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锐访谈 > 文学之星 > 正文

第六季“文学新星” 诗人莫知

时间:2014-10-23 16:33 来源:90后文学网 作者:编辑部 阅读:
 90后文学“文学新星”活动第六季文学新星

 愿每天美丽直到不能——诗人莫知访谈
  
新星简介:
  
  莫知,原名漆小琴,曾从事职业:临床医学、网络编辑、广告策划,现从事医疗行政企划工作。1990年2月生于四川南充,长期游走在广州、深圳、上海、北京、汕头、成都、乐山、营口、沈阳等30多个城市,现居仪陇。2009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题材多围绕苦涩爱情、离散亲(乡)情、真挚友情、自我价值实现等,擅写诗歌散文。早期作品主题多为现代化城市中游离者的孤苦生活,父母孩子之间的隔膜生活,文字多忧伤、悲情、血性。从14年开始,作品更注重关注自我与外界、生与死的关系,更在意灵魂的需求,有较多人性和生死的深入探讨。
  
  代表作品:《后会无期》《大城小城》《不得不说的彼岸》《我会爱上失意中的你》《今生你就是我的病》《流浪记》。
  
  个人签名:喝完人生这杯毒药酒,我就上路。
  
  
采访详情:(记者张小迪 -- 家:莫知)

张小迪:为了让读者更好地了解你,您可否用一两句话为您的诗歌贴一个独特的标签?
  
  莫知:我有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散文随笔生涯,写诗的时间并不长久,尚不能算一个成熟的诗人,但并不影响我的风格形成。熟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诗歌比较犀利、冷峻、忧伤、苦涩、血性。
  
  :当下网络诗歌眼花缭乱,一些民刊也异军突起,应该说,今日的中国诗坛空前活跃,诗歌作品不免砂石俱下、鱼龙混杂。你是如何衡量一个诗人的历史价值?你认为哪些诗人的作品具有这样的价值。
  
  :一个诗人是否具有历史价值可以从诗人自身和诗歌作品本身出发,前者是满足诗人自己对自己的需求。后者是诗歌作品对读者心灵的抚慰。我认为只要达到了这两点,诗人都具有其历史价值。我最初是受席慕容、汪国真、牛汉、海子、顾城等人的诗歌熏陶,那时候我并不能在杂乱的诗歌里分出好坏来,我只能说读了那些诗歌,我感觉到心思被道中,内心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一种安慰。于此,他们的诗歌抚慰了我(一代人)的心灵,理应被化为有价值的。但是他们写出来的诗歌只能满足那一代人们的需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无异于流行歌曲这类大众消费品,其历史价值是可以考究的。达州诗人游太平说过:诗歌是一种古老的无用的记忆。无用是针对现实而言的,如诗歌之有用,就说明其满足了人们的某种需要,被大众接受了。这样消费品的价值就大大提升了,但是艺术品的价值却消失殆尽了。”我想我前面所说的便属于这种消费品价值吧。
  
  另外我更肯定的是满足诗人自己对自己的需求,这种境界不是一般诗人能够达到的,毕竟太多的人写作会过分在意读者,在意有没有人读自己写的诗歌,有多少人能够读懂自己写的诗歌……如果,我们要把诗歌当作一种艺术,那就绝对只是一少部分人能够消费得起的奢侈品了,诗人满足自己对自己的需求,看似是一种自娱自乐,其实不然,这类人通常是将诗歌植入生命,写诗于他们而言就像吃饭、睡觉那样自然,他们写作的立场并非个人,,有着众人难以琢磨得到的艺术价值。这类诗人,现实里并不乏存在,比如我认识的四川诗人游太平、牛鸡犬、冯尧、、水晶花、荀忠江。
  
  :能不能谈一下你写诗的经历?
  
  :说起写诗,大概要追溯到高中,在高二的时候,我写下了自己处女作。大学期间我迷恋上诗歌,阅读多余写作,那时比较倾向于写散文和随笔。2012年,我开始了大量的诗歌写作,基本上是每天一首,也许当时还是不能完全去体会诗歌这种艺术,只能用诗歌或者说是分行来表达自己的心声。2013年,我工作变动,脱离临床医学岗位,从一个陌生的城市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骨子里不愿意过多地在工作之余的时间去与人交流,便开始大量地阅读和写作诗歌,基本上每天两首,达到了每日不写,便不会睡觉的地步。有时候加班到凌晨,我依然会在从公司回到住处后,打开电脑,用诗歌表达内心的情感。此举一直持续到14年6月,近日又因为工作和生活城市的变动,诗歌才退到我生活的第二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热爱诗歌,相反,我已经将诗歌植入了我的生命,我知道怎样用诗歌在纷呈复杂的俗世红尘来安放自己。
  
  :您觉得女诗人与普通女人有什么不同之处?您喜欢和女诗人们交往吗?
  
  :我个人觉得女诗人应该在现实生活一般观念上与常人不能有太多差异,毕竟女诗人首先是人,也要吃饭、穿衣、婚嫁、生子、养父母,也只有她们把自己真真切切地投入到生活里才能够写出更多有血有肉的诗歌来。我不喜欢那些闭门造车的诗人,更不喜欢那些以诗卖弄的人。倘若如此,无论那个“女诗人”有多少名气,在我的心里都不配称作为诗人。因为在诗歌中我和她们没有共同价值。另外女诗人是社会化的,她们具有社会属性,但是因为有了诗歌的熏陶,和对诗歌艺术的追求,她们始终是不同于普通女人的。有的女诗人更为伤感、悲悯一些,有的女诗人对生活更为热情一些,有的女诗人即使在过了少女的年纪,依然对社会和生活充满了幻想,有时候甚至是幼稚的,这就会导致她们与世俗格格不入,在生活上举步维艰。有的女诗人在写诗这一过程里给自己塑造了一颗强大的心,无论她们在生活上遭遇什么劫难,都能够坦然面对…………不管怎样,女人被诗歌化,一定不会是那样世俗和功利的。
  
  回到下一个问题:您喜欢和女诗人们交往吗?这个让我怎么回答呢,我不想肯定,也不愿否定。倒不是我愿意做个中间派,而是因为自我坚持写作这么多年来,我一向比较隐匿,除了买书来读之外,我喜欢自个写自个的,并不大喜欢跟外人接触。直到去年才跟沈阳、西安、四川一批诗人有过间接性的接触,在我深入他们过后,我发现有些人喜欢冒皮皮,我比较反感,因此到现在,除了达州一批诗人之外,我几乎不跟诗人直接交往,因此如果要问我喜不喜欢女诗人,我只能说我喜欢跟干净的女诗人接触。但不排除我会读那些女诗人的诗歌。
  
  :你怎样看待海子、顾城、戈麦等诗人的自杀行为?
  
  :对于诗人自杀行为,这是一个让所有诗人都忧虑的话题,在现实的生活里,无论那个诗人自杀,都是会牵动一个写诗人的心。记得我刚刚迷恋上写诗的时候,我就专门查过历史上几乎所有自杀的诗人,当我看到海子、顾城、余地、卧夫……一个个名字时,我心痛不已。
  
  对于自杀的诗人,我热爱他们写的诗,但我并不赞成他们赴死的行为,就算我们到最后谁都无法避免一死。在我这里,一个诗人如果不能够正确面对自己的
  
  生活,不能够积极地活着,选择自杀这一逃避生活的行为,无论他们在诗歌领域获得怎样的成绩,我都无法给予太高的评价。
  
  诗人都有一颗敏感悲悯的心,诗人都不会太世俗,难免入不了世,难免会在实实在在的生活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侵袭,即便如此,只要他们练就一颗足够强大的心,在这个物欲横流、众说纷纭的社会,他们都可以保持足够的平静,都可以依靠诗歌来安放自己那颗心。对于海子、顾城等诗人的自杀行为我不予以肯定,也不予以鄙视,只能说他们生活的那个环境和他们自身的经历造就了他们最后的“归宿”,但我希望在未来的岁月,更多真正热爱诗歌的人,能够安放好自己,实实在在的生活,面向天空、脚踩大地。
  
  :对90后文学网的发展有什么建议呢?
  
  莫:90后文学网,是90后的文学天地,从它刚刚建立我就一直伴着它成长,从会员到驻站作家,可能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发稿特别频繁,因为我是90后,我一直在要求自己做一个不平庸的90后,我喜欢这个网也是一个不平凡的90后文学网。当我看到90后文学网团队越来越壮大时,从内心来说,我是高兴的。我真切地希望越来越多的文学爱好者真实地参与到这里来。
  
  对于网站地建设,我并不确保自己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但我总是希望是真正热爱它的人才聚集到这里,我最喜欢的一点是是否可以增强作者与作者或者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互动。
  
  :最后向读者推荐几部作品吧
  
  :先向读者推荐一个诗歌论坛硬骇,另外像读者推荐一些作品:《西方正点》、《我的呼愁》《最后的黑暗》、《生活在细节中》、《人这一辈子》、《爱情的散步》、《百年孤独》《死亡如此多情》、《报瓦罐的女人》、《只有一个人生》、《正见》、《人生》、《废都》…………
  
  以上作品都是我的最爱,我个人认为,诗歌是文学最深的丛林,写好诗歌是需要相当深厚的文化功底和丰富的生活经历,尽可能广地阅读,是必不可少的,想要写好诗歌,除了阅读上好的诗歌之外,更需要阅读各种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
  
  记者按:大概是安妮说过,所谓真实,终究是一场和盛大无关的事。生活很真实,虽然偶尔会有缺憾,但回首往日青葱岁月,我们是那样认真地对待生活,温润,美好。若他日相遇,愿我们都能过得好。(整理:张小迪)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176)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