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赛事 > 弈澈杯 > 正文

【优秀散文奖】祭奠青春

时间:2014-11-29 20:51 来源:首届“弈澈杯”散文大赛 作者:卯木 阅读:
01】
哗啦啦喧闹着的时间碰撞的很快,永远都不会冻结,所以每时每刻,怀念着曾经熟悉的人或事。
人总是在十八岁的时候怀念十七岁,又在十九岁的时候怀念十八岁,这话不知道是谁说的,说的倒也没错。因为每个人的幸福大都在美好的回忆里,而不在正留着的没留下的回忆中。
我想至少我是这样的,你是这样的,他是这样的,所以当我遇到你,说起他时,我总是知道他还记得我。
繁华之日,人众如云,繁华过后,陌不相识。
叶子时期的梅。
无心去想着是谁写的,什么篇目,就好像有些事情并不一定要知道是怎么来的,怎么样的,甚至是做给谁看的,没人在乎。
快乐的难过的虚伪的做作的演绎出一场无关紧要的戏,连自己是什么角色都不知道。
更不要说做一个坐的近的观众。
纠结的岁月纠结成一个结,可是本来没有绳子所以为自己找到一条如白绫一般的绳子,可是又舍不得用,只好把它放在门槛上,好久好久,等到它终于落了灰,终于发现这条白绫也可以色彩斑斓,可是究竟大哭大闹的把它烧了。
烧了就烧了,有什么呢?灰烬连同火焰,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凭风吊唁。
终于有一天,那些来不及说再见的人,再见的事,再也不能说一句再见了。

02】
Somewhere的someplace中,在sometime 时坐着someone,在寻找something。
我就坐在someone的身边,陪他一起找。
结果我也没找到,他也没找到。
那时候上初中,L说,我们哥俩将来一定会怎样怎样伟大的,因为我们是不平凡的人,我说是。高中的时候L走了,我静默着好久,然后苦笑着骂自己一句,然后说我好傻我好傻。
然后我伤心的拿起手机,打开音乐列表,发觉只剩下了一首《风住过的街道》。
我只好听着,静静地把自己放逐到河边。
我看见花落的地方离我很遥远,飞扬着尘土零落的气息,所有的花瓣埋葬着,妄图长出自己的根茎。
可是他们终于失败了,消散着褪尽的颜色,渐逝。
寄托尽树木里。

03】
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走在孤孤单单的路上,白炽灯映出点点斑驳,手表是黑的,灯光是白的,炽热的灯光从指间泻出,刺伤眼球。这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真实的感觉,带着惨淡的无可奈何,带着惨淡的无法言喻,我只好背倚楼梯栏杆栏,对着暗白的墙壁发呆。
我突然发现墙壁上有一只蚊子也凝伫着,或许正望着我。于是我用手接近它,想惊跑它。
却发现它竟然是一只死蚊子。
于是我只好摇摇头苦笑着走了。
后来我总是梦见那只死蚊子,我梦见它一边在叮我,一边在叮嘱我。
叮嘱我这不过是一个梦。

04】
现实是黑的,理想是白的,我就活在中间。
中间是灰的。
灰色最奇怪,他比黑更白,比白更黑。
不好不坏,所以灰。
我想起了“东邪西毒”。
“ashes of time”。
时间的灰尘。
时间是灰的。
时间会把一切美好与希冀混合到一切的丑恶和悲哀中去,所以他“灰”。
就好像甜的东西不一定好吃,苦的东西也不一定难吃,可是巧克力肯定有人爱吃。
于是我在灰中挣扎,挣扎的满身是灰。

05】
我看到一群人与我擦肩而过,他们飞快的从我身旁划过,奔出校门。
那个门还是那个门,我指着他我说我早晚有一天我会从那里面出去,不再回头,然后音响里一定会放着悲伤地或是做作的曲子,飘得满天都是。
然后大踏步地走出去,省略了泪流成河。
然后我渐渐地消失在了五彩斑斓的世界。
然后所有的霓虹灯都发出了光,很刺眼。
然后背景灯渐渐暗下,变成灰白。
然后最后一个慢镜头,退场。
然后我就哭了。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