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归途

时间:2015-04-15 22:21 来源:黄山学院黄山文学社 作者:李玉萍 阅读:
2014年8月15日,我失恋。8月17日,我回了老家河北。
在外漂泊的第五个年头,我在那个城市里依旧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感。有人说所谓的归属感,就是在这座城市里找到一份好工作,能够和你爱的人缔造一个家庭,在一个不那么起眼的地方,有一个房山证上写着你的名字的证明,而我至今一无所有。在那座最初承载着我与他全部梦想的地方,我们艰难地开始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不认识任何人,没有任何关系,就四处去公司递交简历,面试、实习。可那时的我和他即使每天窝在一个小角落吃一碗泡面配一根香肠都觉得特幸福。记得他第一天找到正式的工作时,带我去了我们眼中认为最好的饭店吃饭,我当时吓得就要逃出去,可他却拽着我的手说这仅仅是个开始,以后的日子他会给我幸福。
我无比地相信那不是梦,是一个一定会实现的承诺。我和他,会很幸福,很幸运地融入这个城市,真正的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
可是,这五年我们过得并不幸福。每天拼死拼活的加班加点,每次想出的的点子成为别人的劳动果实,像一个被压榨出汁的橙子,再也没有什么能留给自己了。我们每天不再兴奋地沟通,计算着还有多少天我们就能够买下一个房子首付的钱,只剩下满眼的疲惫。过年那天,父母打过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回去,我看了看他,轻轻地说了声“不”,电话啪的一声挂断,就像铁锤一般砸在了我的心上,我的泪也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他抚着我的头发,他的鼻子顶着我的鼻子,我能感受到他的力道,我知道此刻他内心的煎熬,可是我什么都不想说,我也什么都不能说,因为我拼尽了全力也不能为我的这个男人做些什么。
很快的春暖花开,3月12日,我的生日,他约我在我们去过的那家最好的饭店吃饭。我早早地就收拾好,准备一下班就“飞”过去。这天我的顶头上司却把我单独留了下来,他抚过我的手,我惊得一下缩了回去。他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林啊,你的工作表现一直都是很不错的,只是性格再开朗些就更好了嘛。你看,咱这广告公司又要招新人了嘛,这有进来的,就得有出去的啊。照我的这意思啊,我是不愿意开除你的,可是,这个事,你看......”
他还在喋喋不休地如同一个让人作恶的苍蝇,我泛起阵阵恶心。我作势打断他的话,“对不起,我去吐一下。”回来后,他眼神的迷惑不言而喻,我对直他的眼睛,“我怀孕了,我辞职。”
我并没有多么的难过,相反,我早已看透了这许多。这个城市是那么的美,盈盈绕绕的以至于让人是那么的眼花缭乱,可是那都不是属于我的,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和肚中的小生命是值得让我珍惜的。
他把礼物包装得很漂亮,是我喜欢的粉红色。他说道:“怎么这么晚,打你电话一直不通。”我自是不能让他知道我这一路的感慨,只是笑笑挠头说道:”加班了嘛。”他一脸不满意地说道“什么破公司,员工生日都让加班,倒挺会压榨人的。”他说完又觉得失言,低下了头。是啊,在这样一个地方,除了彼此,谁又能记住手底下一个外来打工妹的生日呢。我们相视一笑,又心照不宣,在这座城市里,我们是最了解彼此的两个人,我们的梦想大的让这个世界都快要容不下去了,我们的现实只有那么一点点,却还是得不到。在这座城市里,我们注定是个失败者。
7点50时23秒,我决定打破这一僵局,我对他说:“亲爱的,给你个惊喜”,我把B超单放在他手中,他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住了,就像是被什么给重压了一般的问我这是什么。我只当他是被我吓到,我温柔地对他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啊。”。他却还是那种不可置信的惊恐,他的头一直在摇,让我的眼底都开始有了眩晕。他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小朵,我们不能要这个孩子......”我的恶心感再度袭来,我忙的奔向洗手间,吐完后看着镜子中的我,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我顾不得其他人的眼光,我沉浸在那个漫天大雪的日子里,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到处都是孤寂、荒凉。而我的孩子在远处向我招手,她在对我喊:“妈妈”。
3月14日,他陪在我身旁,我呆呆地望着那个冰冷的手术室。他紧了紧我的手,我却还是发冷,浑身战栗一般的,我想要逃走,我好像听到那个孩子稚嫩的声音,“妈妈你不要我了吗?”那个孩子在哭泣,我被推进了手术台,我只觉得天地混为一潭,都是不堪。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我们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好像我丢工作这件事更像是一件大事情。他的工资根本就不够我们的房租费、水电费、买菜钱,更别提那些超出生活水平之外的东西了。
这个城市是那么的光鲜亮丽,总有那么多人源源不断的像我们这样怀揣着梦想来到这座城市。这是我们梦想起航的地方,也是折断我们翅膀的地方。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我只能感叹自身的渺小,力量的不足。9月24日,我知道家里的钱快要揭不开锅了,可我不想再为一顿三餐操劳。我想要拥有一个作为27岁女性的美丽。我去了朗姿的连锁店,买下了那条我在窗外看过很多次的那件外套。售货员帮我拿下它时,我摸着它柔软的面料真觉得温暖,我去试衣间试衣服,果然如我想象的一般正合身。我呆呆地有点不敢相信镜中的那个自己,售货员也讨巧地在一旁称赞我的身材好,好像这件衣服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般。几个穿着皮大衣的女人走过来,好像也被我身上这件外套所吸引。我看着吊牌本还在犹豫的心突然镇定无比,我用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口气对着售货员说:“我买了。”售货员眼眉一挑,笑了,那表情一看就知道月末奖金又多了一笔。可是那些都与我无关了,在下个寒冷的季节,我有了一件足以让我抵抗寒冷的外套。
我回到家,他低垂着头靠坐在黑乎乎的墙上,啤酒瓶在地上哐当作响。我走到他跟前,他抬起红着的眼圈问我,“你去哪儿啦?”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他,有一种很想抱着他一起痛头大哭的冲动。可是我不能,为了我那可怜的还没见的上的孩子,我不能那样做。我想要摆脱掉他进屋,他却拿起啤酒瓶狠狠地摔了下去,他声嘶力竭地对我喊道:“你以为我他妈的就不想要那个孩子!是,我是让你把孩子打掉了,可是我是个男人,我不能亲口对你说咱养不起他!我到现在连个像样的婚礼都给不了你!我知道你的家人都他妈反对你跟我,他们早都知道我就是个窝囊废,我这样还算是个男人吗……”他哭着喊着,我的心也碎成一片一片的,我无声地收拾着地上的碎渣,手被扎到流出了血,我都不觉得疼,只觉得心在淌血。这么多天以来我第一次感到崩溃,我哭得溃不成军。我不知道这一夜我们的哭声代表着什么,而明天那崭新的一天又该如何度过。
早晨我醒来时,只看到了桌角的一封信,是他写给我的,他在心中这样给我写到:
小朵,我真的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心地最单纯、最美丽的姑娘。你哪哪都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跟了我这么个人渣。
说起第一次见你的地方其实不是在校庆晚会上。而是在很久以前,我在拿快递的路上遇见的你,那时候的你还是短头发,你知道吗?那时的你就爱走直线,笔直笔直地走,即使绕远你也不爱拐弯,你在那里找快递的样子也好认真,那种专注的神情让我现在都忘不了你,从那以后我心里就老期盼着再见到你。后来再见到你时我真的是很兴奋,我极力的想要和你说话,却又怕自己笨拙的这张嘴说出让你反感我的话来。所以我只能在一旁偷偷地观察你。好久好久,要不是王立勋的出现,估计我到现在都不敢和你打招呼。慢慢的我们就熟了,像朋友那样有话题可聊了。可我不满足,因为,小朵,我爱你,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可我怕一开口就连朋友都没得做,所以我只能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终于,机会来了,在圣诞节那天我送给你礼物时,你很开心,我鼓起勇气跟你表白,你竟然点头了。那一刻,我真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了你,小朵。
大学毕业了,我们就要面临所有恋人都要面对的难题,我问你要不要跟我走?你是那么坚定的用目光回答了我。我们来到这座陌生又辉煌的城市时,我是真的真的想要用尽我的全力给你幸福,可是我好无力,每天工作的要死要活,却还是只能挣到微薄的薪水,我们的工资在交过房租,水电费后,都所剩无几了。我连个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我真是个很没用的男人。
小朵,我知道你恨我。你恨我扼杀了我们的孩子,那本可以生活在这世界上享受欢声笑语的孩子。可是,我真的怕了,我怕我没有能力照顾你,还要让我们的孩子也生活的水深火热。我想给你幸福,可是却让这幸福变成了一个灾难场。你那样呆滞看着我的眼光总是让我心疼。
我现在终于清醒了,我终于知道我没能力给你幸福,我爱你,小朵,可是我真的必须离开你了。茶几上的存折使我们最后的一点存款,你拿着回家去吧。你都那么久没回家了,你父母一直都很想你,他们会原谅你的,也请你原谅我,不要再恨我。因为你穿着这种高档衣服时真的很美,这才是适合你的生活,忘了我吧。——霍群
“哎,林小姐,林小姐”,我赶忙的擦干我的眼泪,对上那个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人,是啊,今天是1月5日,我已经回家四个月了,这是我的第十场相亲。只是这是这四个月来,我第一次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是因为我面前的这个男人长得太像霍群了吗?
“林小姐,我想我们需要了解的更多一些,但我待会儿还有个会,能约个时间下次再见面吗?”我有点惊诧地看着我面前的这个男人,这还是十次相亲以来头一次有个男人想再约我。
我受宠若惊地点点头,说了一句“好”。然后我看着他点头微笑离开,我在这家咖啡厅坐了好久好久,我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只是觉得像梦一般。
我回到家已经很晚,妈妈立刻围上来问我怎么样。对于我这个叛逆的女儿她没有一点责怪,而是一直为我操劳。我不想要去相亲,可是我知道她虽然什么也没问但把我的颓废都看在眼里,所以我不能再伤害她的心了,我们都太累了。可是人去了,心还是空的。别人问,我“嗯,啊”的回答,试问当下谁会想要找一个27岁的无业女青年且面瘫呢?可今天出现了这样一个人呢。可我还不想和母亲说,我怕她以后再为我失望。从我的复杂表情中移开视线的母亲叹了口气,说道:“明天得赶紧安排第十一场相亲了。”我听得一跳,赶忙阻拦道:“妈,他约我再见一次。”母亲暗下去的眼睛明显又亮了起来,“小朵,真的啊,那下次再见可得好好打扮打扮,明天妈再陪你买几套衣服去。对了,他是在哪工作的,多大了,你和妈仔细说说……“
第二次见面他约我在游乐场见面。他问我要不要坐旋转木马,我点点头。我坐在木马上,周围的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我突然觉得头很晕,很是恶心的想要往外吐的感觉。我猛的摇头告诉自己不是这样的,都过去了,可是我的泪水拼命地划过我的脸颊。他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林朵,你没事吧。”我猛然觉醒那是我的一个梦,我开始不知所措起来。下了木马后,他又是一脸的焦急询问,我似是而非地应答着他。我的身体飘荡在最高的那层云朵中,我的身体还是洁净的,我的心也和这朵朵白云一样干净。
我们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见了几次面,谈不上彼此多有感觉,但不排斥。我不知道我是否准备好重新开始,或许今天我该做出决定了。临出门前我抚过那件衣服,它还是那么的柔软、舒适,却没有半点温度。我毅然的穿上了一件略显臃肿的羽绒服,走出家门,抬起头时才发现,原来下雪了啊。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乌鸦的情歌和童话
下一篇:那年同桌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