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赛事 > 弈澈杯 > 正文

【优秀散文奖】让我们活的浪漫一点儿

时间:2014-11-29 21:00 来源:首届“弈澈杯”散文大赛 作者:卞卡 阅读:
曾几何时,我们无拘无束,梦想着以后当个医生,军人,科学家。我小时候的理想特别的简单,那就是以后能吃到好多好吃的,住在一个漂亮的大房子里,和自己的亲人好好的相亲相爱的生活。到了初中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唱歌,每天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我都哼着不明所以的小调一路蹦跳着回家,心里其实一直还幼稚的不切实际的想当一个歌星。渐渐长大以后,我有了新的想法,每次看到新闻联播里女主播温婉而又严肃的报道国家大事的模样,我就特别的羡慕,他们可以每天接收第一手新闻,或自豪而坚定的报道国家奥运会的进行,或悲伤而沉痛的报道地震消息,于是做一名新闻播音员是我心中一朵小小的却用力坚守的花。还记得在高中毕业时候放飞理想的时候,我一本正经的写下——以后一定当一名新闻播音员服务祖国!不抱憾于青春!但是未曾料想,高考的成绩让我与自己的梦想只能遥遥相望,来到浙师大,进了汉语言专业,渐渐地渐渐地在环境的熏陶下,不只我自己,包括身边的很多同学,我们的大家的理想都同一化了,对,就是当一名教师。我们接受正规的师范技能,我们接受正规的普通话训练,虽然说浙师大的目标是培养教师,但是我认为把每个人都培养成一名“正规”教师是对人性最大的扼杀。

在我小的时候,我可以花费几天的时间去搭一座漂亮的积木房子,搭好了以后高兴的饭也不吃,恨不得拉上所有身旁的人来欣赏,然而我现在不会去搭积木,不会去买洋娃娃,我只会运用我大学里学到的一些理论知识,去拼拼凑凑磕磕绊绊的写出一篇不像模像样的论文。再长大一点儿,我可以为得到了一件梦寐以求的雪白的公主裙和一架洋气的电子琴作为十周岁的礼物而欢呼雀跃,不用像现在收到好朋友礼物马上计算价值多少钱,苦恼该送什么回礼。后来,我学了小提琴,我没有把她当成正规的“事业”,而是完全随着自己的喜好,每日让小提琴在我手上划出优美的旋律;另外芭蕾舞也是我的最爱,虽然每天劈叉,下腰很累,转圈也很晕,但是一到周末我又兴致冲冲的跑去舞蹈房开始练舞,当然头脑里一定有一千只天鹅在旋转。当然现在,小提琴早就没有在学了,我早就为了学业放弃了小提琴,舞蹈也早疏于练习剩下体质低下的很久没有锻炼的皮囊,并且我现在脑袋里充斥着应该怎么样再努力一点,再怎么样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一点,再怎么样让自己的师范技能登上新的台阶好在毕业后能签一所好学校,做一名优质的教师。小时候,我们幼稚但却坚持地相信,某个白胡子老头,会钻进烟囱,将精心准备好的礼物放进袜子里挂在我们的床头。然而长大了,我们开始为忙碌的生活奔波,为理想而拼搏,却再也停不下脚步看看当初那个天真的自己。人年龄大了,变得势力了,变得现实了,似乎就没有理想了,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悲哀。
前几天,我的一位好朋友和我说了她的疑虑:“她调查了她的家乡绍兴的就业率,发现初中招聘的教师为零,在市区的小学招聘的教师要求是男教师,偏远的地区明显优势不高,并且她和小学教育的专业的本科毕业生比起来,更是没有专业优势。所以她在思考要不要考研,但是,如果前进一万步来说,她考上了研,但是研究生培养的都是学术型的硕士,不教教学方法,出来以后当教师还是没有优势,并且这三年还白白浪费了。于是她又考虑去念教育硕士,因为教育硕士只要两年,但是她又担心招生单位会不会认为教育硕士比较实践性,又比不上学术性硕士。”听完了她的繁杂的一系列选择题之后,我有些难过,我只问了她一句话,她沉默了。我问她:“你的选择为什么都只能局限在教师行业呢?难道我们身在师范就必走向师范路吗?”。念研究生只能为你的职业而服务吗?不能仅仅只是提高自己的必经之路吗?为什么做什么事都要有一个功利性的目的呢?我想,考上了学术性硕士完全可以另辟他路,以后的路都还是要靠自己去创造,为什么这么早就把自己的思维给局限了,为什么这么快就被学校的“大氛围”给淹没了,为什么这么简单就把自己的职业交付了连同自己的独特的思维一起呢?到底是这个社会太现实,还是我们太随波逐流。
曾经上课时听傅院长说过一个意味深长的例子:在他去台湾作学术交流时,一位博二的女学生负责接待他,在一路上他们不停地做着交流。他问这位女学生:“你研究生念了几年?”,“四年”女学生回答,老师接着问“那你博士生念几年呢”,这位女学生很沉静的回答“少则八年,多则十年。”老师惊讶了,老师问他说:“你没有考虑过其他问题么,比如结婚什么?”,而女学生却给出了这样一番回答:“考虑过啊,但是我热爱学术,学术是我的生命,我愿意做这样的‘修女’。”当然我并不是觉得我们学生都应该像这位女博士生一样都去读个十几年的书,但是我知道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的深处一定都有自己的默默守护的花,可以是一名注册会计师,可以是一名画家,甚至可以是一名厨师。人的定位不应由自己所处的环境决定,而应该听从自己的内心。
我有一位姐姐,她本科时念了她不喜欢的中文,但是她并没有被学校所同化,考研的时候考上哲学系,在念博士的时候终于考入了她喜欢的专业——企业金融。很多亲戚不理解,说她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我却认为她很值得,用6年的努力让自己提升,并且最终成为一个集中文哲学金融的“三位一体”的复合式人才,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为自己的理想奋斗了,她不像其他的许多人没有去想自己能不能考得上,她没有去想自己还再不再年轻,她没有去想对她的利益益处有多少,她奋斗,她收获!
但是这样的人在现实中听从内心的人真的很少,大多数的年轻人早就已经开始趋于利益的一面。而我认为,造成我们大多数才年仅20岁的年轻人有这种状况发生的原因有两个:
一德育教育的不足或方法;比如在我刚进人文学院时,老师们宣扬的都是“我知道你们之间很多人都是发挥失常进入了浙师大人文学院,但是我们人文学院是最好的学院(即利益的一面),你们哪怕现在不喜欢,在累积知识的过程中也会渐渐爱上的。”而不是这样的说法:“没关系,你们还有机会,看看你们喜欢的专业,看看你们以后想从事的事业,可以去转专业朝着理想出发。”。现在的学校教育观已经把人的定位固定死了,金融类学校永远是培养高级金融专家,师范类学校永远是培养朝着特级教师迈进的标准师范生,而外语类学校永远是一门母语一门二外走天下。纠其根本,还是高校教育没有完全摆脱“应试教育”,大多数学生盲目的学习,盲目的生活,盲目的考博,考硕。而且学生的人格塑造与个性发展仍然缺失,学习成绩仍是重中之重。
一是普世价值观的破碎与倒塌;人说:“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时代。” 就社会背景来看,目前,我国正处在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由商品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变的道路上,受外来文化思想的影响的大学生们的价值观已经受到了完全的侵蚀。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讲,随着全球化步伐的加快,“地球村”概念的普及化,外来思想渐渐侵蚀了中国的古老而又传统的文化:富于“功利性”的文字出版;“快餐时代”的人际交往;“信息时代”应是“科技时代”,但是却变成“信息的时代”,人们不堪重负的压在千斤重的信息下,不知该如何取舍。
对于每天大量的不同渠道的信息涌入,让人越来越感到目不接暇,但又是那么无能为力。说一句玩笑话。网上很流行说“信息量太大”,很多人觉得好笑,但是每每看到这句话我的心中就没来由的一阵悲哀,经常在网络上逛帖子时,帖子里一句无心的言论,随后几乎会有几百条打击打压你这句话的言论,而且说的还都挺难听。在这个“言论压死人”,“见不得别人好的时代”,人们的价值观究竟何去何从!
这些在当代大学生的身上影响最为明显。当代大学生几乎已经谈不上价值观、人生观等,没有所谓的“追求”,宁愿随波逐流,在社会的恶劣的肮脏的丑恶的大环境下,人们早已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集体意识,国家意识全都一边去,金钱意识、功利主义、实用主义,是大学生们心中的圣旨。
在我们年纪还在二十岁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现实,开始世故,开始势力,开始与利益肩并肩,在以后这样的日子简直充斥着我们的生活,以后我们的生活充斥着柴米油盐,充斥着鸡毛蒜皮,充斥着种种的现实之人之事。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年少时的天真和勇气拿出来,简简单单的不那么功利的就为自己活一次呢?
就自私一次吧,让我们活的浪漫一点儿。

借用《双城记》的首句: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就看我们怎么做了。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