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年诗词 > 正文

中国青年诗人大展(6):路攸宁、彭晓杨、陶玉帅、大树、吴雨伦

时间:2017-01-23 11:01 来源:青随网 作者:admin 阅读:

路攸宁,原名潘凤姸,1996年生,四川万源人,作品见于《诗歌月刊》《四川青少年作家》《巴山文艺》《达州日报》,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

 

桥上,桥下或我们

 

我们站在桥上,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恋人,考试,新上映的电影

偶尔也谈论哲学与政治

我们做了很多年的朋友

彼此交换的话题越来越多

甚至允许开露骨的玩笑。但

仍旧无法相互喜欢

 

河面宽阔,流水无声

一些洁白的石头裸露出来

这些年,我们都学会了安分与沉稳

像桥下的河流,沉淀了体内的沙粒

很多时候我们都用来领悟与思考

很多想法也不再逢人就提起

 

慢日子似乎不需要计算

从云卷到云舒,桥上的风吹了很久

我们用不同的手机拍相同的风景

天气与光线不偏爱任何一方

这一次,我们都放弃了添加滤镜

接受真实,远比构造完美容易

 

彭晓杨,男,1996年生于安徽颍上。在一些刊物上发表过诗。

 

生活

 

去面试路上

堵车

司机放的广播里在报

每种时令蔬菜的价格

它们

涨价了吗

 

妈妈

 

陶玉帅,在校大学生,曾获得河南省首届元象诗歌奖,第四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邀请赛诗歌类优秀奖,散文类优秀奖;2016邯郸大学生诗歌节二等奖。

 

提起人烟稀少

 

人烟稀少是幅画面

没有人,脚印也是不允许的

没有植物,偶尔有一株也是垂死的状态

风,鲁莽的卷起黄沙

不停的吓唬那些想要飞过此地的鸟类

提起人烟稀少

想起来的也无非是罗布泊,撒哈拉等荒凉之地

这本来和乡村毫不相干

但我今年暑假回到我小时候生活的乡村

发现很多老人都去世了

很多年轻人也都拖家带口去北上广蜗居

这里种过花生也种玉米的黄土荒芜

这里生长水稻也生长麦子的田地荒芜

野草统治了这里,它们在地下建立起城邦

我突然可悲的想到

若干年后或许别人来形容我脚下的这片土地

也会慷慨的用上人烟稀少

 

大树,男,95年生,原名孙胜,江苏淮安人,漂石笔会创建者,作品散见《中国诗歌》、《风流一代》杂志、《都市晨报》等刊物。曾获得第六届中国校园“双十佳”十佳诗人奖。

 

蹲着洗澡的父亲

 

过去,父亲有我的二十年里,他总是蹲着洗澡。

他蹲下来,矮矮的水龙头只比他高一点点

一抬头,水龙头的铁嘴巴就压到他的头皮上

猛一抬头,就是铁与铁碰撞的疼

后来再洗澡,他索性低着头。

低着头就安全无虞

低着头就靠近大地,低着头就能看清他

黑色脚趾上肮脏的部分。

他早就习惯了。他是驾轻就熟的,低着头

“田间劳作多半也要低着头的。”他这样安慰我。

我心情沉重,站在墙边暗下决心

粗壮的水流冲击他的头顶,水声沉闷、迸溅开来

我看见细的水流奔向别处,

更细的水流奔向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没有秘密。胳臂是松垮的

大腿是瘦弱的,腹部没有马甲线和块状肌肉

后背扛过庄稼,肩头塌陷,可以蓄水。

我由此承认他老了!毛巾、肥皂和水一起合作

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蹲在一个瀑布下面

肉与肉拴在一起,整个身体的清洁

全凭水的撞击。他用后背接水的时候

双手在后背扑腾,像落水者一样慌乱

我忍不住蹲下来给他洗背。干毛巾越老越锐利

擦出他身上的血来。我用手指去触碰

那些血痕,那些红色的衰老的轨迹

他蜷缩的身体,竟也因此颤栗了一次

 

而十几年前的某一时刻。我站着和他蹲着

还是一样高的。水龙头下,

我们第一次一起害怕同一个

鲜明的疼痛。

他用毛巾沾水,擦洗我的

脖颈、嘴唇和眼睛。湿润的水雾

立马使我亮了一点点

他抱起我,把我斜放到

他两个膝头所组成的平面上

肉体与肉体的粘连又使我温暖了一点点

他握着肥皂的大手,在我身上

翻转、滑行、用力磨擦。从头到脚的、

他给我洗澡的过程,与母亲撸下香椿树叶

的过程很像,几乎是一样的温柔

和兴奋。

 

吴雨伦,男, 1995年11月6日生于西安,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电影学专业2014级学生。出版长篇小说《巨兽之海》、小说集《沙漏》、散文集《我们家》(合著)。曾获《美文》杂志举办的全国中学生散文大赛一等奖、第六届包商银行杯全国大学生征文大赛诗歌优秀奖。在《诗刊》《青年文学》《诗潮》《延河》《读诗》《新大陆》等刊发表诗作,作品被译成德、韩等外语,入选唐名人堂,当选《新世纪诗典》2015年度“十大魅力诗人”,在《中国诗歌排行榜》一书中被列为90后诗人第一名。

 

生日纪念

 

感谢1995年以前的所有人

感谢你们

走出山洞

生火,打猎,生老病死

感谢你们

不遗余力,哺育婴儿

每一代的婴儿

感谢你们

杀戮,战争

发明创造

感谢原子弹

感谢暴君

不然

你叫我如何相信

1995年的意外

 

时间静止的时刻

 

时间静止的时刻

是在

大风吹走一切颗粒

真空般的夜晚

我拿着一盒比利时巧克力

穿过街道

 

突然

盒子被摇开

那些被糖纸包裹着

的家伙们散落在地

路灯下

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

如同一堆迸溅而出的炭火

在真空的夜晚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