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锐访谈 > 正文

见证成长|首届元象诗歌奖获得者之符高殿

时间:2017-01-23 09:56 来源:青随网 作者:admin 阅读:

符高殿,1993出生于海南儋州,现就读郑州大学,2015年2月发起成立“海鹰诗社”并任社长。曾在《中国诗歌》、《当代教育》、《海拔》、《山东诗人》、《北京诗人》等报刊发表作品,曾获“邯郸市大学生诗歌节”二等奖、首届“元象诗歌奖”等。

主持嘉宾

 

燃素,95后,原名赵秋月,现就读于郑州成功财经学院,有作品见于《中国诗歌》等刊物,首届元象诗歌奖获得者。

燃素

元象获奖之后,你觉得对你而言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吗,可以从你想说的各个方面说。

获“元象诗歌奖”,我感到挺意外。首先,我要感谢“元诗歌”,感谢牛哥,愿意不求回报花费如此多精力为“年轻人”创办这个奖项。 写作本身是我抒发内心真实情感、体会的一种方式,很少想通过它能给我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这次获奖,让我得到了挺大的鼓励,对创作也更有自信。对我后期创作起到了间接推动作用。

高殿

 

 燃素

 

在获元象奖之前你获过其他奖吗?

在这之前,我也有获过一些校级诗歌奖项,以及一个不够权威的社会诗歌优秀奖。

高殿

燃素

那之后呢,有没有发表什么,或者得一些奖?

之后,有在一些刊物发表,如《当代教育》、《中国诗歌》、《北京诗人》等。最近刚获一个"中国邯郸大学生诗歌节·二等奖"。

高殿
燃素

你是从什么时候写诗的呢,有什么契机吗?你觉得自己的诗歌理念和写作风格是怎样的,在形成过程中受到过哪些诗人的影响?

我开始真正接触诗歌是在高三毕业,正式进入创作状态在大学期间。接触诗歌是偶然也是必然。我认为任何诗人,都是被上帝选中的人。我接触的第一个诗人是海子,并“一见钟情”。海子是我的启蒙诗人。海子对我初期的写作影响挺大,更多是一种精神的指引,慰藉。三年前偶然在书店买的他一本诗集,一直珍藏到现在。生活、写作中,陷入迷茫时,我常常拿出这本诗集来反复诵读。

我目前还没形成固定的风格。诗歌的意识、观念也一直更新。其中有一点我一直坚持,我崇尚“灵性、神性”写作,我努力把诗歌写得更有意思一些。在近一年,我阅读了大量诗歌。中外优秀诗人、中国第三代诗人以及身边朋友的诗作,都有在认真的阅读。对我影响最大,我最欣赏的诗人有:卡瓦菲斯、卡佛、佩索阿、韩东、于坚等。

高殿
燃素

可以具体分析一下你欣赏的诗人的作品吗,举个例子就好。

我喜欢的诗人中,看似他们来自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写作风格。但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共性。他们的语言都是比较轻松、自然、简单却紧紧抓住人的心。比如卡佛的《蜘蛛网》、《父亲二十二岁时的照片》、《我的女儿和苹果饼》等。

 

蜘蛛网

 

几分钟前,我走到屋外的

露台上。

从那里我可以看见和听见海水, 以及这些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

闷热而宁静。

潮水退了。

没有鸟歌唱。

当我靠着栅栏

一只蜘蛛网触到了我的前额。 它绊进我头发里了

没有人能责备我转身

走进屋子。

没有风。

大海 死一样沉寂。

我把蜘蛛网挂在灯罩上。

当我的呼吸碰到它,我望着它不时地 颤动。

一条精美的线。

错综复杂。

不久之后,不等人们发现, 我就会从这里消失。

 

我女儿和苹果饼

 

几分钟她就从烤炉里给我

端出了一块饼。

微微的蒸汽

从饼的裂缝向上升起。

糖和香料—— 肉桂——烤进了馅饼皮。

但她戴着一副墨镜

在上午十点的 厨房里——一切正常——

当她望着我切开 一块,放进嘴里, 食不知味。

我女儿的厨房, 在冬天。

我叉起一块饼, 告诉自己别管这事儿。

她说她爱他。再没有 比这更糟糕的事了。

我说我爱它。再没有 比这更有趣的诗了。

 

高殿
燃素

在写诗的时候曾经遇到过瓶颈期吗?

瓶颈期这个词,听起来挺有意思。不过我不太习惯用这个词,还没有到用它的时候。我还属于创作的初级阶段。意识、观念还在不断更新,写作风格也没有真正形成。一直在探索,所以还不存在“瓶颈期”这个概念。当然,在探索中也会遇到一些困惑,也会存在低谷。这很正常,这也是继续探索的动力。当有一天,我不存在困惑了,终于弄明白什么是“诗”了,或许我也就不再写诗了。

高殿
燃素

啊,如果不写诗,那你写什么呢?

那只是一种有趣的假设,半带玩笑。不管写不写诗 “诗”都会伴随我一生,这是上帝的安排。

高殿
燃素

那就按照假设说,会考虑其他体裁吗?

我有在尝试 短篇小说 、随笔写作。

高殿
燃素

那这些体裁写起来还合心意吗?

还好。当然没有诗歌这么好玩。不管我尝试几种体裁进行写作,诗歌一直都是我的最爱。

高殿
燃素

你一直在说诗歌有趣,那么有趣在哪你能说说吗?

诗歌本身是一种极其严肃、庄重的文体。我说它有趣,这和我的个人观念有关。我努力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写一些有趣的诗。

高殿
燃素

说起这个,我之前在你朋友圈看过你发的海南支教招聘,却没关注到事情的结果,我想问你怎么会想起来做这个呢?

说起“支教”,话就长起来了。这个支教团队是我2015.2月发起与朋友共同创办的一个返乡支教团队。目前成员有一百多人,已成功组织过两次支教活动,正在组织第三次,去过五个学校。创办这个支教团队很偶然,也是必然。像当初创办“海鹰诗社”一样。突然的一个念头,想要做一些有意义、有趣的事,立马就开始做起来了。“海鹰诗社”也有很多成员,参加了这两次支教活动。

高殿
燃素

这个活动做起来中间肯定也有很多困难事吧?介意说说吗?还有活动办好之后的体会/感想?

困难,这个词被说多,似乎变得有点普通了。在筹办这个活动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困境”。用简短的语言很难完全表达。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也很好,也是这些“挫折”,让我变得更成熟、稳重、坚强。也让我更好的认识这个世界。让我坚持把这件事下来,有几个原因。我觉得最主要是:对家乡孩子、团队成员的一种责任感。每当听见孩子们,用一“稚嫩”的声音,喊我一声声“店长”,我感觉所做的一切都很值得。组织完这两次活动,感想体会很多。我只想说一句: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支教这个大集体,让生活变得哪怕好那么一点。

高殿
燃素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吧,对未来有什么打算/期待/希望?

对于未来,我有很多“期待”。也正在为它们去努力。在还没有成功之前,所有都是未知,所有的质疑都合乎常理。暂且把它们放在暗处,当做一个潜藏在心底的“秘密”。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再把它们掏出来,展示在阳光下,让它们闪闪发光。

高殿 
燃素

对于自身诗歌的未来呢?

我最近一直在整理自己这几年的诗歌,主要是近期创作的一些,还未对外公布的作品。准备在年底出一本有意思的集子。作为一个总结、纪念,也是对“写作青春”的一个交代。

写诗是一辈子的事,生活中还有很多事值得我们去尝试,去努力。

高殿
燃素

那我们就好好期待了哦。

 
 

 

旅馆

 

第二次从旅馆

狼狈地逃了出来,我的情人从未出现

她们躲在暗处,让我在旅馆里

慌乱。她们骗走了,我此刻

所有激情,所以金钱,

所有信任。我措手无策,我的情欲, 它们

困住了我。我嘶叫,像一只

被铁链锁住的野兽。

我纷纷关掉旅馆所有灯,逃了出来。

那里的任何物品都令我感到恶心。

而我向往着那一刻,哪一种美妙的情人关系

将诱使我再一次走进里面。

 

苦难

 

这两天

我感到绝无仅有的空寂

在这个城市,

我努力找出一些理由。

噩耗还是从故乡传来了

我又有亲人离去。

那些已经凝固多年的记忆片段

又活泼了起来,热闹

整个夜晚。

我一直害怕的空寂

害怕的哭声。

此刻的我,也已被困境包围

而我只想回家去。

和我可爱的亲人们,共同面对

上帝安排的又一场苦难。

 

 

旅行

 

当厌倦了一个城市,你出发

去另一个城市。而你厌倦的是你的身体

你要离开它,蜗居到另一个身体。

火车的飞速,会让你身体向前倾。

而你总是失败。你体内蜗居的影像

空气。堆砌而成的形体,永远不会改变。

你总不会感到满足,经常失落。

而你的出行总是正确的。你已厌倦透了

那个时间的它,恨不得撕碎它

一把火烧了它,扔掉它。

另一个城市的空气、天空、街道新鲜的人群。会把你从那令人窒息的记忆中

拖拽出来。你得到了短暂放松。

以至于有继续活下去,继续接受

命运安排的勇气。

 

 

那晚,月亮真的好圆

 

我蹲在厕所

抽完烟,随手把

未灭的烟头

扔进了下水道。黑漆漆,一个无底洞。它

脱离了我的视线

二十多年前,上帝完成了

同样的动作

之后,我光脚来到了人间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