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赛事 > 弈澈杯 > 正文

【优秀散文奖】走向阳光普照的世界

时间:2014-11-29 20:55 来源:首届“弈澈杯”散文大赛 作者:六月雪 阅读:
 这个世界有阳光,阳光孕育了几乎一切的生命。
要么手执黑色水笔在灯光下倚马万言直至宿舍熄灯预备铃响起,还要打着手电筒窝在被子里看惊心动魄的侦探小说;要么在高峰期乘地铁花费半个小时回到家,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开始视线不离屏幕手指不离鼠标地上网一个接一个走进去,他人的世界与生活。
上大学之后,我成了名副其实的夜猫子。
2013年的春天到了,四季不再分明的深圳只剩下夏季与冬季还在苦苦支撑着,没有阳春三月的桃花怒放飘零。生活变得没有规律,早餐时常拖到十一点才吃,双手抱腿脚尖不沾地地看电影《神探夏洛克》,处于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状态,边犯花痴边憋笑憋到五脏六腑俱受牵连,闷在宿舍里等待发霉的那一天,然后宣告终于摆脱了“宅女”的光荣称号。
无法感受阳光,走出阳台就犯嘀咕:“万恶的太阳你忒刺眼......” 无法听见鸟叫声了,要是拥有像猎人海力布那样的宝贝就好了,想听听鸟儿们有没在说我们人类的坏话;看不见花开花落与云卷云舒,我不知道花的生命力顽强到“花开不败”的程度,不知道云朵的家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总是无处依附?后来听说了“云是天上的雾,雾是地上的云”之说,茫茫然觉得自己快要发霉或进化成为一朵乌云,很快会招来闪电的攻击。
新年里拜访了很多叫不出称呼的亲人,我理解为“体内流着部分和我相同血液的同类”。甚至是多年未曾见上一面的,陌生的面孔与操着满口我学不来的家乡客家话,我只能低头尴尬,双手僵硬接收递过来的红包。
无数的道路最后都没指向同一个方向,我该朝哪个方向迈下下一个脚步?脑子里的内容被搅拌得只有四个字是清晰可见的——乱七八糟。
一个城市再小,也装得下青梅竹马的童年,故地重游,匆匆一瞥,唤醒忘却的美丽。邂逅开满枝头的花树,大如巴掌的冰清玉洁几乎夺去注视者的眼球。记忆在翻滚,万马奔腾般齐聚而来,骑自行车到远处兜风直到人仰马翻,江水静静流淌直到地老天荒,以船为家的人在江边捶打衣物,渔夫从水里捞起渔网,收获满心的欢喜。这时候,我们就将我们的梦想投入江水里,让其顺水漂流到天涯海角。
高中有一段时间以为自己上瘾了,为了一个漫画界美女,以为世界上的美几乎都聚集在她的身上,无一遗漏。于是学她蓄起了长长的黑发,及至腰间。眼里除了她只剩下她,关注她的一切动态,购买她的每一本漫画集,阅读关于她的一切文章。直到最后了解彻透,再没可以前进的可能了,我就被逼回现实中来,重操旧业,疯狂迷恋一个叫“江湖”的世界,烧杀抢掠,恃强凌弱,刀光剑影,侠肝义胆,快意恩仇。这一切刺激得简直令人睡不着觉,之后被别人误认为我有暴力倾向。
我不知道最后的自己已不再舍得剪下长发,因了古语“青丝”一说与江湖儿女长发飘飘的潇洒风度令我着迷。现实中抓得到的长发,用力一扯就会疼,然后给自己一个巴掌,告诉自己我穿越回来了。看安意如的书看多了,有其书名为《美人何处》,似乎读过之后我就成了骨灰级头号顶级花痴,看见美女绝不放过的类型。渐渐的,我发现了生活中女孩子的各种各样的美,高贵的,孤傲的,狡黠的,可爱的,倔强的,拽的,酷的,闷的,囧的......艺术品般的存在!一颦一笑出落得极为风流,举手投足间尽是一幅画卷。尘世间的美又怎是轻易见得的?于是开始了我的漫漫征途,寻找美,发现美,创造美的光辉岁月!
我是那种慢热到去年拔的牙今年才会疼的人类女孩品种,蜗牛爬上了葡萄树之后时间终于快速赶到了今天,很荣幸的我发现很久了,一个阳光普照的世界。学着过正经点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山青青水蓝蓝,看日出看云海......用手去触碰蝴蝶或者小蜜蜂,被蛰上一口我会很开心,三拜九叩感谢它牺牲生命的恩赐,让我感受到肉体的麻痛有多么钻心刺骨。神经质观察各式各样的鲜花盛开时的季节与特点,踌躇满志寻觅一朵不带刺的玫瑰,踏遍千山万水在所不辞。矢志找到席慕容笔下的那一棵开花的树,错过人间无数,只是不愿错过你......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