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赛事 > 弈澈杯 > 正文

【优秀散文奖】与梦书

时间:2014-11-29 20:58 来源:首届“弈澈杯”散文大赛 作者:赵一丹 阅读:
冬天。小城是一艘搁浅的船,解去索具,锋利的木桅杆指向薄暮,垂钓没有质量的白云。甚是清冷的天气,因有了水也多了几分俊逸,我可以一个人在这样的天气里走很远的路,从熙熙攘攘的灯火走到星辰稀疏,随便想些什么,不停不歇。
独自行走在街头,喜欢在在擦肩而过的几秒瞬时猜测迎面走来的陌生人的一生,沉默而敏感的少年,落拓而平实的中年,从他第一次被前座女孩的马尾辫轻扫到脸颊,露出羞怯而忸怩的神情,到熟练的抢在女孩前面付了电影票的钱。以及历经万般风景之后,洗净铅华的素心以及潜藏在法令线下的隐忍的面孔,是如何在此时此刻以宿命的方式显现在我眼前。
却极少想到自己命途,一来是因为性格里对冒险的强烈渴望,喜欢陡然横出的事件,不愿计划太多,一部知道结局的电影从开头就是枯燥的。也因为,一直一来带着强烈的自知,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明白自己要什么,就算再不济的时候至少也知道自己不要什么,不去计划,不去考虑,不是因为没计划没考虑,恰恰相反是早已计划考虑好,框架成型后任其间细节自由发挥。
我总在谈话中避及谈到自己,理想这类东西,过分沉重也过分虚无所以显得圣神不可亲亵,成也好败也好,结局都是自己承担,别人无法负责也不会关心,这是每个人单独完成得旅行。如果一定要说,那么,我会这样回答——嗜书如命,向往开一家以书为壁,咖啡香醇的书吧。一盏暖灯,三五知己,品酌时光,栖居在诗意里慢度余生。并希望有朝一日能走遍世界所有临海的角落,体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人生况味。喜欢文学,愿意随时都和它在一起让它日渐扎根进身体的年轮,哪怕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伟大值得舍弃生命去换取,也愿意用写意的姿态在七月骄阳下走马,勾勒年华,把生命的轮廓书写壮大。
有过太多次这样的状况,一场宴席散去,天色尚早,一个人慢慢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方才与友人附耳密谈,笑得两颊绯红,仍未消却,沉默着任风拍打,时而想起席间趣事也会无缘无故咬着指头匿笑,忽然走到一家咖啡店门口,停下来,不知该去何处歇脚。一个人久了就想见人,见人见多了想一人。无可预料地被这种情绪侵染,或许,它其实一直都在,只是有时候藏了起来。墨色渐沉的夜晚,屏息观看清凉出尘的月色,闪烁的荧光中,觉得自己变成一座遗世独立的生满苍苔的小岛。
凝视着清阒无人的街道,看着看着,恍惚间在眼前复原古代上元节秉烛夜游的街市。直立的冰冷路灯变成描金细画的八角宫灯,两两相望,一直铺排到天上,灯下是周折往来的仕女,目挑心招,迷迷不去。
每天,大段的时间都会不自觉地跌入这种幻想,带来酒精和阳光般的倦意和睡意。
即将关门打烊的咖啡店,店主脸上倦意暗浮,舍不得打搅客人兴致而没有丝毫催促。吧台后煤气炉灶和蒸馏咖啡机制造出热气,声响,火光。空气里有打碎的奶酪和牛角面包的气味,属于星期天的味道。每天主打的甜点都不同,周一的布朗尼,在浓郁的巧克力里加了香蕉,更加香甜绵密,周五的华夫饼经常失败,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面粉躺在盘子里惨不忍睹,站在店门外深吸一口气,就能用来判断星期。有人在冰桶里舀冰块,冰块的撞击的声音,各种刀叉碗盘的撞击声,客人移动椅子的声音,纷杂脚步踩过木地板的声音,起伏声浪像潮水冲击耳膜。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一样,有时候需要一个角落,使自己感觉似乎站在世界的中心,成为一座岛屿,在世间的清风朗月间,如一种静默的昭示一般耸立。
我想开一家书吧,就是想要提供这样一个使人成为岛屿的角落。它是一座孤岛,遗世独立,但它并不是一座孤独的岛屿,它能在最热闹的街头与人心心相印,也能在最寒冷的空气里,与天地精神相照。
算不上很多也开始走过一些地方,在路上与美景与自然与自己相遇,西安的城墙、武汉的樱花、沱江边的日落、南岳的云烟、柳子庙前悠长巷弄低矮旧居里的“友谊照相馆”,在长沙迷路收获意外惊喜……我的旅行常常是没有目的的,本就自在轻松空而不虚并非被生活逼疯了才走出去,好像澄澈透明的湖水,照得进阳光、浮得起落英、化得了云气游荡山间,与其说是游览,不如说是去与天地相映。在路途上遇到不少值得一提的人事,由于过分私己而羞于启齿,越来越不愿意在文字中谈到自己,炽热的情感隐藏在理性背后有节制的表达,怕因个人主观因素而有失偏颇;展现多过评价,正在成形中的世界观不会轻易被他人干扰,也努力做到不进行任何意志的强加。
和朋友去看了《一代宗师》,没有看懂,他说,“可能现在不是每句话你都懂,每段戏你都明白,但这就是看电影的乐趣”,王家卫的故事是说给有故事的人听的,明显我的故事还不够多。出电影院的时候遇到璇从放映室出来,才知道她为了拍电影院今昔对比的纪录片,独自与电影院洽谈,拿着相机四处奔波,不知疲倦的剪片子,心满意足的忙碌着。真好,希望我爱的女孩都能在自己爱的领域里享受忘我的快乐,在陌生的蓝天之下摇摆徘徊,任白日梦腾腾燃烧。
身体里藏着一个张狂的自己,以 linkin park 的音乐节奏为生命的鼓点,向往极致诱惑的冒险,身临绝境,如同村上所说,体验健康又不无难耐的孤独,进而知晓只能依赖绝对孤独的自身。“极限运动。战地记者。监狱心理师。荒原。”谈及梦想的那个冬天,在传给加菲的纸条上,如是写到。
一直很用力的生活,企图把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以至于可以牢牢刻印,同与日俱增的遗忘抗衡,像手中的笔在纸上划下的每一个力透纸背的字。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日子开始过得没有重量,往事阴影遗留下的褶皱离我很远,被忧患蚕食得崎岖多孔年长的心灵离我很远,瞻前顾后一梦猝醒的夜晚离我很远,我在坦荡如坻的岁月里行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打着锥子一般延伸向前方的灯光,路过或深或浅的车辙,还有很多洞穴一般神秘而诱人的黑暗,也不觉得害怕,只是埋头尽力做到最好,不留回转的余地,不枉此生,不负此心。
默默走着,兀然在心里想起那句,“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