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年诗词 > 正文

中国青年诗人大展(4):余幼幼、玉珍、星芽、朱来磊、唐致水

时间:2017-01-23 10:59 来源:青随网 作者:admin 阅读:

余幼幼,90后诗人。荣获2009年度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2010年度90后十大先锋诗人排行榜第1名。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诗刊》等几十个刊物及选本,连载随笔《幼女要革命》。 

 

骨头

 

人体有206块骨头

是不是每一块都有名字

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

是不是每一块都潜入过

别人的梦境或身体

 

率领它们去闯荡

与命令它们折返的

是哪一块呢

悲伤的那一块

和高兴的那一块

相隔有多少距离呢

成为女人的那一块跟

成为母亲的那一块

是否是同一块呢

 

比起我们拥有相同的骨头

却不能拥抱的事实

我的疑问

还远远不够多

 

玉珍:90后,写诗,散文,偶尔小说。喜欢自然,安静,作品偶见《人民文学》《诗刊》《天涯》《星星》《诗歌月刊》《读诗》等。获第六届张坚诗歌奖年度新锐奖,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年度新锐奖。出版诗集《喧嚣与孤独》《数星星的人》(2016年7月最新诗集)。

 

命大如宇宙

 ——死亡曾想带走我

 

越来越不爱打扮了

——没有可供取悦的世界

我的活着只是活着,缺乏可悲的修饰

 

一个人拉着东风在旷野里跑

口袋张扬如巨大的洞穴

没有时代可毁灭我,没有绝望如野草疯狂

 

死亡曾从我面前走过,在一片废墟之下

命运活埋了我们一家,6岁

我独自从黑的深渊中回来,到妈妈病床前

看纱布溢出鲜花般的红,死亡曾从我身边走过

但死被我弄死了!——

是谁保佑我活得如此坚硬?

 

每当我嚼着夜色

像只黑猫蹲在秋风的草垛上

星空——

那绝望的情怀扑向我

我听见浩大的人世发出哀号

但没有眼泪流出来

 

我是个命大如宇宙的孩子

面对死亡也失去了哭声

 

朱来磊 、男、90后,河南永城人,作品散见于《延河》 《山东文学》 《河南诗人》 《诗歌月刊》 《天津诗人》等,首届元诗歌奖获得者。

 

随想曲

 

(古诗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一尘不染,在人间行走、出世,结婚、生子

庄周梦蝶,蝴蝶也梦见在山上砍柴、浣洗

骑青牛、著书立说的庄周

一场被强行赋予的轮回

在人间化作几粒微弱飘渺的流光

 

穿过喧嚣的闹市,人群焦灼

如盲目的野生草鱼惊恐的向前方涌去

斑马线上休止的音符闪过冷漠的足迹

在一大面玻璃窗面前,战栗

倒映的影子静止不动

 

阳光落在一张张酣睡的面孔之上

它们行走、抑郁,敲打空荡的音符

深入梦境。如同

观看枯燥的黑白电影。世界微妙的绷紧

暗色丝线,脆弱的神经匍匐前进

蝴蝶停在地表,螃蟹横行。

 

如同佛陀伟岸,如同手捧圣经的摩西

如同雕塑屹立在冷漠的人间

我从人间烟火中飘过,不垢不净像魂灵般

踏上螺旋旋转的路途,并且含蓄的

窥视——世间种种。

 

星芽,本名:饶佳,女,1995年生,安徽黄山人。作品见于《诗刊》《西部》等期刊杂志。入选《2015年中国诗歌精选》《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年度选本。曾获第五届光华诗歌奖,第二届元诗歌奖。参加第七届星星诗歌夏令营。

 

生死录

 

大舅入土的前一天晚上

由喜鹊负责给他穿寿鞋

喜鹊刚刚把我生下来   就走上金珠西路去了

也不知道人死后的灵魂

是不能够追赶的

 

我听见面粉里传来狗吠

确认给大舅送去的包子还没有蒸熟

一定要让那些活着的动物

在亲人的恸哭中销声匿迹

除此之外   家里人都不在意拿手去拔坟地周围的杂草

让大舅的新房子与他生前的脑壳一样

光不溜秋的

听说他很喜欢抽新疆的莫合烟

但是我们都没有多余的卷纸

只能去点燃周身遍野的映山红

 

记得二十年前   大舅倒掉的那一刻

突然把喜鹊肚子里的我吓哭了

然后才接触到人间光明的天地

他们都夸我是个懂人情的好孩子

 

唐致水,1995年生于四川内江,重庆交通大学在读。曾获得第二届元诗歌奖。

 

午后硬坐

像茄子一样混沌,午后的线条
编出慌乱的罗网。你退至南方,边界处
喑哑的风,嗫嚅一番土地的新形体
比起远眺,无穷的障碍更为有趣
    非寤非寐,亦非呻吟
你启动轮毂里的漩涡,没有对象的呓语谈论
听加速的鸡鸣报忧,多足虫的苦役重负
水,从碗底盗走衰败的方言
而兵马横流的人间,你笑纳的和平庆典
又值几何?那是勉强闪烁,却灰暗的成绩
陈列的时机早已消失,来者势不可追
你只咀嚼有名无实的山谷的片影
吟咏它寝息的内核。整日宠幸烟卷
用僵直的食指敲打膝盖骨,跳跃的胡须
隔着女墙引诱柔枝。你仿佛来过
它们记得,你像茄子一样糊涂地上桌
历史与现实皆败坏了。一些手臂不见经传
将枯的叶,接住从前陌生的旅途
——老死不相见,好比一份不朽的遗产

2016.8.26 给父亲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