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街角的行商

时间:2015-02-08 19:11 来源:原创 作者:点破凡尘三两事 阅读:
秋日的午后,丝丝微风时不时地拂来,似乎早已被人下了咒,过后总让人有一种想要躺在路边靠椅上,细看暖阳渐西,细听枯叶凋零的感觉。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匆匆而过,急促的脚步声中总诉说着专属秋的困顿与缠绵。
刚刚饱餐一顿的我更是如此,与睡意在体内纠缠,若即若离,只好强撑着自己走出店铺,刹那间被灿烂的阳光刺伤了眼睛,朦胧中不知不觉又微闭了几分。街上的行人不是很多,比起平常的车如流水马如龙,倒有几分开阔。外加两边的苍老的古树不尽的凋零着树叶,斜射而下的阳光懒散的爬满了光秃秃的枝桠,也铺满了一地的落叶,或许这是这些将死者与至亲最后的相聚。
整个街道都被惬意与恬淡充斥着,由街头到街尾,无一处能够逃脱。
我却被深深的蛊惑着,俯仰之间,总有一种时光驻足、世界止步的安稳。一瞬间的想法充斥着,或许我可以在街角的拐弯处遇见一个遗失了多年的自己,和他会然一笑,告诉他这些年来我的痛苦。
事实永远是残酷的,或许说世间的人总爱把自己放在童话中,最后却又不得不面对冰冷的世界,一切都只因我们太幼稚。满怀期待的走了过去,却只发现一个肩挑玩具鼓的行商,这种诗的雅兴顿时烟消云散。
我和他只是擦肩而过,或许说也只是对他肩上的玩具鼓投去了些许目光。他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身着灰色的旧外套,或者说是一件洗的发白的黑外套。皮肤黝黑,风霜打磨的过的痕迹清晰可见,恰巧阳光斜照着他,岁月的流逝人事的变迁便在瑟瑟秋风里被抖散开来。在他肩上安稳的横卧着一根扁担,也依然如他一般锈迹斑驳,扁担上面挂的是手工的玩具鼓,白皮红漆的中国鼓,也有拨浪鼓。
行走在招牌林立的街上,穿梭在喇叭声四起的城市中,他没有过多的吆喝叫卖声,从我身边走过时也只是拨动几下手中的拨浪鼓,咚咚鼓声短促有力,却只能在电喇叭声里哀嚎叹息。
过往的行人匆匆,并没有给他过多的关注,也许他的定义仅属于靠卖鼓度日的人。偶尔也有两三位准顾客走过,手持的“机关枪”“遥控车”也只能让鼓声愈发的凄凉,孤单的在秋风中伴着枯叶迎风叹岁月悠悠。
我也如众人从他身边走过,却不知为何那咚咚声潜入我的心中,也许它在某个时刻与我的心跳同步,一种同病相怜便油然而生。带着颤动的心一路走到红绿灯处,便独自等待着绿灯的到来。又来一阵秋风,卷起一地残叶,似乎亦协同着之前的鼓声,从我耳边擦过。不由得转身,发现行商的背影还在;再转身,却只见一片落叶在金碧辉煌中孤单的跳下人生最后一支舞。
不由自主的往回跑,似乎追寻着一种早已逝去已久的相识。又或许是故人重逢,却不料被岁月篡改了容颜,流年里却回想不出当初的模样。
终于,那熟悉的背影又出现在我眼前,没有丝毫的犹豫,冲上前去,语气中稍带羞涩地问道:
“这个多少钱?”
男人错愕的看着我,好想难以想象,便好久才答道:
“12块!“
他的眼里满是惊讶,虽然有生意可做,却料想不到会是我这个身着高中校服的少年。
我掏了掏口袋发现只有五块,便拿下书包翻找着。
“诶,这小孩。“擦身而过的路人满带戏谑与嘲笑的投来这一句,可想而知,无尽的秋风也是公平的吞没了这句话。
“好了!“我将褶皱的十块和五块递给了他,他却将五块退还给了我,用略带沧桑的声音说:
“十块就够了!“
直到后来我都一直深思着,为什么他要还我钱,是为了像普通商人让利图谋更长远的利益么?或许其中也有些许意味,但人生如飘萍,浮沉之间昔年早已顿改。又或者他发现繁华中还有人钟爱这等小物件,意趣相投便有所表示。
我们俩向着同一条路的两个方向走去,时光也许会指引着我们在同一个终点相遇。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创世之羽
下一篇:书中的年华是永恒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