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锐访谈 > 青随专访 > 正文

【青随专访】陕西姑娘行走非洲写书:沉香红

时间:2015-09-07 13:53 来源:原创首发 作者:青随专访 阅读:
陕西姑娘行走非洲写书——旅行青春沉香红
 
 
作者简介:沉香红,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书海小说网签约作家,豆瓣专栏作者。出版作品《苍凉了绿》,21岁游走非洲国家安哥拉,23岁回国后任职《俪人》闺房杂志社,25岁举办首场个人签售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校园讲座。养心散文《唯有爱,不觉寒》即将出版。
 
 
采访详情(访谈:郭良忠——嘉宾:沉香红)
 
郭良忠:一个人去非洲旅行的初衷是什么?
沉香红:非洲是喜欢旅行的人都想体验的地方,就单拿“非洲”一个词就充满着神奇的力量,这种力量隐含着一种魅惑,会让许多有机会前往的人都充满勇气与胆量。最初是因为喜欢三毛而迷恋非洲,也因我国对非洲安哥拉国援建铁路项目而有机会去往。除了去体验非洲的风土人情,更重要是记录战争后安哥拉国家人们的生活状态。
 
郭良忠:去非洲让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沉香红:最难忘,也应该是最刻骨铭心的是那里的工作环境。
工程单位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一年365天都在上班。而在安哥拉一年多的时间里很大一部分白天工作,夜里还要值班。我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经常要去码头值班,有时会遇到移民局突击检查,有时会遇到警察过来要吃要喝。当然在卸货料场工作的时候最危险,有一次我实在太累就坐在院子的铁轨上休息,在我坐的钢轨旁忽然跑出来一只大蝎子,由于卸货的地方灯光微弱,那些东西几乎很难一眼看到。
休息了不到五分钟就害怕蛇蝎侵扰所以站起来准备离开。而这只拳头大的蝎子在死后被我看到,竟然是毛骨悚然。黑人告诉我,如果被这样的蝎子蛰了,不能动,毒液会迅速流入血液中,人会死亡。安哥拉的医疗条件如我国建国初期,试想如果我再差一秒站起来,或许我已经牺牲在了另一个国度。这件事之后,我更加相信神灵,我坚信做一个善良的人,有时可以躲过一些灾难。
 
郭良忠:在非洲大家叫你“三毛”,您最初能否接受这种叫法?
沉香红:其实我也觉得这是蹊跷中的缘分。刚到非洲的时候,我总是会在心里默念,三毛,三毛,可能您还是希望把没有走过的非洲之路让我提您完成。我也心甘情愿做您的在世的行使着,继续带着您的灵魂去走您喜欢的路。
刚到这边我还不太会说葡萄牙语,黑人与我打招呼用英语。他们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沉香红!这三个字,黑人如何都发不出来音。于是我又说郭虹!黑人说锅慧!我一听怪别扭!一出溜就说:三毛!没想到那些把我视为白富美女神的黑人异口同声的笑着喊:三毛!哇,难道你们知道我们国家的三毛?我接着问?他们都说不知道!我说好吧,从今天起,你们就知道了!从此每天早上工作,黑人第一时间看到我都会说:三毛早上好!三毛你真漂亮!
 
郭良忠:《苍凉了绿》书名的由来是什么?此书出版后有什么影响?是否带给你出乎的意料?
沉香红:这本书里的内容从18岁就开始写,因为没有想过要出书,所以写的非常慢。有一次想拜师继续学艺,就带着我的电脑去了长安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去找霍老师(长安大学教授霍忠义、知名作家),霍老师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着电脑认真地看起了我的文章。那时候我整个人紧张到要爆表,我非常怕霍老师会像我陈清贫恩师最初对我的评价。可出乎我的意料,5年后的一天,霍老师对我文字的评价会那么高,不仅如此,他当场给某位作家老师打电话索要西安出版社电话,并开始推荐我。
我最初连选题都不会写,霍老师不厌其烦地接着我的电话,听着我云里雾里的疑惑。并一直陪着我把这本《苍凉了绿》印刷出来。
起初对于这本书,我没有抱任何期许,只是觉得从10岁爱好写作到23岁十年过去了,应该给自己这十年时光一点回赠。那就出本书吧,把这些年自己的成长过程都记录下来,包括爱情,包括在非洲忙中偷闲写下来的散文。
很多人遗憾在这本书中记录的非洲太少。因为它出版的时间几乎是刚落脚国内。关于非洲那一年多的经历还在我大脑里不断闪现,就像刚烧开的水,还没有完全凉下来,不宜使用。所以记录甚少。
尽管这本书字里行间流露着青涩,可还是吸引了不少的读者喜欢。有的人素未谋面一次买10本,有的人订购50本,有的人一次200本……《苍凉了绿》出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1500本书已经销售一空。后来许多人要求加印,我没有太过在意,觉得真的没有必要。毕竟第一本书就像一本青春纪念册,只是留给自己的回忆,珍藏起来或许比流传出去更好。现在2000本书已经全部流向了市场,找到了属于它的新居所,我也在这2000多本书的后面遇到了上千位欣赏、喜欢的读者。这些读者的肯定与支持让我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写作之路。那就是,为了更多喜欢阅读的人,写更多好书,更多正能量。
 
郭良忠:你说你是个天生走在路上的人,不能让灵魂停下来,如果让你再选择一个地方去旅行,你会选择去哪儿?
沉香红:当然,过去有人问我还要不要去非洲,我说当然很想去。安哥拉虽然是黑人集中营,但也是我生活过的地方。凡是留心的地方我都称作故乡,那里有过与我一起流汗,甚至替我流血的黑人兄弟,在过去无数个为安哥拉铁路奉献的日夜里,他们忍受着大西洋的雨季冰冷的夜晚,他们并没有羽绒服,穿着十条短袖,陪我值班。而我这个缺少人性的家伙,却在那时穿着国内带来的羽绒服。我当然想多给他们一些温暖,可我唯一做到的就是把夜里带来的馒头都分给他们,让自己挨饿。所以非洲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刻,一时半会我走不出来,也不愿意走出来。如果说选择去一个地方旅行,当然我还是很想回去看看,真的很想念那些野蛮的家伙!
 
郭良忠:在非洲的旅行中能否谈谈遇到最艰难的事?对你有什么影响?
沉香红:没有去非洲之前,我是一个没有意志力的女屌丝。虽说喜欢文字,但却从未想过要坚持去写。可是无论是这一年的辛苦工作,还是熬夜加班,或者管理30多位没有读过书,思想还极度野蛮的黑人,都是一项极大的挑战。但是一边擦眼泪,一边经历,最终结果就是我成长了,心智也逐日成熟。在写作与阅读方面来说,意志力也更加的坚定。最初记录或许是因为喜好,可最终坚持却是因为把他当做人生的梦想。所以总结出来说:苦难除了是表面的伤痕累累,更多是心灵的坚不可摧。那时可能我看着很落魄,整天穿着一套囚犯似的工作服,但是这样的日子却让人变得丰盈,智慧。因而我希望大家都不要怕吃苦,任何配被你叫苦的东西,最终都会给你带来甜的味道。
 
郭良忠:在文学创作中是否有过创作颈瓶期,如何应对这种心态?
沉香红:瓶颈?可能会遇到取舍两难的时候?比如,从事的工作与写作毫无关联。要把工作干好,还要忙着兼顾家庭,此时难免有些力不从心,再加上有时家里人的不理解,会更加开始迷茫,写作到底要继续,还是放弃,它最终会以什么样的姿态站在我面前?是被身边的人都肯定,还是连自己都嫌弃?有时想法很多。可每当我决定封笔不写,大脑里那些等待我记录的东西又会催着我快写!快写!当然也有很想写,却不知道如何下笔的时候!比如第二本书文稿已经写了一半,很多人吆喝快点出版,我却忽然变得慢了下来?大家期望这么高,万一我写的不好呢?万一写不出大家的喜欢呢?思考良久,会放下笔去阅读。看一段时间的书,一边看,一边调整自己的状态,去思考我最终想要带给大家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样的。
 
郭良忠:据悉你的第二本书不久后出版?能否给大家透露一些相关的信息?
沉香红:第二本书的大部分内容其实我已经在网上连续更新过。第二本书也是我在豆瓣签约的一个情感专栏。最初是写着无意,读者有心。许多人读了之后加了我微信说非常受益,也希望我能多写一点类似的文章带给大家正能量。那时我就想,是不是应该让文字更严谨、更美一点再将它写成书带给更多需要它的人。
所以第二本书,我定义为不是心灵鸡汤的温暖系散文。它没有鸡汤那么香浓,更似菊花一样淡雅。无论是你读到的句子,还是故事都是我从生活中捡来的故事。这些故事的存在必然有它的道理,而我就是为了与大家分享这些道理,便也顺带着讲60多个故事。有的一篇是一个故事,有的会有两三个,当然我相信人生百态,这60多个故事中,总有一个是你喜欢看的。而如经常听到的读者对我的感谢语一样: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果有一篇故事能让你受益,我就会非常欣慰。
 
编后语:旅行,游走。你用文字记录着故事中的青春,我用文字描述着你青春中的故事。告诉我们写文字的人不能让灵魂停顿下来,否则一切幻灭。。——白寓意。
 
 
【青随专访:总第十四期】
了解我们
百度百科(青随专访):http://baike.baidu.com/view/17331938.htm
微访谈活动详情:http://www.qcsf.net/a/qingsuiweifang/qingsuizhuanfang/20150722/710.html
推荐条件(满足其一或以上即可)
1、具有一定地位和成就并且充满正能量的个人或团队,包括但不限于文艺方面。
2、有梦想并且小有成就,在努力为梦想奋斗和坚持的个人或团队。
3、拥有特殊成长经历,并且愿意传递分享自己正能量的个人或团队。
报名邮箱:talk@qingsui.top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