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原创 > 正文

再来一首啊大舅哥

时间:2015-05-19 17:22 来源: 作者:查干路思 阅读:
再来一首啊大舅哥 “大舅哥”的姓名不方便透漏,总之他是一个待人诚恳,菩萨心肠的老好人。他喜欢玩各种游戏,或许可以说他生来就是为了游戏,他的人生就是游戏人生。现代年轻人喜爱的网络游戏全是他的心爱,有个老师说:他看见过一会怪事,有一次他找他的学生,进了一趟游戏厅,学生没找到,却看见“大舅哥”坐在那里跟一大帮小孩子一起玩拍打的那个游戏机,那兴致之高无与伦比。他也喜欢夏天在篮球场上和各小队、各年级、各部门比赛后胜利的滋味。因为,输掉的一方会请赢得一方吃一顿美味的大餐,因此他对这些总是乐此不彼。有一次,理科组和文科组要举行比赛,理科组找了体育组组长当教练,训练了很长时间。我们也找了体育组新来的篮球专业毕业生,学习基本功态度积极。比赛当天人家教练在场,我们的教练肯定出去谈恋爱了吧,联系不上了。紧急关头,“大舅哥”毛遂自荐,当上了文科队主教练。结果可想而知,那次比赛,我们输了四十分。古人云输赢乃是兵家常事。这本该与我那“大舅哥”毫无关系。但是,现在想想这或许和我这个“大舅哥”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全场比赛“大舅哥”总是喊那两句话:“跑啊!快跑啊”。这没有错,比赛就等同于跑步,不跑怎么可能胜利呢?是吧。 “大舅哥”有个小癖好。那便是酒过三巡后定会“表达心意”--唱歌。当时,有的人会笑话“大舅哥”喝浓茶也会醉,还要唱歌。对此,我不以为然,他只是纯粹的喜爱唱歌而已,跟醉酒无关。大伙儿都知道他有个如花似玉的妹妹,还没有对象,所以这些光棍们都很敬重他。年轻老师们总是变着法子让他高兴。 “大舅哥”的歌堪称美妙。当他兴致一来,蒙古族长调便是他的拿手好戏。《小黄驹》、《竹鞭子》等等经典的长调歌曲我们听的多了,都差不多学会了。唱歌固然是一件好事,不过,每次唱歌他必须要唱双数,两首或四手等,这是蒙古族原有的习俗。别看他唱歌的时候大多闭着眼睛,专心陶醉的样子,你如果不认真听火者搞小动作找人碰杯喝酒,乱说话,“大舅哥”当场就会来气,大声训斥并且不听任何人的劝告将酒桌掀翻拉到。我们深知“大舅哥”的脾性,所以会尽量宽容他,这反而是“助纣为虐”了。 因为大家对此心知肚明,所以都要显得很尊重他。作为酒席主持人,首要面对的就是按照在座人员辈分情况,安排“大舅哥”唱歌的次序。只要“大舅哥”开始唱歌,无论是谁都要注视他的眯起的眼睛或宽厚的嘴唇,以示尊重。此间不得出现窃窃私语、碰杯饮酒、私下夹菜现象,尤为注意的是,离席上厕所等粗鄙行为。 即使他所唱的歌曲是听了很多次的歌曲,大家也都要表现出不厌其烦的表情,对其进行赞颂。接着大家鼓掌欢呼,求他唱首《嘎达梅林》 ;唱完《金杯》以后,大家请他再唱一首他新学的或最拿手的歌,用来对上此前唱的第三首歌曲。 “大舅哥”越唱越来劲,其调也愈长,脸上充满了幸福,如同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三军的元帅,个子也很高,从高处傲视酒桌上的小年轻们嬉皮笑脸,恭维拍马屁的喜人场景。 尤其是体育组的宝兴少爷,不断地给“大舅哥”斟酒,以各种说道对其敬酒劝酒,好话说尽,想当小舅子的意愿如此地明显。 等酒席结束之际唯有“大舅哥”一人被捧的九天云霄之上,而酒桌上其他人则受尽折磨,不胜厌烦。然而奇怪的是即便如此,大家还是显得兴高采烈。可见人的忍耐力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可以变得坚韧无比。 忽然有一天来个晴天霹雳,“大舅哥”如花似玉的妹妹跟一个开饭店的小老板结婚了,美梦总是很短暂。由于我们都有事,谁也未能参加她的婚礼;有那么几个人将请帖撕得稀巴烂。 那天大家又去打球了,还是要聚会。大家的意见如此之统一,因为晚上大多都有课,所以嘱咐服务员,主食和酒菜同上。 宝兴少爷坐在主位发话道:咱老蒙古不要总唱《金杯》《银杯》,那是一个民族及时行乐、麻木不仁、消极心态的表现,几辈子人一喝酒必唱《嘎达梅林》,感慨激昂,豪情万丈,出门就变得狗熊样子。今天大家伙儿,谁也别唱歌。闭口不谈工作,喝酒吃菜早点回家睡觉去。 “大舅哥”惊的目瞪口呆,像瞅着陌生人那样无助的眼睛很是可怜。双手握着酒桌边,等了很久,没人说话,依旧吃的有滋有味。他的双手颤抖好久却没有掀桌,悄悄起来回家了。 从八项规定实施以来所有人都得服从党的意见,下班就跑回家,再不能铺张浪费,因此“大舅哥”参加饭局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了。再后来听说他大病一场,想想就知道那么多气没有办法发泄,憋着肯定会出事的吧。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134)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