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乌鸦的情歌和童话

时间:2015-03-25 21:24 来源:《透明色》 作者:夏白洛 阅读:
偶然有了灵感,想写一个这样的故事,或许我们都曾是那个不讨喜的女生,但终究会遇见,一个欣赏你的人。


一、
梧言是个不讨喜的女生。
就像她奇怪的名字一样,不受人待见。
尽管,她总是温柔的笑着。
尽管,她很少做错什么。

二、
寒假的时候,不小心脚踝骨折。
所以,晚去学校了一个月。
害怕梧言的学习跟不上,班主任将她的座位换到了第一排的最中央。
本来成绩就处在中下游的梧言,因为落下的功课太多,更是变得吃力起来。
来学校几天了,梧言一刻也不敢松懈,一直绷着神经。
不是认真听课,紧跟着老师的节奏,就是急急忙忙做那些摞得好好的习题。
高三的下学期,或许都是这么压抑吧。

三、
好不容易,一节没有老师的语文自习,梧言偷偷的塞上耳机,看着那本许久没有翻动的文摘。
听着熟悉的旋律在耳机中响起,梧言忍不住跟着副歌部分,哼唱起来。
一不小心,就踢到了讲台上的多媒体设备。
即使是戴着耳机,梧言也听到了那刺耳又响亮的声音。
梧言转过头,不好意思的对身边的同学笑笑,在众人嫌恶的眼光中,低下头,摘了耳机。

四、
第二天早上,梧言就请别班的朋友帮自己把桌子搬到了最后排的角落。
等教室里坐满了人的时候,谁也没说什么。
就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第一节课下的时候,班主任找她谈话,不管班主任问什么,梧言都只是摇头。
没办法,班主任只能跟着摇了摇头,在班主任的叹息声里,梧言拄着拐杖,慢慢走出办公室。

五、
其实坐在后面也没什么不好,除了离垃圾桶有点近以外,还可以靠着窗户。
堆在桌子上高高的书,把瘦弱的梧言遮挡得严严实实。
总之,没有人打扰了。
大概是动物交配的季节吧,梧言也不懂。
窗子外的山坡上,总是落满了乌鸦。
嘎嘎,嘎嘎。
梧言看着那黑色的鸟,忍不住笑了。

六、
乌鸦,嘴大而直。
全身羽毛黑色,翅膀有绿光。
多群居在树林中或田野间,吃谷物,果实,昆虫等。
当前面传来沙哑的声音时,梧言下意识的抬头。
前座的男生转过身,手中拿着厚厚的词典,正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梧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打了石膏的左腿。
脑子里尽力的回想着这个人,却发现记忆里找不到丝毫的痕迹,她竟然想不出这个男生的名字。
“你是梧言吧,很好听的名字。”
等梧言想问他的名字时,他已经转过了身。
他是第一个,说她名字好听的人。
也是第一个告诉她,他喜欢乌鸦的人。

七、
梧言每天都是教室里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因为她不想别人看到她吃力的样子。
等到人全部走光的时候,梧言才开始收拾书包。
正准备起身,却看到那个没想起名字的男生站在门口。
梧言尴尬的站起来,拄起拐杖,吃力的往教室外面走。
昏暗的路灯拉出长长的影子,梧言一拐一拐的走着。
那个男生就在后面跟着。
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不亲昵,也不远离。
从教室到寝室的距离,不远,梧言却累的满头大汗。
但是一想到后面还有人跟着,梧言就不敢停下来歇息。
高三的时间如此珍贵,他一定因为这个,浪费了很多吧。

八、
梧言每天都要比其他人早起半个小时,这样才能尽量不打扰到别人。
可是她没想到,楼下的他已经在等着。
还是一路无语。
她慢慢的走着,他紧紧的跟着。
走完最后一级阶梯时,看着喘气的梧言,他说道,有时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那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关于乌鸦如何成为不详的预兆,与公孙止之间的故事。

九、
这让梧言想起了自己看过的一个漫画。
乌鸦由于是黑色所以受到别人的唾弃,听说北方有一种可以让它变白的方法。
于是,它开始一直往北走。
当它终于到了北方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雪,它却冻死了。
梧言没有把这个故事讲给前面的男生,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如果快乐可以传递,悲伤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如果这样,那还是不要了吧。

十、
他依然每天晚上送她回寝室。
依然每天早上在楼下等她。
离高考只剩下三十几天,梧言终于可以拆了石膏。
当脚踩在地上的那一刻,梧言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
莫名其妙的冒出活着真好的想法。
他还是不会和她说太多的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沉默着。
而当他说话的时候,她也大多数只是听着。
当看到他的目标正是自己心仪的大学时,她不得不相信这是一种缘分。
她又想起了那个很短的童话,突然明白起来。
乌鸦虽然冻死了,但白雪覆盖了它。
那,也许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