
青柠想,这个时候,或许应该是她,等她回家了吧。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停留在心底的呐喊
下一篇:创世之羽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