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随笔

时间:2015-02-28 13:34 来源:原创 作者:咕咕咕 阅读:
    旅者,莫由所始至之所终,然游于虚,无生无死无死无灭。一处始然始终,后亦处然始,轮回道,世世皆哀,终不得所,不知所始,生无味,无始无终。
      一处陌生地界,一个陌生的人,正打开着一扇陌生的门。门内,一个陌生人正淡淡的望着开门的那个陌生人。只是淡淡的眼神,淡淡的以至于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惊讶,没有疑惑,更没有喜或悲的变动。淡淡的表情,以至于时而有一丝僵硬;双目交汇,不久,门内的陌生人开口说道:“我以为你再不会来了”。
       门外;忽有茫然若失的触动…眼神迷离…“我不认识你,脑子空洞什么都没了。”
       门内;面容僵硬嘴唇却硬挤出一丝上翘,显得既苍白又无力,浅浅一叹:“坐吧。就像你上次来的时候那样。”他正在摆弄厨具制作食物,短短数句竟然已有淡淡的味道开始飘散。
       门外;直立许久的身影开始缓慢的挪动,言语依旧是淡或说是冷,一种令人寒撤心扉的口吻“我不记得;这里或是………你;脑里空空的,什么都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陌生人依旧陌生,面容依旧冷淡漠然,门外的陌生人移步淡坐在对面的位置,呆坐,眼神空洞无神,似乎只有一具肉体而灵魂早已不在。门内的陌生人将温热的食物整齐摆放在他面前,食物平凡但餐具却又异乡风情。
冷淡的语气似乎并没有与相距的距离相关连,或许并不是源于眼前这个陌生的人“请用”。
       陌生人似听非听,话音未落就自己开动,感觉这是副似曾相识的餐具。就在这一刻,大门再次打开,一阵风忽然吹进,这陌生人就如同沙子一般随风散开,如尘埃般扬起,渐消失在了这房中。门内陌生人见状况只是淡淡的收起碗筷与尚未被触碰的食物;
        这时门外传来这陌生人似乎相识的人音:“来去匆忙,我的老朋友,难不成你都把别人当成我了?哈哈哈……”
一断桀骜不驯的憨笑,踏进门内的却是一个未加冠的少年,昂首阔步眉间透出一股不凡之气,虽身材不高却有一种气场令人心生沉浮,那是一种即将丢弃武器被征服的感觉,让人无法抵抗只能任由其肆虐。陌生人缓缓抬头,在双目交汇的瞬间,所有的不适全部消失无踪,似乎从未存在,一切只不过是惚恍的幻觉绝非真实;
       陌生人淡淡问道:“那小伙子呢,到哪里去了。”端上桌来又是同样的菜色,同样的餐具,同样摆放,只是台前的这个熟人不是之前的陌生人,但似乎又是同一人;
       少年迅速动起餐具边吃边聊着“哪儿也没去,没来过更没走过。”
陌生人丝毫没有疑惑或者怀疑,正或许面前的是位熟客,只是淡淡呢喃“莫名出现,循环似乎出现了岔口;结束了吗”
       少年并未在意,却在一旁自说自话“哈哈,有吗?没有呀。对了,你现在觉得谁是第一了,什么是极致,不会你就是了吧。哈哈”
陌生人缓端出一杯热饮淡淡答复“不是你说的,万物是循环生生不息,时光反复又无尽无始,哪有什么极致,都不过是凡人看不透、放不下、抛不开、躲不掉么。”
       少年一股惊奇:“啊?是我说的?哈哈我怎么不记得了。听着蛮有趣,感觉又全无道理的。哈哈哈不管啦不管啦,吃东西吃东西。”
“你这些东西本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这是你最后一次来了吧。”
“是吧,不!应该不是,算是还有一次!”
“… 哪里还有下次,还是别来打扰我了。”
      “哈哈哈,这你可躲不掉咯。那人与你倒是挺有趣的,有没有兴趣了解了解?”谈举之间少年逐渐放慢了用餐的速度,不知是吃足了些,还是没有食欲,无从知晓。
      “哦?看不透,不知道是你还是和我。”
      “哈哈哈,都有都有。就像是那时当初许诺的一样,永居山野不问世,只引红尘一暗香。”
      一些摸不着边际的话,不断的憨笑,陌生人似乎完全没在听,或许这人无论说些什么他都不需要在意,就像只是一个远方异乡旅行的客人经过小店打个尖,一旦离去就会永永远远不再见,不会有任何的感觉,自己只需要像岩石一样冰冷,像岩石一样善忘,像岩石,遗忘殆尽这一无需记忆的一瞬;但一股莫名的悲伤瞬间逆流,疼痛由心中钻出,眼角骤然滴落了一滴眼泪;一切却又恢复如初。
       “听不懂这不属于这世界的东西,吃完了就走吧!”
       “哟,你又知道了。⊙⊙.。”轻率的表情,顷刻被一阵歇斯底里的咆哮,冲的烟消云散。
      “你有你的路,别再妨碍别人了!这都是命!知道么!这是命!没有感情的生物肆意编制的所谓命运!既然无法抵抗逃避,你又究竟是为什么出现?为什么把命运告诉别人!你难道就不知道,一对别人有多残忍!你手上沾的血还不够么!”
       “那你呢;”
       “那代价呢!代价……代价…………… 这一切,这一世不都是代价么?!你明明知道结果;”
       “可能吧…… ,错的居然这么多,一切真是是命运在编制么……或许我也在计算之内吧,哈哈哈哈 …………    ”
 
       “这一世的战争”陌生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为之一僵。
       “因为我而开始,也该因为我而平息……   但一切早已经开始,无法阻止。确切的说是我来晚了,也许就是你说的命运吧,哈哈哈哈命运却无法编织自己的命运。” ……
………………………………
        烛火一熄屋内仅剩下余音久久盘旋,鲜热食物与对话的生人一并消失。蛛网层层错结,尘埃垢厚就像是数十年未曾有人居住踏足,门檐的铁锈肆意生长几乎将间隙封死,门槛受潮腐化溃烂成泥。一切就如同发生一场海市蜃楼,或是时光回忆留下残影,一般虚幻;…………………… 
而一切扔在继续……………………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