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年诗词 > 正文

中国青年诗人大展(3):诺布朗杰、罗耀、牛冲、高源、彭千郡、

时间:2017-01-23 10:57 来源:青随网 作者:admin 阅读:

诺布朗杰:原名郭开喜,藏族。1989年12月17日出生在一个叫勒阿的偏僻小山村。偶有文学作品现于《散文诗世界》、《贡嘎山》《山东文学》、《飞天》、《格桑花》、《西北军事文学》、《甘肃文苑》等刊物。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学员。

 

献辞:身世

 

佛光普照,我猜测那座庙宇的名字
双膝跪地,在我闭眼的瞬间
夜晚突然在我心头降临
为此,我必须点一盏油灯继承香火
 
那些尾随我身后的朝拜者
念着唏嘘的咒语,也纷纷在佛像前跪下
他们嘴里吐出来神秘的咒
在寺院周围隆起,越过寺顶结了的白霜
 
旌旗吹动,佛龛里的佛一语不发
红佛绳下,祈祷者如云
我苦闷于一只海螺的戛然而止
祈祷者如云里我仍猜测那座庙宇的名字
 
其实,我早该问一下加木样大师
是谁把我们带到苦难的人间?

是谁把我们的身世藏匿在佛的眼睛里?

 

罗耀,九零后。作品见于《中国文学》《大巴山诗刊》《中国中学生报》《未央文学》《泸州日报》等。现就读于四川文理学院中文系。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学员。

 

怀山祭兄

 

细雨时我参与屋檐外的樱桃成熟,擦除泥印中的脚步

茶具生垢,鸟声也锈成你已所知的程度

这些年来,我因此已经累得失手,坠毁天台上的花束

我恐怕这里平静得太久,一些东西,已经滑溜得

没有一生的功夫不可跟从

我也害怕太美好,顺意就可以爬上云端,顺心

就慢慢走上去,走上去,如你所知的高度

却也慢慢地,丢失你,丢失你沉默的祝福

这些年,一些不可知的事情反复翻折我的情绪

到最后,我会甜蜜得越深邃,也越暴躁

不过兄,你且放心

对现在的事情,我爱得足够的浅

明天我将搬去河边的居所,六月的末尾

我专门花一天的时间,来思考落日的萎缩症

好消息是,雨季过了,这条河流嘶哑的长势

也即将痊愈

 

牛冲,1991年生,河南项城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中国诗歌》《延河》《飞天》《牡丹》《海峡诗人》等刊物,曾参加2014《中国诗歌》新发现诗歌夏令营,

 

 

活术

 

那个小贩,那个站在暮色中的小贩

必须用满是油污的手

托起生活的形而上

下坠的词语像天桥上的人群

交换的彼此的沉默

是时候卷起袖管擦掉汗水了

是时候加快速度了

只有这样,沉默中的生活

才会升华,像书中的形而上一般

让知识分子看到,歌颂,同情

甚至引起他们的注意

 

高源,笔名蜜蜂听雪,1993年9月生。现已在《诗刊》、《儿童文学》、《新作文》、《当代学生》、《作文周刊》、《复兴诗刊》、《琴岛诗报》等刊物上发表作品。 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学员。

 

不是田野不说话 
   
如果你在听 
微微的失落就会被风填满 
这春天的 
最柔软的诗人 
会用寥寥几字模糊地 
向你表述温暖 
   
安静地认认真真站一会儿 
或者坐在一朵 
低垂着紫色的野花身旁 
每天听到的,琐碎的灰尘 
会静默沉淀下来 
你将呼吸到新鲜的,富有哲理的声音 
就像擦掉所有的字 
回归白纸的简单 
   
其实 
孤独,只是一个没有人领养的弃儿 
不管路有多远多坎坷 
你都是自己可以依靠和倾诉的伴侣 
在这里,如果闭上眼睛 
你将翻动风走动的充实 
   
如果你在听你会懂得 
不是田野不说话 

 

乐宣(Yue Xuan),这个小学六年级女生,我再也捂不住了。 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学员。

 

小熊也寂寞

 


小熊静静地坐着
和我一起
窗外只有蓝天和白云


小熊和我
坐在高高的大楼里
陪我一起孤单
和我一起寂寞


我也不想去外面
我怕我走
小熊更寂寞

 

彭千郡,于2014年5月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诗集《以梦为马集》。这本143页的诗集封面由著名作家莫言题写书名,诗人萧开愚作序,目录后还有帕慕克、莫言、舒婷的赠言。 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学员。

 

 

礼炮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

他就去参加婚礼

 

她不知道他古怪的名字

从哪首唐诗里来

他说是父辈俗气的期待

她不知道他卧蚕下的口罩

是不是为了保护那些脆弱的首饰

他说在这个闭塞的城市

一切都蔓延得太快

 

对于这个城市她什么都不清楚

所以他得告诉她

这里一切都很贵

这里只能买小小的房子

所以他得告诉她

如何假装这是一只戴了很久的戒指

 

她似乎对这个城市以外的事情

一清二楚

她似乎很确定

自己的名字从哪里来

 

那么

从此以后,很久都不再来香港了吗?

 

是的

对于香港来说,很久都不再来了

对于他来说,永远都不再来了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

他就去参加婚礼

婚礼不是他的 

香港也不是他的

 

最后这个客人是他的

 

这其实也是她

此刻唯一确定的事

 

车窗外全世界的辉煌飞速倒退

她耳边响起婚礼的礼炮

她就在这礼炮里痛哭失声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