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那年同桌

时间:2015-04-29 22:38 来源: 作者:小彦子 阅读:
                                                                                        那年同桌
米亚18岁,在旬河一中读高中三年级,《十八岁的天空》是米亚爱极了的电视剧,也是她那半年间唯一看过的电视剧,她喜欢剧中那群和自己同龄的年轻人的率真和勇敢,那些追梦者的执着和坚定,还有那仅属于青春的甜蜜的依恋。
  高三的生活单调但也充实,忙碌到不留一点缝隙,家长、老师们在“一切为了学业”的理念的指导下为学子们做着全方位的服务,积极备战,只为高考一搏。米亚所在的班级身为旬河市最好的理科班级,升学的压力无形地包裹着每一个人,住校生挑灯夜战,走读生外加小灶,他们忙碌辛苦、三点一线、目的明确,方向清晰。
  三月里的天空,湛蓝澄澈,阳光暖暖的、春风柔柔的、小草懒懒的,窗外草长莺飞、柳絮清扬,远处的山川悄悄苏醒,孕育着无数生命的蓓蕾,在这样的季节演绎着充满生机的五彩世界。近处的旬河岸边,机械车辆呼啸而过,与静静流淌的河水相逢于河湾转眼就消失了。可是窗内却坐满了抽不出片刻暇欣赏风景的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是这段生活最真实的写照。其实,米亚偶尔也会趁着下课的间隙瞄一眼窗外风景,心里顷刻间就痒痒的,多希望自己可以跳出窗外,消融在这春光里,可米亚还是忍住了,她知道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春光年年有,来年花更红“米亚这样想到,也许…….
“三模成绩出来了,根据大家考试情况、本着优势互补,合作竞争原则重新调整了座位,下来换换啊。”班主任的声音那么熟悉的映入耳帘,一张张印着成绩单的纸片飘飞在教室里,在全班同学的期待中淹没于书籍如山的课桌。这个时刻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万家忧乐在眉头,乐观的开始得意微笑,悲观的再次满面愁容,内向的只看不语,好动的早已交头接耳,米亚看着大家的样子突然就很想笑。短暂的沸腾瞬间又归于平静,换座位挪桌子又将这平静推向喧嚣,米亚看看自己桌旁,左边李丽,右边隋一鸣,又是两同桌,看来还得继续自己夹缝中生长的日子啦,不过坐中间倒是挺能催人进步的。
时光飞逝,岁月在老师的上课、下课、作业、讲题、辅导,在同学们看课本、做试卷、进行专项训练中悄悄溜去。一次次模拟考试,李丽总是遥遥领先,米亚稳居重本线上,唯有一鸣忽上忽下,飘忽不定,相对于身边的学霸,说他是学渣也不为过。一鸣总是笑着抱怨到:“唉,和你米亚这种人坐一起实在太吃亏了,换个同桌,我也算是佼佼者呀,想当年我也是雄姿英发,羽扇纶巾,多少同学好友拜倒在我骄人的分数之下。”
 “没关系的,超过我呀!超过我,我就拜倒在你的运动裤下。”米亚乐呵呵地比划着,只留一鸣一脸的嗔怒,她知道他又会几节课不招惹她,埋头于书山题海了。一鸣的家就在这座小城,清晨越过旬河大桥步行三分钟就到学校,开始一天的学习,米亚家住小城郊区,为了方便选择住校,每天往返于宿舍教室。米亚总是很早,一鸣偶尔迟到,一鸣的迟到会招致米亚的数落,但看到课桌上米亚帮他翻开的早读课本,一鸣就满心愧疚又满含感激。大概是春困,也或许是长久缺觉实在太累,一鸣又一次迟到,不巧班主任已到,正遇上一鸣座位上空着。
  “隋一鸣没来?”
  “他肚子疼,好像去厕所了。”
   班主任看了看桌上摊开的早读课本,没有说话,米亚满手心都是汗,心里忐忑极了,自己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为什么要撒谎?
自习快下了,一鸣飞一般冲进教室,“老班来没?”
“来了!”
“完了,今天又要被罚值日了。”
“不用了。”米亚没有解释,可是同桌之间的默契就在于即使米亚不解释,一鸣也知道是她帮他撒了谎。
“谢谢,谢谢......”一鸣掩饰不住的谄媚、真诚和得意,米亚却好生气。
高中生活的尾巴注定辛苦、忙碌、疲惫、充满压力。米亚的生活简单极了,三点一线,本来就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女孩子,愈发的安静了。一鸣有时候能听见米亚的笔尖快速划过书本的声音,便偷偷转过头来逗米亚说话,或者请米亚讲题,每天面对书山题海,将要溺死在知识的海洋里,确实是一件烦闷的事情。念书的乐趣不仅仅在于知识本身,更多的是却是那些和你一起成长的人所赋予无限快乐和享受。米亚乐意担当讲题者的角色,耐心细致地解说,循循善诱地帮助,与此同时也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夸奖和崇拜。时而米亚也会提醒一鸣某个老师作业的期限,课程表的安排。课间之际也会聊些体育新星、明星八卦,学校老师,街道见闻、传奇笑话,不过这些方面一鸣知识渊博,米亚总是听者。“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李丽探过头来,做了个鬼脸,然后坏坏的笑了。纯洁的“革命”友谊流淌在青春的岁月里,如花的笑靥绽放在年轻的脸庞上,清脆的笑声调节着教室里紧张而略带沉闷的气氛。
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每年的6月7日、8日,是多少个高三学子盼了又盼、等了又等,充满期待而又忐忑不安的日子,于这群十八岁辛苦奋战的学生而言,没有比这两天更重要的日子了,这就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尽管许多年之后我们会慢慢体会到这一刻也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严峻。
机会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偶尔也会带给人意外的惊喜,李丽,米亚如大家所料考取了心中的理想学校,然而隋一鸣却超常发挥,和李丽考进了同一所名牌大学。米亚笑着祝福一鸣,这一次,一鸣却谦虚了:“没有了你的帮助,我又怎么会考上?”像是感恩,又像是得意,那说话的语气,那脸上的神情却掩盖不出其中的真诚。看着一鸣的样子,有点二,却极可爱,米亚想笑,却又忍住了,当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米亚怦然心跳,满脸通红,只好仓皇逃避。
那一天,知道一鸣要走,就要离开他们一起成长的小城了,米亚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想想曾经嬉笑玩闹的伙伴从此再也不会走进同一间教室,再也没有机会霸道的占其半张桌子睡觉,再也不会在他低头不听讲时帮其看老师了,再也不会……种种情景,米亚留恋,不舍,其实她多想知道一鸣会不会留恋那段时光,但她始终没有勇气问起,只好借着火车的站台再望一眼离别的背影。
我牵挂的人啊,我亲爱的伙伴,祝你一路顺风,你笑着道别,还是那样顽皮的样子,可是你会不会懂得你那清秀的脸庞、清瘦的身影早已镌刻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们忙碌奋斗的青春里挥之不去的记忆。
 大学的时光真的很快很快,从最初的新鲜、好奇、激动、兴奋到后来的完全的适应、习以为常,米亚认识了许多同学,朋友,只是大学里不再有专门的教室,不再有固定的同桌了,甚至每个人的目标和生活也逐步有了差异。有人沉浸于游戏的快乐之中,有人执迷于图书馆的书籍当中,有人热衷于各种各样的活动,有人依旧坚持以学业最重努力据需深造,当然也有人觅得知己、携手漫步校园。每当情侣们一路幸福地扬长而去,米亚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一鸣的身影,仿佛大家都还在高中时代,她想他上那么好的学校,那里一定也是美女如云的了。上网之际,米亚会去看看一鸣的头像,随着一个“在“字开始,米亚和一鸣会聊很多话题,过节之时,彼此都会发一条祝福的短信,米亚很开心、很满足,她觉得他应该还是记得她的,真好!米亚更加有信心了,她更加紧凑的安排了自己的生活,舍不得荒废半点时光了。米亚想:等我像你一样优秀的那天,我就鼓起勇气告诉你曾经有一个女孩傻傻地暗恋着你,那个女孩就是我。
米亚在大学里的表现越来越好了,学业优异、待人友好,在大型的比赛或活动中也常让同学们刮目相看,尤其是米亚流利的外语让许多同学折服。大二时,学校有一个两年的留学交换项目,米亚受学院推荐,果然不负众望,成功竞选。可是一想到这样出国了,以后能见到一鸣的机会就更少了,米亚却好难过。
“一鸣,我要出国做两年的交换生了。”米亚满心期待又满怀忐忑,兴奋地想象着电话那头清秀的脸庞上该流露出怎样的神情。
“我知道你们那个交换项目,听说很牛的,你好厉害,祝福你哦。”
“我有点不想去。”米亚心中有些失落。
“为什么呀?”一鸣很惊讶。
“因为......没有为什么啦,那你赞成我去吗?”米亚还是这样文静、内敛而羞涩,她不懂得怎样直接地去表达内心的想法。
“当然赞成,明天我去机场送你。”一鸣轻松地讲道。
米亚对自己的勇气失望了,她想表达的终究还是没有说清楚,只好决定送别的时刻,再次相逢时好好把握机会。
 米亚要走了,收拾了行李,把自己打扮的青春洋溢、淡雅芬芳,说话的样子里还是透漏着一股稚嫩,一身简约运动装,更显得潇洒利落了。离飞机起飞的时间不多了,米亚焦急的等着,粉红的信笺都快在手心里攥出汗了,她想他一定会来的,一鸣没有骗过他。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米亚的心情由焦急变为失望了,也许他不来了,应该有事情耽误了吧。
 突然,有一个身影那么熟悉的闪到了米亚的面前,米亚激动的站起来,欢呼雀跃地迎上前去。陪着一鸣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孩,熟悉的面容,熟悉的身影,漂亮时尚了许多,不是别人,正是李丽,米亚意外地看着眼前的这两个老同学,慌忙地攥紧了手里的信笺。
 李丽赞许的对米亚说:“米亚,你真了不起,能去哥伦比亚那么好的大学当交换生。这是我和一鸣买给你的礼物,在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哦。”米亚本想把自己的信笺交给那个令她期待已久的人,可“我和一鸣”这几个字早已映入耳帘,刺痛着米亚的心,看着李丽和一鸣并肩而立的和谐,她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失望和伤心随之从心底流淌到脸上,掩盖不住。
“飞机要起飞了,我要走了,谢谢你们这么远来送我。再见!”米亚笑着挥手道别。可是那笑容却在转身的刹那收敛成两颗晶莹的泪珠。飞机飞出了地平线,米亚捧出了那个信封,看着粉色那些表露心迹的文字:“一鸣,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可以与你并肩伫立,可不可以携起你的手,做你乖巧听话的女友?”米亚忍不住泪水滴落在那字迹上,浸湿了粉色的信笺,也冰冷了一个少女暗恋的心。
原来同桌的故事里,有你、有我、有她,后来的后来,我就多余了。不过这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厢情愿青涩的懵懂让我学会了付出,也促使我变得优秀,还是要说声谢谢,那年我的同桌。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归途
下一篇:偷看书的孩子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