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我在等你看日出

时间:2015-03-02 14:23 来源: 作者:查干路思 阅读:
那年我刚毕业,坐着绿皮火车返回故乡。大学四年过的做梦一样,突然醒来发现,命运之神并没有特别的关顾我们,根本就没有产生奇迹,才明白,大学只是生命的一个驿站,很多人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我只是其中之一。
绿皮火车是我黄粱美梦的开始和结束。所以我站在阿尔山兴安林场绿皮火车旁边拍摄秋景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毕业那年的回归之旅。
学生列车上人很多,灰溜溜地回家的我们变得都很沉默,因为生活要开始了,找工作、上班、挣钱、成家立业、养家糊口、奔波忙碌平凡的一生即将翻开序幕或第一页。
过道那边是商校的一帮小妹妹们在打闹。她们显得那么的无忧无虑,天真烂漫。从初中考上那个学校,应该都没有超过十七八岁,正是青春期的缘故吧,特别的爱热闹。看着她们充满阳光的笑脸,我冰冷的心也好像渐渐地暖和了许多。过了晚饭时间,她们要从行李架上拿下行李找加厚的衣服,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拿下行李,对瘦弱的她们来说,那些行李够重的了。我起来给她们拿了下来,又帮着她们放了回去。几个小妹妹嘴巴也很甜,一口一个哥哥叫的,我都觉得我这个人还有点用处。
第二天,大家都熟悉了很多。有个女孩儿要去打水,她们叫我跟她们一起打扑克。闲聊中了解到,她们大多是前旗和乌兰浩特市的,只有一个是阿尔山的。自然我就特别注意了阿尔山的那个,叫水灵的姑娘。因为我的口袋里有一封写给阿尔山市领导的推荐信,是我的恩师、师大的一个副校长写的。那是我的救命稻草,因为那时候要留到乌兰浩特市必须缴纳很大数目的款项。所以我就跟我的恩师说,我很想去新开发的美丽城市阿尔山,因为那里人少,年轻人的机会多,发展肯定很快。老师也觉得我的想法很对,他说我,这么多年的学生干部,他培养的学管会主席,应该有所作为。
打闹在继续。渐渐地,我的情绪也好了起来。一起吃饭,嗑瓜子,喝茶聊天,打扑克罚站。她们那种无忧无虑的气氛影响了我。心想,回家怎么了?那么多毕业生,有几个能留到呼和浩特的?在地方发展的要是快一点,命运是可以有起色的。这样想着,就跟水灵聊得多了一点。我告诉她,回家待一段时间后,就会去阿尔山找工作。什么单位都可以,我要从零开始。水灵妹妹说:“要是去了阿尔山一定要找她,暑假很长,整天待在家里也是很闷的,她可以给我当导游,可以一起出去溜达散散心”。
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其实BB机也没有的时候。她们家也没有座机。所以我告诉她大概去的时间,那几两天我们可以在阿尔山疗养院的门口等对方碰碰运气。她还跟我说起了一个国营旅社的名字。其实也知道,这些只是个口头说着玩的,一面之缘,不可能真的在找人家的吧。火车上嘛,说一些客气话还是有必要的。
回到家,正是农忙季节。好不容易干完了,家里没有钱,我去阿尔山的路费都成了问题。又等了几天,父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借到四百元给了我。我坐班车到了乌兰浩特住了一宿。第二天上了火车到了阿尔山。我首先找到已经在阿尔山人劳局上班的一个内大法律系专科生,是我同学的朋友,叫河山。他宿舍有多余的一张床,可以为我省掉旅馆的费用。他们食堂也可以对外开放,所以买点饭票比街里的饭馆便宜不少。
第二天就见到了阿市国税局副局长赛音哥。他的一个朋友在二连火车站工作,是我学长的邻居。我在二连待过一段时间,所以知道了阿尔山有赛音哥。赛音哥替我打听市里那个领导的行踪。等到第六天才见到了一面,市长大人看了我的介绍信后还算客气,说:“我党校同学介绍过来的,我一定给你想办法,你回去等几天”。就这样一等,就等了好多天,总是见不到他本人,市长纵然是日理万机,天南海北的飞来飞去。河山上班了,我就一个人在他宿舍看书消磨时间。有时候担心工作的事,看书的心情就没有了,晚上都睡不好。现在回想起来,就因为有水灵,那些天我还坚持了下来。
到阿市的第三天吧,那天中午在赛音哥家里吃的饭。往回过了桥,回到河山宿舍的时候正好就路过疗养院的大门。我让河山先走了。自己就在那里瞎逛。突然有个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头看是水灵妹妹。她说:“你们师大的人怎么就这么不讲信用?都过了多少天了才来阿尔山?”。我这才想起,我们还有一个约定,她跟我说过河东山坡上的一个旅馆的名字,因为那时候阿尔山的旅馆没有几个。大多都是个人家的简陋房屋。唯独这个旅店是国营的,还像个旅店。
水灵说:“这几天待着没事,每天早晨都都去那个旅社看看,旅店的人都认识她了,一见到她进去,就会抢答说你找的人没有”。我说:“迟到的事情我会慢慢解释给你听,现在见到你了,哥也高兴极了,你带我去河边吧,我很想在哈拉哈河边走走”。
天气闷热,我们买了两瓶冰镇阿尔山矿泉水,就散步走到哈拉哈河畔。我还生平第一次看到往北方向流淌的河水。我开玩笑说:“妹妹啊这哈拉哈河的水清澈见底,就像琼浆玉液一般。阿尔山的水就是好,所以阿尔山的姑娘都像你一样水灵灵的吧?”水灵听了很是高兴,说:“要不我俩就走着去五里泉怎样?那里有不用花钱的冰镇矿泉水呢,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说去就去,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五里泉。五里泉的水很凉。在矿泉水的瓶子里灌满,一会儿就会喝完。涌泉水洗脸,心想,等有了工作,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的眼前该有多好?
晚上吃饭的时候,河山发现我的心情很好,就纳闷儿,一个劲儿的追问有什么好事?工作的事情有了着落?我笑而不答。
就这天晚上,市长大人又跟我见了一次面。他说:“你学的是内师大蒙语文专业,阿尔山没有蒙古族学校。我想了很多单位都不需要蒙古语文专业的。你要是学的中文或双语系我马上就能安排就业,怎么办呢”。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人(后来了解到是文体广电局局长)说道:“你会写艺术字吗?蒙语汉语都行”。我说了大实话:“不会”。就这一句话,把一个很好的机会给整没了。出来后赛音哥说:“阿龙啊 你怎么会就那么死板呢?艺术字那个东西练几天就会入门,你就说你会不就得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继续等。
一夜无眠,早晨醒来浑身难受。好像没有睡过一样。喝了一碗粥,无精打采的趴在床上翻书。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水灵。她看到我颓废的窘况,也没问工作的事情,而是说去林子里采野果。到了西南坡的松树林里开始慢慢的找野果。草丛里有很多,像草莓。她说:“这其实说白了就是野草莓,纯绿色水果呢”。尝一口,微酸亦有点甜,特别的好吃。树林里很凉爽,累了,在草地上躺了下来,看那蓝天白云发愣。松树们变得老高,好像倒下来要压在身上一样。我故作轻松的说:“多么美丽的大自然啊,时间要是停顿了,就这样童话故事里一样,有白雪公主和一个小矮人,我觉得也很不错”。水灵欢快的笑道:“那今天我俩就不回去了,用树杈做一个草棚,就像原始人,过几天野外生存体验吧”。她用野草莓编制了一个花环,戴在自己头上问我:“阿龙哥看看,是否很像童话人物?”
回来的时候河山看到了水灵,马上就开起玩笑:“我以为龙哥进了树林子是否出什么意外,还担心呢。结果从林子里领出来一个林妹妹?不会是花仙子吧?”
 
 
 
第二天,我和水灵到疗养院门口买了几张报纸,还有过期的《读者》和《青年文摘》各一本,就去爬了东山头。水灵经常爬这个山头,显得如履平地。我是师大十项全能运动员,从小也是山村长大的,爬山对我来说是运动会入场前的热身运动。走到半山腰,水灵就撒娇。抓着我的手,让我拉着她走。我问:“要不哥背你走?”我刚说完,她一个箭步跳已经趴在我的背上。小巧玲珑的她也不到九十斤罢了。轻而易举的爬到了山顶。山顶有个凉亭,夏天的缘故,清爽的凉风是那么的惬意。报纸铺好了坐在了上面,看了一会儿刊物,聊了一些人物,话题自然而然的跑到师大和商校。她说师范大学的别名是“吃饭大学”,因为呼市17个高校里,唯独内师大食堂的饭菜特别好吃。还说要是早一点认识我的话,一定会去师大找我,狠狠地吃几顿,让我变成无产阶级。
那几天我们形影不离的一起散步。每到哈拉哈河边就会找个地方坐下来,静静的看着哈拉哈河水往北灿灿流淌。河水流淌的声音很像一首音乐,让我联想到里查得·克莱德曼演奏的钢琴曲《命运》。河边还有个小公园。草坪上背靠背的坐着看书,一看就是半天。中午铺开两张报纸,榨菜、火腿肠、面包、饮料,已经是很破费的野餐了。吃起来那么的香。她用乌拉草编制了一个手镯,给我戴上了。我不会编织那个,所以约定,以后一定开一个礼品店,那时候她要是能找到我,玉镯、玛瑙的随便挑。
事情终于有了结果,市长大人说:“你还是回老家吧,跟家里近有什么不好?这地方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个穷山恶水。我已经跟中旗的旗长说好了,你去找他,可以留到旗一中教书”。我听完后很轻松的说了一句:“那就不麻烦叔叔了,那是我的母校,我的老师们都可以给我争取的,我不想回老家,只是想男孩子应该出去闯一闯。我明天去扎赉特旗看看,谢谢叔叔”。鞠躬,后退,转身,轻轻地关门。就这样关起了走进阿尔山,一个活力四射的边防城市的大门。相对而言,扎赉特旗的工作特别的顺利。讲课、听课、评课、一次性通过。马上就开出了接收函,到盟教育局盖了一个章,我就变成了扎赉特旗民族高中的蒙语文教师。幸亏有了工作,还有水灵,没有让毕业那年的夏天变成黑色的玫瑰。
记得,要从阿尔山回来的头一天晚上,去过一次水灵的家。是河山骑摩托送我去的。市东南郊的一个平房。她们家有个采石场,水灵正好去采石场送午饭,不在家。我留了一个纸条,邀请她第二天早晨爬东山看日出。
我们爬上东山头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升出来。早晨的凉亭有点凉风习习的感觉。水灵把头埋在我的胸膛,五里泉的眼泪湿透了衣裳。我轻轻的抱起了她,我想这样她就有点暖和吧。谁也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日出。红红的太阳慢慢升起,融化了心中凄凉的冰块。再见吧,弯弯流淌的音乐哈拉哈河!再见吧!徐徐东升的太阳阿尔山市!我会永远记住你的美丽与善良,还有那清澈见底水灵灵的大眼睛,你是阿尔山的形象代言人,公主的气质,大家闺秀的俊俏。我2010年开了一家礼品店,名字叫“水灵礼品”。
在扎赉特旗工作的那天起,我一直保持着一个很好的习惯,每天早晨起来后,一定要看一会儿日出东方,这真是个好习惯,淡淡的忧伤过去后我都觉得精力充沛。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