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赛事 > 弈澈杯 > 正文

【人气散文奖】锦年如梦梦如云

时间:2014-11-29 21:09 来源:首届“弈澈杯”散文大赛 作者:赵晓莉 阅读:
网络上苏森说:你是我的爱,我的肋骨。
这是二十岁的小Z听到的最心动的一句情话。
 
我遇到苏森,
就像在荒漠中遇到属于自己的森林.
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都化作呼啸的子弹,
直射我心。
 
苏森说:让我们在一起吧,爱情有了,面包也会有的。
于是,小Z中了爱情的“蛊”,义无反顾的离开家乡,去一座陌生的都市。那里人山人海,那里高楼林立,那里车水马龙,那里昂贵得令人窒息。
 
我离不开你,
就像鱼儿只会在水里游弋。
我不会离开你,
距离、美丑、贫穷,
都无法阻止我们在一起。
 
苏森说:将来,我们会有房子、车子、孩子。但现在,只能委屈你跟我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
小Z买了锅碗瓢勺,买了冬天盖的厚被子,买了热水器,买了二手衣柜,买了二手书橱,买了二手鞋柜,买了二手冰箱,又以很低的价格,买了一束看起来有点蔫的白色雏菊泡在墙角的玻璃瓶里。
从此,这个生动、拥挤、充满温暖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家。
 
莫道岁月催人老,
莫道穷困欢娱少,
有情饮水饱!
 
苏森说: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能总让父母操心,是不是?有些秘密应该学会隐瞒,没必要让他人知道,对不对?小Z擦了擦通红的眼睛,郑重的点点头:亲爱的,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不告诉父母……我只是……只是有点害怕!
透过镜片,小Z那双湿润发红的眼睛,不停的流出泪来。
 
乌云弥漫心忽黯,冷风乍起。
冷风乍起,青春无知空着急。
 
这天清晨,我起得很早。
走进浴室,拧开龙头。温热的水从头上一直流下来,像温情款款的瀑布。我的手轻轻停留在小腹上,那里不知道是脂肪堆积还是胚芽初长,微微隆起。我微笑,想象,有一尾黑色金鱼样的小东西正在子宫里肆意浮游,活泼、幸福的浮游。眼泪不可遏制的喷涌出来,顺着温热的瀑布流淌到身上、腿上、脚上,然后流进肮脏的下水道。
仔细洗浴后,我穿了一件最喜欢的白衬衫,然后慢慢的喝着牛奶,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流进胃里。也许,我的小胚芽能分享到这些牛奶。我忍不住又悲伤起来。
医院的护士高喊:“八十三号!八十三号!”八十三号就是我。我哆嗦着站起来,脚下绵绵无力。苏森恰巧去外地出差,并不在身边。
手术室里,陈列着一排空荡荡的手术台,雪白的床单,白花花的刺着眼睛。我咬着牙躺在其中一个手术台上,全身忍不住的发抖。医生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女人,她开始絮叨:你的姓名……你不用紧张……放松,放松……她戴着口罩,不断的发问各种问题。
手臂一疼,我被注射了麻醉药。
哦,我的小胚芽……我的手已被安置在一边,已不能再抚摸它。突然感觉下体一凉,有点疼痛,晕了过去。
几分钟后,意识倾盆而至,我已躺在外面的小床上,一切恍惚如梦。
记录上说,那不过是一团带血的绒毛,医生却说,你的子宫壁很薄,受孕的机会并不大,应该好好珍惜这一胎。
 
苏森:好好休息,我在外出差,赶不回去。
苏森在外出差,他并没有像小Z想象的那样为了感情可以不顾一切赶回来。留给她的,只有一条轻飘飘的信息。小Z瞪着手机,许久,失声痛哭起来。她的青春,她的梦想,不过是好好爱一个人,生个娃娃,相濡以沫的活下去。
 
我的梦想并不复杂,
偌大的天地只想有一个家。
妈妈是我,爸爸是他,
还有一个宝宝,
正在肚里发芽。
 
苏森:亲爱的,请不要离开。我哪里做的不够好,请你告诉我!
“你不够爱我,你爱的只是你自己。”这句话,小Z只说给镜子、梳子与手机听,它们并没有转告给苏森。于是,这段恋情像烟花一样迅速灿烂,又迅速湮灭。对于小Z的离开,苏森表示他“剜心摧肺”的疼痛。
“你要好好生活,照顾好下一个女人。”小Z微笑,留下最后一句话。
一次,她偷听了苏森与他母亲的电话。苏森在家中是独子,他的母亲不喜欢一个“难以受孕的女人”,因此,苏森陷入“分”或“不分”的纠结之中。而小Z,再三思考后,果断的选择了离开。
 
别了,苏森,
别了,我的青春。
别了,那座城市,
至今我还能在噩梦里听到小胚芽的呻吟。
 
小Z回到家乡,认真工作,热情待人。她相信,天道酬勤,自己一定会幸福的。
关于那段疼痛的青春,不过是一场灿烂的烟花罢。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103)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