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年诗词 > 正文

中国青年诗人大展(5):朱恋淮、肖云、杨永超、梁永周、郭林杰

时间:2017-01-23 11:00 来源:青随网 作者:admin 阅读:

朱恋淮 男  1994年生  湖南浏阳人 汉族      出版诗集《虔诚之温柔》(白山出版社)作品散见于《中国微型诗》《长江诗歌》《水仙花诗刊》《零度诗刊》《京津冀文化网》《散文诗世界》《长石家乡报》《诗文杂志》等微刊纸刊网络新媒体中。曾获第二十八届“虞姬杯”二等奖;贵州作家网“2015年度100强作家”;《南边文艺》全国征文三等奖。

 

 

三月底部

 

在三月底部接受云和月祝福

等到一把活动扳手拧开它身上软组织

春天的手臂正在触皮而行完成抚摸

藤条、糖衣、黄花

工兵锹镐还在,它由三月底部升起风

刮绿草皮,野兔,沙葱,受孕此地阿拉善春天

像是成年的鼹鼠拆断野草根,

从伤口处生长,从颅内生长

春天悲伤和理智,温存一丝暖意

天不会太高,地不会太远

 

肖云,笔名:剑路情风。湖北荆州人。现为绝句小说学会(筹委会)常务副会长、惠州市左岸风文学社会员。作品散见于《博爱》、《山东文学》、《微型小说月报》、美国《伊利华报》、苏里南《中华日报》、印尼《讯报》、《台湾好报》、《荆州日报》等报刊,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获第六届中国校园双十佳诗歌奖等征文类奖二十余次。

 

 

秋收速写(组诗)

 

◎收稻子

他毫不费劲地扛起一捆稻子

就像抱起自己的孩子一样

稻子比日子轻、比孩子轻

却使得他的背,弯得更低了

 

田埂很窄,野草一路打劫

但他走得比风还快、比云还快

这一路,他一直默默地祈祷

“老天爷,不要下雨啊”

 

◎打谷子

他把稻子堆起来

一座山就立起来了

他在打谷机旁

把稻子一捆捆摁进日子里

看着它们在压迫中喷涌而出

 

落得近的是稗子

或是没有米粒的空壳子

落得越远的

就是他外出的孩子

打谷完毕

他总是努力地寻找每一粒谷子

就像寻找那些孩子们一样

他找得是那么仔细

害怕会遗落任意一颗种子

 

◎稻草垛

没有了日子的秸秆

就干瘪了

就像他一样

 

稻草被垛了起来

他的笑,也被垛起来了

金灿灿的

 

大家都知道

这一年,他收获颇丰

就像他的孩子们一样,赚了大钱

 

杨永超,笔名梁台六爷,1991年生于八朝古都开封,现居郑州,毕业于开封博望高中。以文字为生,以孤寂为伴。待出版作品《507退房》,《红尘劫》。

 

谁更丢人

 

我弟弟该读大二了

一个靠卖身供养自己弟弟上大学的姐姐

一个不学无术挥霍无度靠自己姐姐供养的大学生

谁更丢人

 

老板

 

你看这些摆摊卖东西的

虽然很辛苦

但是很来钱啊

是啊

吃喝玩乐都有了

老板来十串腰子

原来他们不是摆地摊的

他们是老板

 

梁永周,1992年12月生于山东莒县,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于《诗选刊》《诗歌月刊》《星星》《湖南文学》《中国诗歌》《山东文学》《边疆文学》《四川文学》等;第五届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学员。

 

在幻象中重读一片草地

 

从莫名写到莫名的旅行
都重温着一些潮湿,比过一场大雨的浓密
这阳光生来的就好
这低草难堪的命运
誊写出了一个恶化的肿瘤
一个草原的草被多少生灵向往过
从不情愿到不情愿的生死
它的反叛从来都无言

那深层次的土
不会再养出这些个入不敷出的
傀儡

这个夏天
所有的水道被说服
所有的土都长在草上面
所有的,我都视而不见

 

有些东西,一遍总是不够刻骨

 

郭林杰,郑州大学文学院本科在读,有诗歌见于《中国诗歌》《东方诗刊》《威宁诗刊》等。

 

雾十行


早起的雾是牙刷上的水
是一天的我,和路上很多的我

蝉鸣的季节,谁都需要空调机
凉风在城市地下过道里穿上流浪

我听见呼啸,听见风雨欲来
听见所有低头行走的尸首,夜半呐喊

把车开进雾里,让山路封道
疑问将在一座山下得到解答

雾散了——
远方的河,流水淙淙

 

秦帅:1996年生,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元诗传媒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星诗月刊》《诗歌周刊》等刊物,现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

 

偷窥与欲

 

零度以下凝神的瞬间

便丢失了几百公里温热

唯一还在耳边的是后院的鸽子

和三十年的船帆,连带着

上面密密麻麻的咒语,都是绿荫

绿荫像是一股气味干瘪的

渗了出来

 

我在墙的背后

躲着,奔跑着,像个古老的玩物

鸡场在我背后,雷电在我背后

一切友好的气氛都在我的背后

我被挤压着

像是母亲的乳房和女人的香水

一起悬挂在空瓶子里

我窥视,他们说这样子是丢人的

 

独木舟在水上滑行

我在墙后整齐的码着母鸡的蛋

望着巨型的望远镜

连着他们和我,是一整片夏天

微凉的石头,和母鸡们挺起的胸膛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