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赛事 > 弈澈杯 > 正文

【人气散文奖】舟行万里

时间:2014-11-29 21:08 来源:首届“弈澈杯”散文大赛 作者:杨祎炜 阅读:
 ——记一份生长在水乡的青春和梦想
记得韦庄的菩萨蛮中是这样道来的: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人们爱着的江南,大约存在于雨丝缠绵里,盛满湿润的桃花瓣,飞旋着水珠的油纸伞,是江南固有的记忆。
 而我,更钟情于阳光灿烂下的江南,只因我喜欢放舟。
 水乡里的孩子大多会叠纸船,就是那种两头尖尖的乌篷船,带着挡雨油布搭建的棚子,船的两檐站满鸬鹚鸟。人们常说鸬鹚鸟是个傻鸟,它永远不知疲倦的忙碌着,就像永远到不了自己的肚子里的鱼儿。
 儿时常常会在梅雨季节叠上许多这样的纸船收着,在终于到来的晴天里,牵着爷爷的手去河边放舟。
 初始时没有经验,是用撕下的老日历叠的,沾水就湿,所以无论糊上多少层,飘不了多久便沉下去。
 后来发现香烟纸盒里的锡纸防水,因而十分宝贝着,小心翼翼的撕下来,绝不弄破,做成的乌篷小船能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小舟飘远的时候,趴在河边上漫无目的的想像:那晃荡着一环连着一环的水波会推着我的小舟,去往什么样的地方。
 那里可还有横穿纵流的湖水,我的小舟可会搁浅?两岸是杨柳依依,藤蔓蜿蜒的委婉,还是高阁楼宇,鲜衣怒马的狂傲?旅途孤独,或许幸得调皮的锦鱼和蝌蚪会与小舟嬉戏,或许幸得飞累了的小昆虫停在船上小憩,总之,它不会孤单。
 暗地里悄悄遗憾自己的幼弱,没有办法陪着小舟去那么远的地方,并且开始殷切期盼一次遥远的行程。那是生命中第一次等待,奇妙的,向往的,炙热的,渗透着梦想真实的温度。
 水乡怀着她无比慈爱的胸怀,一次又一次为她这些怀揣着憧憬的孩子,孕育他们人生中史无前例的青春。让流水澎湃他们的血管,让砖瓦坚硬他们的骨骼,让铜铃聪明他们的耳目。
 亘古不变的江南古城里,这迸发的如此鲜亮的青春,像初春巷道口蓬勃生长的嫩草,叫人充满信心和力量。
就如这前行万里的小舟,虽然摇摇晃晃,叫人担心,但却乘风破浪,无所畏惧。
 就如在笔下畅所游离的文字,拥有近乎飞翔的自由。
 就如船头不知疲倦的鸬鹚鸟,固守着的那份执着。
 青春与梦想,理当是这样美好的东西。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103)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